首页 > 英雄联盟之祖安王者 > 第2章:祖安亚索

我的书架

第2章:祖安亚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这时,队友的一堆问号砸在祁子骁的头顶,队友都去野区准备入侵对面蓝区了。
“呵,叫你没事在野区瞎逛街,你在峡谷贴瓷砖呢?这么想把我气死,然后变成孤儿对吧?!”
“不是,你是祖安的吗?亚索不是艾欧尼亚人吗?!”
祁子骁咽了口吐沫,看来是真的,自己是真的能听到这些鬼玩意儿说话了。
那以后岂不是……芜湖,起飞?
对啊,又不是什么坏事,干嘛要那么惊慌呢?这样岂不是可以轻轻松松的上王者了?!
祁子骁想到这里便喜笑颜开,甚至发出了声音。
看到祁子骁这个样子,亚索反而有些被吓到了,“我去,我怎么骂你几句你还兴奋起来了,你不会是抖m吧?”
跟着己方的大部队悄咪咪的躲进来蓝区到中路之间的那个小草中,墙那头就是蓝buff,刷新时间是1分30秒,五个人候机而动。
“啪啪啪,啪啪啪……”
祁子骁的耳机里突然传来了类似于脚步的声音。
“嗯?脚步声?我后台运行吃鸡了吗?”
“你是不是个傻子?”亚索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句,“既然都能听到我们说话,那能听到我们的脚步声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这明显是有人来了啊!”
“啊?有人来了?”祁子骁赶紧发送了一个“敌人已不见踪影”的信号,告诉队友对面就在附近。
“话说为什么其他英雄都不说话啊?难道我只能听见我操纵的英雄说话吗?”
“废话,蹲草丛偷袭别人还说话,您可真会玩。”
“额……好吧……”
“吱——”
这时,墙那头突然飞过来一只机械飞爪,在人群之中正好抓住了祁子骁的亚索!
“完蛋!”祁子骁开始疯狂的按闪现。
“只需要点一下就够了,蠢货!”
“面对你们这样的敌人,就算剑是断的,整个局面我也能hold住。”
“蒙多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一时间祁子骁耳机里是群魔乱舞,各种对面英雄的嘲讽声此起彼伏。
机器人的q技能家莫德凯撒的e技能,直接将亚索拉到了一个无法直接闪现过墙的地方。
“点灯啊,点灯!”亚索咬牙切齿的说道。
“灯!”
只见祁子骁这边的锤石在亚索的面前扔下了友谊的小灯笼,祁子骁感赶紧点灯回到队友的怀抱。
“呼,吓死我了。”祁子骁还有些后怕。
不过这个血量,祁子骁必须得回家了,而且这个时间点第1波线也至少要亏三个兵。
对面中单是“影流之主——劫”,中单亚索打劫是劣势,大概是四六开,况且还是在还亏了半级的情况下,于是祁子骁准备发挥塔之子的本性,缩在安全的防御塔里面。
“叫你不小心,现在好了吧,亏了那么多兵的经验。”亚索说道。
“没关系的,看我等会怎么打爆他。”祁子骁莫名其妙就充满了自信。
事实上,祁子骁不是没操作,就是不敢打,怕对面打野来抓,对面人一来祁子骁就慌了,一慌操作就变形,操作一变形就凉凉,一凉凉下次就更慌,环环相扣,形成永动。
所以,能和英雄对话也就意味着,祁子骁随时掌握附近有没有人靠近的信息,况且还能听到脚步声。
不过暂时该缩塔还是得缩塔,看着进入防御塔的兵线,祁子骁操纵着亚索稳稳的全部拿下。
当你吃塔刀吃多了,当然就有这方面的经验,况且祁子骁吃的塔刀数已经不能用“多”这个字来形容了。
第3波兵线即将交锋,刚好卡在防御塔前面的地方,劫已经先升到了二级,但在这个位置他也只能扔在手里剑消耗一下祁子骁的亚索。
“哎,人群之中怎么就偏偏勾搭你了,你是不是吸铁石啊?杀了你我都不好意思呢。”劫忽然开口道。
“跟你有毛关系,后期照样能把你单杀。”亚索立即反喷了回去。
“哼,也不看看谁操纵的你,亚索胜率才不到1%,唯一赢的那几局还是挂机或者是躺赢的。”
“切,即使儿子是傻的,我也爱他。”
这……
祁子骁露出一个万般无奈的表情,“不是,我寻思我都没跟对面打起来,你们两个怎么先喷起来了?”
……
某个房间内,一名黑色披肩发的少女正紧盯着屏幕。
少女穿着一件淡红色与白色相衬的裙子,以及一对蓝白条纹的过膝袜,整体看上去明目皓齿,更惹人陶醉的是少女的脸庞。
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
“这个亚索怎么感觉有些奇怪的样子。”少女操纵着影流之主,看着那个在兵线上左右乱晃,但是不补刀的亚索,喃喃道。
……
“喂,他要三级了,注意一点!”亚索提醒祁子骁道。
“知道了。”祁子骁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他现在可正在专心的补着塔刀。
果然,劫在A掉一个小兵后升到了三级,然后一个黑色的幻影同时从劫的身体里递出,落点正在亚索的旁边。
“走位啊,快走位!”亚索大叫道。
“呵,已经晚了,这波至少给你打个半血!”
劫哼笑一声,挥舞着手上的刀刃转动起身子。
“影奥义!鬼斩!”
亚索见状赶紧叫道:“大哥你交闪吧,减速到了肯定会被q到的,这么多兵线压进塔,要是回家了可亏死了,简直就是慢性死亡!”
“你慌什么?我都没慌。”祁子骁笑了一下,不慌不忙地按了一下w键。
“风之障壁!”
一道由高速流动着的疾风交织而成的墙体出现在亚索面前,同时挡下了劫与影子丢出的手里剑!
“二级居然学的是w技能吗?”少女惊讶的张起小嘴。
“怎么样,你看我是不是比你还了解你自己?”祁子骁得意的说道。
“你那是了解吗?你那分明是怂,天晓得你二级居然学了个w?噢,对噢,反正你也不会e。”
“哼,那你就看好了,等会我怎么单杀他吧!”祁子骁信誓旦旦的说道,然后重新全身心投入到对局当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