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联盟之祖安王者 > 第15章:这刚刚好啊

我的书架

第15章:这刚刚好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气归气,季林还是得怂到6级,不然不仅追不上对面,还会被反打一套消耗血量。
到了6级开启大招,时光老头能限制他的手段,就只有虚弱的减伤了,而他又没带闪现,只需要抓住机会单杀一波就能行。
季林撇了眼经验条,再补几个刀就到6级了,季林便开始留技能,准备一到6级直接强上。
而经验相差不多的祁子骁自然也心里面相当清楚,这小子要到6了啊,那岂不是得把之前的怨恨全还回来?
那又怎么样?祁子骁也不急,你有减速你也没硬控啊,你还能两斧子把我有大招的时光头砍下来不成。
还有一个小兵的经验季林的奥拉夫就会升到6级,此时祁子骁是接近满血然后蓝量还有一半,今天苏式已经用了,然后还顺手把季林把前面的血包给吃了。而季林2/3血1/3蓝,不过这个状态下时光还是会背奥拉夫追着砍。
残血小兵出现,季林直接q技能扔出斧子,在击中小兵的同时还想要追击时光老头,同时在拿到小兵的经验,到达6级之后季林是秒学大招秒升,闪现上前攻击时光。
祁子骁虽然早都料到了这一手,但是没想到季林会直接q闪上来,还是被减速到了。
“妈了个巴子掺辣子的,跟个没头脑的莽夫一样。”祁子骁赶紧往自己脑袋上扔了个**,然后给自己加速。
奥拉夫直接开大捡起斧子,刷新技能的CD再q祁子骁。
就算你走位再厉害,这贴脸放还能放空了不成?祁子骁赶紧挂上虚弱,然后w刷新qe技能cd,再给自己一个加速。
然后就看见祁子骁的时光带着99%的加速晃晃悠悠的戴着一小半的血量飞走啦,甚至还回头a了几层不灭没想到吧,这个血量点燃也无法点死。
没想到吧,我主e的,按个w直接刷新cd,追我?搞笑。
祁子骁就看见奥拉夫在塔外面气的头上都冒热气了,开着诸神黄昏就过去疯砍了几个小兵,还想用逆流投掷打缩在塔下的祁子骁。
“这是气急眼了啊~”祁子骁等奥拉夫的出生玩玩结束重新上去,一会扔个**,一会a一个不灭,你要你想靠近或者远离直接挂个百分之99减速。
这能有啥办法,时光老头是这样的。
季林没了闪现和大招,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杀,虽然残血但还有大招的祁子骁了。
再加上祁子骁每次蓝快用完试回去吃个药,回点蓝,没有药了也没蓝了,一个清晰术,蓝条当涨满,搞得对面是一点盼头都没有了。
这个行情慢慢发展下去,很快祁子骁就以20个补兵的优势取得了比赛的胜利,最关键的是一局a了快50次不灭之握,虽然不是单杀赢的,但是折磨对面的心态的程度可不比单杀弱多少。
单挑结束,祁子骁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脸色有些难看的季林道:“怎么样,这下可以加入我们战队了吧。”
“哼,愿赌服输。”季林说道,虽然感觉对面赢的方式很阴险狡诈,但没办法输了就是输了,季林在这点上还是会遵从道理的。
祁子骁自然也很了解季林的性格,知道他会说到做到,并且不会出尔反尔,也就放心了。
“那刚好来都来了,双排不?”祁子骁说道。
“行吧,不过你有大师的号吗……”
“战队战队战队?!你们刚刚是不是说了战队?!”余梦漫突然小碎步地跑了进来。
“嗯,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激动。”季林问道。
“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们我们网吧要参加这次的省级网吧联赛吗?刚刚我父亲说想要让季林哥哥作为队长成立一个战队,然后由我来担任教练和秘书,代表我们星河网吧参加这次的比赛。”余梦漫很开心的说道,把手中的企划书都摊开给我们看了,“我早就想当一回教练了,那种事情是最有意思的啦。”
“等等,你刚说你父亲是谁?”祁子骁似乎意识到了事情之中的诡异之处。
“就是这个网吧的老板啊?星河企业,祁子骁哥哥没有听说过吗?”余梦漫疑惑的歪着脑袋问道。
“世界500强都没听说过,少见多怪。”季林幽幽的嘲讽道。
“这么说……季林你其实根本就没有钱,只是单纯的傍上富婆了对不对!”祁子骁猛的指着季林说道。
“祁子骁哥哥你是突然怎么了啊?季林哥哥虽然从小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但是季林哥哥父母也是大老板的说,好像每个月有好几百万的流水呢。”余梦漫撅着嘴巴说道。
“嗯?!”祁子骁当场愣在原地,“也就是说,其实你们两个门当户对的都特别有钱?”
祁子骁顿时感觉被欺骗了好久,原来自己以为季林只是个有点钱的人是因为自己认不得他一身的名牌吗……
“诶呀,先不要说这个了刚才祁子骁哥哥是不是说战队啊,要不要加入我们的战队啊?”余梦漫向祁子骁发出了邀请,“如果打了好的话会有格外的奖金哦,还可以获得我们网吧的永久VIP金卡!”
“这个……”祁子骁思索了会儿,的确如果代表网吧出战有正规网吧经营的话会好很多。
而且是季林和余梦漫,祁子骁也信任的过去。
“那这不刚刚好吗,我这边刚好有个战队加上季林就人员集齐了,要不回头我把他们叫过来一下?放心吧,实力都是和季林不相上下的。”祁子骁说道。
听到这儿季林无语了,怎么什么事都要跟自己对比一下,敢情自己只是个计量单位啊。
“真的吗?”余梦漫看起来眼睛都要冒星星了,“太好了,我还以为会准备很久呢,我这就去告诉父亲大人,你们稍等一下啊~”余梦漫一溜烟的小跑出去了。
“诶不对,她刚是不是说他要当教练……”祁子骁看向季林,“她这样傻里傻气的,真的能当教练吗……”
季林拍了拍祁子骁的肩膀,“淡定,不给她戴麦就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