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联盟之祖安王者 > 第24章:我辅助的可好?

我的书架

第24章:我辅助的可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会在祁子骁这里喷人的,要么是想带节奏,要么就是间接黑leng,或者真的是脑残粉,那无论怎样,只要表现出真正的技术,就不会有黑点了。
孟骁辰见祁子骁锁定下派克,也毫不犹豫的锁定了一个进攻性的adc——圣枪游侠,卢锡安。
没别的,主打的就是进攻性,基本上这两人逮住一套上去,不死也半残。
弹幕顿时热闹起来,“这组合没个十年脑溢血选不出来”“卢锡安都是哪个版本的adc了?现在还能选?”“这阵容不选个肉辅,想啥呢?”
“这局对方的下路是寒冰加泰坦,成型较慢,选个进攻性的下路组合应该是刚好叭。”孟骁辰出面解释道,“而且游走能力泰坦也是不如派克的。”
“对呀,哎哟喂,怎么回事呀啊怎么选做错英雄了?好烦啊,刚才我没注意……”祁子骁故意高声嚷嚷道。
祁子骁这话一出,弹幕立即又热闹起来。
“诶哟,女主播还搁那圆呢?这么大的问题,谁看不出来?”
“这下路不被打炸了?选个英雄都会选错,眼睛不用记得捐给有需要的人。”
孟骁辰倒是立马反应过来了祁子骁的意思,便也跟着附和道:“也是哦,大家说的没错,的确选的有问题,怎么办啊?等会要被打炸惹……”
人气仍然在不断的飙升,基本上已经趋于两万左右的稳定值了。
进入游戏,弹幕仍然在不断的挖苦嘲讽。
“呵,我恨所有人,但相较于他们,你的名字在最下面,伙计,这局,一人一份。”派克幽幽的说道,那声音仿佛来自心灵的最深处,但相较于稻草人直击心灵的恐惧,派克的一字一句更像是一种在心灵表面的叩问。
“那好嘛,这局保底从你单子上划三十个名字下去。”祁子骁回道。
对线初期,祁子骁和孟骁辰就打得十分激进,基本上每时每刻都在想着该如何击杀对面。
祁子骁则是一直找机会沟对面,无论是泰坦还是寒冰,勾中了基本上就能完成击杀。
祁子骁是怎么玩的呢?平时看那寒冰要么躲在小兵后面,要么躲在泰坦后面怂的跟个什么一样,祁子骁就在一旁卖弄风骚,用派克的“源计划”皮肤当场开展演唱会,那个恶心人的程度仅次于敲钟牛。
眼瞅着炮车残血了,祁子骁。直接w隐身上前,你不补兵么你亏钱,你补兵么你看你脚下那个圈,我就问你慌不慌?
这才打了一会儿,虽然没有完成线杀,但对面两个人的心态面前就已经出了一点问题,不仅补刀被拉开,很多血量也所剩无几。
随着打野的一次下路越塔gank,让孟骁辰的圣枪游侠。拿到双杀后,对方的下路算是彻底炸裂,已经失去了对线的资格。
然后祁子骁便用派克全线游走,依仗他精准无缺的q技能命中率与对e技能的释放时机完美把控彻底打开了局面。
而在最后一波团战,对方的中单仅仅是吃到了孟骁辰的几发普攻便已经进入了派克的斩杀线,原本急忙后撤的敌方中单不仅被祁子骁用十分花哨的e闪r涌泉之恨完成击杀,并且拉长到几乎整个战区的魅影浪洄眩晕了敌方三人。
配合队友的输出,祁子骁直接派克标准连招rrrr拿下五杀。
“我辅助的可好?”
拿下五杀后,派克吐出这一句话,双向嘲讽,很快对方也投降了。
原本热闹的弹幕现在也安静了些,毕竟这局祁子骁的操作已经不能用“熟练”来形容了,简直就把派克“血港鬼影”的名号发挥到了极致。
每次都卡着视野出现,在一秒内杀死敌人,然后再次潜入阴影。
无论地方怎么插眼排眼,怎么保护后排,祁子骁的派克却活像一名绝世刺客,杀人无形中,事了拂身去。
面对这种对手,对方能感觉到的只有绝望,一丝翻盘,甚至在团战中活下来的机会都没有。
游戏结束,祁子骁便笑着道:“诶?怎么莫名其妙就赢了?也没你们说的那么难打嘛。”
“诶嘿嘿,感觉我这局没做什么就赢了。”孟骁辰也跟着说道,两人明显就是在讽刺弹幕那些“指点江山”的人。
当然,网友总是不会让人失望。
“这操作不是黄金都可以做出来?”
“就这?不是打野带飞?”
“派克这版本不就是这样的吗?有点优势就起飞?这有什么厉害的?”
弹幕如果全被打服了就有鬼了,毕竟发弹幕又不要钱,他们也不要脸。
孟骁辰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开启了直播自带的屏幕录制,而祁子骁则是完全放下了原本的性子,直接用了最简单的解决方法。
“既然这样那只能说明我可能真的菜,那我是不是真的菜……单挑打一局不就好了?别说不在这个区,你们在哪个区?有号我就去哪个区跟你单,想来的搞快点嗷,只会犾犾乱吠的话是不是狗都可以来直播了?”
这话一出,直播间里的弹幕顿时安静了下来,这就是将军。
祁子骁等了好半天,刚才至少有不下10个人在那里阴阳怪气,但现在却都躲起来,不敢说话。
这就是键盘侠的本质,祁子骁见没人敢理他了,便又挑着眉毛嘲讽道:“啊嘞,不会吧不会吧,怎么没人啊?大家不会都是日理万机吧?”
挑衅,一旦做到了某种程度总会激怒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然后祁子骁再杀鸡儆猴,就会有绝佳效果。
“艹,你TM还真以为自己nb了?给爷等着!”
一条弹幕驰过屏幕,祁子骁知道,有“鱼”上钩了。
“来吧,我就在房间里等着你。”祁子骁说道。
“那我就负责解说吧,”孟骁辰见此说道,她也知道祁子骁心里打的算盘,而且,这也正和她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