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联盟之祖安王者 > 第47章:抓娃娃机

我的书架

第47章:抓娃娃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抓奶龙抓手(胡来的左手!呼呼呼!胡来的左手!呼呼呼!)
在祁子骁第n次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精准的勾到在排眼或者是做视野的奶妈之后,观众们的大脑中都想起了这首歌,以及这个经典的画面。
我来做视野了,周围没有对面的眼,我觉得我很安全,我被勾了,我起飞了,我被秒了,有什么办法呢?
20层杀人书,推推棒加卢登,这装备比余梦漫都好。
祁子骁表示还是机器人给力,虽然他大脑中有个计算机不知道他算什么东西,但是能实时掌握对方的位置实在是太棒了。
先锋团战,RBH仗着有优势就直接开打,同时祁子骁躲在对手的视野外,等待着哪个露网之鱼会成为下一个被勾中的娃娃。
女警的装备很好,先锋打得很快,如果对方再不上的话,这条先锋就会被RBH安全的拿下。
奥恩在龙坑的外面守着对方的石头人,只要石头人没办法进厂,先手开团,其他几人的开团手段是真的很一般。
对面果然没有找到好的机会,峡谷先锋顺利地被拿下,季林准备去捡了先锋之眼然后溜。
“撞飞他们!”
“小心石头大招!”陈慎叫了声,但已经晚了,石头人闪现大招撞先锋之眼,刚好击飞了,要捡先锋之眼,以及准备向左方撤退的孟骁辰。
完蛋。
石头人大招给上,然后就是亚索大招永恩大招,一连串的高伤害加上控制直接让孟骁辰和季林在空中就当场毙命,丝毫没有操作的可能性。
虽然余梦漫用拉克丝的大招和陈慎的羊来打出了不错的伤害,但是对面基本都还保持在半血以上,而且奶妈大招还握在手中,随时都能将他们的血量抬上来。
孟骁辰的悬赏被亚索拿下,并且对面5个人还不想放过RBH的剩下三人。
又是熟悉的剧情,5个人一路追到蓝色方一塔,将三个人围了起来。
奶妈和永恩在蓝色方一塔,到蓝buff的那个草丛那里,永恩拥有e技能配合奶妈可以先扛很多塔,石头人已经没了多少血量,所以说扛塔的一定会是永恩。
“我奶给你揪掉!”祁子骁看准机会假意往前,想要勾石头人,实则是反向一个闪现,一勾勾向三角草丛。
有那么一小会儿,对方的奶妈以为自己是块吸铁石,无论怎么样的都会吸到机器人的钩子。
只见机器人右手飞出,伸进草丛里面,等在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只孤零零的奶妈。
再次暴毙,奶妈已经快要超鬼了。
“直接走!”祁子骁说道。
三个人立即开始往二塔方向跑,对面见状还想追,寒冰直接发射出大招魔法水晶箭。
魔法水晶箭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射向三人,这个角度是必定会击中余梦漫或者陈慎的。
陈慎为了保护余梦漫,只好走上去接下了这一箭,但w刚刚使用完毕的他此时无法免疫控制,被定在了原地。
“我去,一波团都快打完了,你怎么还有大招。”祁子骁无语的说了句,回头一个预判勾,勾中了e技能跳上来的永恩,配合余梦漫逼迫永恩使用二段e回到了原地。
对面的其他人也追了上来,还好陈慎的奥恩路的一批对方又是几乎菜刀队,陈慎硬扛着几个人的伤害,走回了塔下。
对面见无法再造成击杀,便悻悻离去了。
祁子骁这反而不乐意了,“哎,不是你们跑什么呀,别走啊,再来玩玩!”又追了上去。
通过机器人的提示,祁子骁一直在掌握着对手的一举一动。
比方说现在对方的石头人就在上路进入河道的那个草丛回城,对方的寒冰在峡谷先锋前面的草丛回城,然后永恩和亚索正在偷自己家的蓝buff。
“咋回事啊?不跟自己家上单一起回城,小伙子~”祁子骁开着个w的加速从蓝buff和中路之间的小道绕过去,鼠标指针直接放在河道那一小撮草丛的左上方。
一勾飞出,对面的寒冰果然想往自己家上单和中野两人的方向跑,结果刚好接到了钩子,被祁子骁勾了过去一套,打出电刑秒掉。
墙那头的亚索和永恩见状立刻就不高兴了,自家ad这样突然暴毙,作为他的队友,我们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两人绕过来准备包夹祁子骁,祁子骁也不怕,再往自己家中路一塔跑,有塔爹在此,谁敢伤我?
那(n)没(m)事(s)了(l),兄弟两个人只好望塔兴叹。
“还真当我面走啊!”祁子骁本来在一塔都准备回城了,却发现从左边视野阴影走出来亚索和永恩,当自己面准备去吃中路兵线。
祁子骁便直接使用了,刚刚才cd好的机械飞爪。
不过亚索还有风墙,这勾直接被挡了下来。
“嘿我这暴脾气。”祁子骁见对面亚索放完风墙,还隔那,亮表情,直接走上去就是一个击飞。
对面大概也没想到没有技能的机器人居然敢这么放肆,一共三把刀回过头来就砍祁子骁。
“错了错了!”祁子骁赶紧往后撤,对面两个人本来都想越塔追了,却被祁子骁一个大招给劝退。
“没想到吧,满cd大招只有20多秒。”祁子骁说道,不过让他高得意的是,此时亚索的头已经被一道红外线给瞄准了。
祁子骁一直骚扰他们不让他们走就是想拖到孟骁辰走到女警的大招范围里,顺便祁子骁刚刚杀寒冰没有用大招,而是现在用大招,将两个人打到残血,并且之前还q骗了风墙。
现在就是看你们兄弟二人的情意的时候了!永恩和亚索的血量都是女警一枪大招能带走的。
“哥哥之前我一不小心杀了你,这次就让我替你挡下这一枪吧!”
“哦,我愚蠢的弟弟!俗话说长兄如父算起来我可是你好几辈子的爸爸,所以就让我来替你挡下这一枪吧!”
祁子骁在一旁“含情脉脉的”配着音,最后还是没有赏金的永恩挡下了这一枪。
兄弟们,我哭了,你们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