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二比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带着炮车的兵线进入防御塔,对方的女警和凯南便赶过来清兵。
“开大!”祁子骁叫了声,直接原地举行飞升仪式,同时和余梦漫也紧盯着对手女警的位置判断,大招的出手时机,确保一定能将女警直接击杀。
第一炮破盾,第二炮被e躲,祁子骁的双眼紧盯着屏幕判断着女警接下来可能的走位。
“等等,皎月miss了!”陈慎忽然说道。
话音刚落,对面的皎月从中任右后方的三狼处杀出,一直在注意前方状况的几人,根本没有发现后面的皎月。
“皎月皎月!我抱住了……”陈慎一个w抱了上去,同时暗自庆幸自己一直在看着后方,不然这一波皎月进场可是……
原本被大树捆绑住的皎月身上忽然泛起一阵白色的光芒然后解除了束缚,直接再一次用一q三e的技巧进场到人群中一个大招吸住了三个人!
凯南也e闪r进场,月之降临配合天雷万牢引打出了成吨的aOE伤害,剩下的便是给派克收割的局面,仅仅两秒,RBH除了陈慎的大树以外,所有的人全部阵亡。
在最后一波,白祾的皎月居然出了一个水银饰带,而就是这个水银饰带奠定了这局的胜利。
拿下大龙和远古龙,然后一波摧枯拉朽的进攻,RBH直接被带走。
“让我们恭喜TO战队先下一城!”四茜祝贺着TO的胜利,同时也安慰败者道:“当然RBH战队也要好好想想这次失败的原因有哪些,从不足中吸取经验,争取下一局扳回来!”
输了,虽然之前已经接受过失败的洗礼,但是在这种关键的比赛当中,众人还是会有些情绪低落。
对面的中单白祾不愧为所谓天才中单,思路清晰,操作流畅,反应迅速,几波关键的团战全部都是由她打开的局面。
“别那么垂头丧气的,这就是我的问题,我不瞎搞bp了好吧。”祁子骁说道,虽然他被英雄们传授了操作经验,然后和英雄人沟通的时候,也能有很好的防范和进攻意识,但是bp的事谁教他啊?
一看对面是亚索,问自己选什么?选瑞文啊!谁敢打老婆呢?
所以祁子骁对于阵容的选取上面还是有很大欠缺,第1局他纯属是想试一下,完了其他人还信了。
“自己知道就好,下局还是让余梦漫来bp吧。”季林说道,上局那阵容可给他坑惨了。
“嗯嗯,主要还是要针对对手的中单。”孟骁辰说道,这一局下来,她真切感受到了来自对手中单的强大压力,在屏幕之外的距离,瞬间靠近,将自己击杀。
“那是当然,不过还有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根本打不过她的说。”余梦漫说道,她再怎么说也只是个教练而已,在游戏的操作上还是有很大的缺陷。
“我接着大树吧,至少我能看住她。”陈慎说道。
……
第2轮bp开始,皎月理所当然地上了ban位,其他英雄例如卡特之类的也全部被ban掉。
而TO战队第2局的ban人却十分的不同寻常,但凡看过RBH战队的,对战资料的都知道,要针对对手的下路辅助,但在关键的决胜局第2局中,TO战队却是选择了五ban上单。
大树、慎、奥恩、石头人和狗熊,五名功能型坦克上单全部被ban,陈慎之前比赛上使用过的上单没有一个还可以选用。
“怎么这么针对我。”陈慎喃喃道,从开始参赛以来他的表现一直都平平,虽然没有什么样的操作,但是也没有失误,不过这应该不足以让对手五ban上单吧。
“白祾她不会真的是喜欢上你了吧?怎么会这么照顾你?”祁子骁说道,自从网吧联赛以来。
他的锤石局局被按,可是一局都没拿过,这局放出来对面简直是自寻死路。
因为对手五个ban位都给了上单,所以说其他位置均拿到了自己最擅长的英雄,下路霞加锤石,霞近期还被加强过,打野盲僧中路,依旧是拉克丝。
上路,几个人讨论了半天,只好给陈慎拿了一个腕豪,没错,上单纯肉腕豪,就是打团战的开团与坦克的功能性。
陈慎自己说了,他不会普通的战士型,上单只会这些抗压的功能性肉坦上单。
这么想对面还真的有点意思,将陈慎等英雄池全ban了,逼迫他拿了一个自己不熟练的英雄。
结果第2局上路直接被打炸,甚至被打出了线上单杀,并且由于上路与下路的距离较远,祁子骁根本无法去支援。
在15分钟时,对方就依靠峡谷先锋推到了高地塔前,对方的上单剑姬更是天肥,甚至一个人能追着三个人砍。
而白祾所使用的小鱼人死死的盯着adc,在后期的团战中孟骁辰已经很努力的用大招和闪现躲过了小鱼人的r和e,但是小鱼人一个Q一个W孟骁辰人直接就没了,根本没有操作的空间。
面对小鱼和剑姬的进场祁子骁处理起来也相当麻烦,还没寻找到好的司机,队友就已经死的七七八八了。
从bp开始,到对上路的针对,从上路的单带辐射到其他路的良好发育到全线的优势,最终干净利落的拿下比赛,如果说第1局双方打的还算有来有回,那么第2局简直就是TO战队对RBH单方面的碾压。
一整局中RBH五人完全陷入了对手的节奏与计谋当中,一直被对手牵着鼻子走,整局看不到任何翻盘的希望,甚至中文还没反应过来,水晶就已经爆炸比赛结束。
“让我们再次恭喜TO战队再次拿下一局,并且拿到了三个赛点,RBH战队要加油呀!”四茜说道。
没错,2:0了,压力涌上,第1次参加网吧联赛,所有人都想过会输,但没人能想到可能会输得那么惨,如果被3:0的话,估计是所有人很久都无法抹去的阴影。
“余梦漫,你能打辅助吗?我来打中。”祁子骁沉声说道。
“当然可以啊,我辅助玩的其实比中单还要好一些,最关键是对面中单太厉害惹。”余梦漫看上去有一些小委屈的说道。
“好,那下局我来打中单,余梦漫你继续负责bp。”祁子骁说道,他不想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