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醉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办法,陈慎只好将白祾背在身上,准备背回星河网吧的员工休息室。
本来是想去酒店的,可是现在酒店男女进必须要身份证,陈慎真的没办法了,苍天有眼,陈慎表示自己真的不会做什么。
“唔……我们是要去捉鱼吗?我好久都没吃肉了,哈哈……”白祾趴在陈慎的背上胡言乱语着。
陈慎本来是想先让白祾好好喝一顿缓解下情绪,然后再喝杯醒酒水,也不会出什么问题,谁知道醒酒水居然卖完了,淦哦。
夜已经深了,星河网吧大厅里也没几个人,陈慎背着白祾准备回到休息室,让白祾好好睡一觉,现在她已经神志不清到的形象完全崩溃了。
“电脑诶……我要打游戏!”白祾晃了晃陈慎的身体,撒娇似的说道。
“好了,该休息了,明天再起来玩好吗。”陈慎说道。
“不嘛不嘛不嘛,我现在就要玩,我要好好的自由自在的玩~之前天天训练一点都没意思,打的都厌烦了,还不如自己好好的玩一下。”白祾一下子跳在了地上,抱着电脑桌前的椅子说道。
“额……那就玩一小会儿吧。”陈慎没办法,只好顺着白祾的意思。
“好的好的!太谢谢了,就知道你最好了!”白祾高兴的过来抱了一下陈慎。
陈慎顿时就害羞了,在原地愣了半天,虽然陈慎也是老大不小了,但他可从来没有和女孩子怎么接触,更何况是对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抱了一下。
“喂,你站在那里干嘛呀?一动不动的,快过来一起玩啊!”白祾撅着嘴巴说道。
“哦哦,来了。”陈慎不得已地打开了两台电脑机子——他现在已经属于滥用职权的状态了。
添加好友创建房间,陈慎打算带已经喝大了的白祾玩一局人机就让她去好好睡觉。
“我邀请你了,进来吧。”陈慎说道。
“好~”白祾接受邀请进入了房间,但一看是人机模式,立即就不乐意了,“啊?怎么是人机啊?不要嘛,人家要打排位,人机太没意思了吧,我要打排位。”
“可你现在喝醉了打排位肯定会被虐的很惨的,而且队友肯定也会很难过的。”陈慎说道。
“嗯~不嘛不嘛!人家就是要打排位!排位排位排位排位……”白祾撒着娇,陈慎哪里抵抗得住,只得更换模式成了排位。
开始匹配,找到对局,禁英雄,选择英雄,白祾搬掉了慎,自己拿下了阿卡丽。
“嘻嘻,当时跟你们战队打的时候,我可是做足了功课,只要把你的英雄只针对完了,你上路就很难发挥出作用了。”白祾喃喃道。
陈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当然会所有英雄,只是……
游戏开始,白祾都已经喝成了这样,居然还在中路大杀特杀,虽然根本不游走,但把对面中路打的直接挂机了。
陈慎的奥恩也是在上路对线,老老实实扛压。
“峡谷先锋团了,你来支援一下吧。”陈慎说道,但说完之后白祾的阿卡丽仍然在中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白祾?”陈慎扭过头去,发现白祾已经睡着了,趴在电脑前。
陈慎看着已经睡着了的白祾,微笑着叹了口气,然后打字告诉队友:“上单是我朋友,他有点事情,放心吧,这局我们能赢。”
说完后陈慎拿起了白祾的鼠标与键盘,最后4V5赢得了胜利。
对方的水晶爆炸,游戏结束,季林放下键盘和鼠标站起来准备将白祾背回房间里休息。
“别走。”
陈慎刚站起来,白祾便一把抓住了陈慎的手。
陈慎愣住了,随后白祾站起来,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陈慎。
“哥哥,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好害怕,好害怕,我做错了什么哥哥你就教训我吧,但是求你一定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
第二天。
热烈的阳光从员工是的,窗口**进来,照在白祾的眼睛上。
“嗯……”
白祾醒了过来,直起身子,看了看周围。
“这里是……”
白祾很快就发现自己正身处于陈慎的房间当中,并且,身上只穿着一件不是她自己的睡衣。
“哦,你醒了,刚好我把早饭买回来……”陈慎刚拿着小笼包和豆浆走进房间,话刚说了一半,白祾一把便将枕头扔了过去,砸在陈慎脸上。
“你昨天晚上……对我干了什么!为什么我身上衣服都换了。”白祾涨红着脸,愤怒地问道。
陈慎赶紧解释道:“不是,衣服是孟骁辰过来换的,她和余梦漫说你的衣服穿太久了,要给你买件新的衣服,而且你昨天晚上喝的不省人事之后我就把你背到这里了。”
“哦,是、是吗。”白祾似乎隐约的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低下头不再多说了。
“昨天晚上到今天都没吃饭,你要先吃点东西吗?”陈慎问道。
“不用,我先回去了。”白祾说道,虽然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要去哪里。
“干嘛干嘛啊,陈慎别挡到门口!”
这时,孟骁辰和余梦漫大袋小袋的装着一堆衣服走了过来。
白祾愣在门口,她刚将自己的老衣服穿到一半,就被两个姑娘给塞了回去。
“长这么好看,干嘛要穿这么旧的衣服,来来来来穿这一套试试。”孟骁辰上前就要脱白祾的衣服。
陈慎还在门口看着呢,就被余梦漫扔了一句“男生赶紧出去啦!等换完衣服了再给你看好吧,真的是。”
陈慎只好赶紧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只听见房间里传来“穿这个还有这个还有这个,对对对,把这个带上肯定很好看的,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身材和相貌嘛。”“这样子出去不得让外面那些老色批被迷得神魂颠倒。”之类的话。
而白祾哪里见过这么“热情”的人,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应对了,只好跟着她们的话茬挨个穿上了衣服,而此时祁子骁和季林也都来到了门口。
“呦,陈慎,听说你把白祾灌醉了啊,事情怎么样?”季林问道。
“那还能怎么样?看现在的情况肯定是没拿下呀。”祁子骁跟着道。
陈慎懒得理他们,直接来了句“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