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联盟之祖安王者 > 第69章: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我的书架

第69章: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极限闪击这个模式可能是近年除了无限火力以外最受玩家们欢迎的模式了。
它的特点就在于频繁的发生事件,打架,再加上各种各样的奇怪装备给人无尽的快乐。
比方说余梦漫让祁子骁ban掉烬,就是因为烬这个英雄但凡掏出一把神圣之刃,再配合丛刃,那三枪简直是根本挡不住,后期这玩意一开简直就一枪一个,手还长,啪一下屏幕就灰了。
至于祁子骁为什么要选用这个模式和leng单挑,主要突出的就是一个有意思,毕竟leng说了会在全网直播,那么如果打得有意思一点,不就能吸引更多的人气了吗?
直播刚开始对局都还在加载界面,直播间的人气已经跃上了50万,不亏是公认的最强ADCleng,个人人气简直高的离谱。
因为直播间的名字写的很明显,所以直播间里的人很快就知道了正在和leng单挑的人是谁。
“这不是leng送钱的那局对面的辅助嘛。”
“对面叫XIAO,听说是今年星河网吧的网吧联赛冠军队辅助。”
“为什么leng要和XIAO单挑啊。”
“前面的,以咱们leng的性格,当然是要找回场子啊,那局被虐的那么惨。”
弹幕一时间沸沸扬扬,很多人都知道了XIAO这个人的存在。
看见弹幕讨论的这么激烈,祁子骁身后的几人也算是懂了这个比心里面的小算盘:好家伙,等会儿我们也要单挑。
“欢迎来到极限闪击!”
游戏开始,极限闪击的图,像是以前老版的3v3图,只有两条兵线,但是打野位有两个会共享野怪,就像是翠神的被动一样,一个人打完之后,另一个人可以去捡野怪的buff。
此外还有很多特殊的东西,比方说双方上ban野区的守护神,伤害巨高无比,还自带击飞效果,简直是亚索玩家的福……
不过这局双方都没有带惩戒,就是想线上对打。
毕竟还是第1局,祁子骁就选出了自己最擅长的锤石,而leng是选择了祁子骁曾经在直播和比赛中大杀四方的血港鬼影——派克。
OK,已经出现英雄压制了,这样我输了也不丢脸,成功进入计划第1步。祁子骁暗想道。
派克这个英雄虽然理论上是个辅助,但也只是他出来被砍了好几刀之后的理论上。
由于这个英雄刚出来时太高,虽然官方说了是辅助,但还是出现在了各个位置上,特别是中路,e闪aqq提亚马特接涌泉之恨,这套连招中路没人扛得住。
现在即使派克的q技能和e技能都被削弱的不成样子了,但是还是有人拿出来打中单,不过现在倒是多在辅助位了。
而相较于其他辅助,派克玩家中总流传这一句话。
“只要把对面杀完了,我的adc不就安全了吗?”
PG的队员和直播间的观众们都知道leng在英雄上就胜算很大。
但是RBH这边还是相信祁子骁可以获得胜利的,毕竟你也得看是谁在玩锤石啊。
“喂喂,锤石,打派克啊,有信心没。”祁子骁问道。
“所以爱会消失对吗。”锤石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啊?什么意思啊?”祁子骁反问道。
“哼,自从上次你使用,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在这期间,你用了奶妈52次,日女39次,娜美21次,泰坦12次,甚至辅助位亚索和永恩加起来都玩了60多次!”锤石说道,显然是不高兴了。
“诶呀,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保底王牌’啊,你可就是我的保底王牌,你看像面对leng这样强大的对手我才舍得用你,我是什么成分不用我多说了吧。”祁子骁赶紧哄了一下。
锤石一听就高兴了,语气和语句都回到了正常:“哈哈哈,我们要怎样进行这令人愉悦的折磨呢?!”
重新回到游戏当中,两人不约而同的在中路碰面。
首先第一层博弈就来了,双方脸贴着脸向后跳入一个弹着电音吉他,一个施展摇手大法,双方还互相亮着表情,以及那块侧翼加长版超大蓝色护肤宝。
俗话说的好,你要是把对面心态搞崩了,那么这局你就赢了一大半,不对,只要对方心态崩了,那你已经赢得太多了,这局的输赢已经无所谓了。
兵线开始互撸,极限闪击有个特点,那就是无论你有没有补到兵都会和嚎哭深渊一样,有很低的金钱加成,不过每个兵的金钱如果补到了都会上升很多,而且经验会变得更多,也是为了更快适应这个模式的节奏。
所以祁子骁就又施展起了流氓大法。
leng再怎么说还是个近战,虽然祁子骁用的是锤石,但也是可以出飓风的主儿。
来嘛,你敢上来补刀我就a你,你不上来补刀,我就把能补的都补了,钱比你多,要么咱俩都不补,我追着你a。
派克这个英雄不能在继续打中了一个重大原因就是q技能透骨尖钉变成了单体伤害,并且e技能魅影浪洄只会对小兵造成影响,而不会造成伤害,这就直接导致了单人线派克在还没有出来提亚马特之前清兵特别的慢。
所以祁子骁不仅这样恶心leng还抢先一步到达了两级,直接越过兵线就过来追leng。
“你别跑啊!”祁子骁一个厄运钟摆给leng拜了回来接了一下普通攻击然后就要借着厄运钟摆的减速效果,出手q技能。
leng左扭右扭见躲不过,便在死亡判决即将碰到自己的一刹那,交出了闪现。
这是给自己留下对线的资本,虽然即使锤石勾到了也不一定杀得掉,但是如果压到了一个比较危险的血线,那么连对线都要小心翼翼的了。
“呦,咋回事啊?怎么刚刚好像听到了闪现的声音。”祁子骁探出脑袋对着leng说道。
“是吗?我还以为你是聋子。”leng反讽道。
当然,虽然祁子骁话是这么说,但还是不禁暗暗惊叹leng的反应力,刚才他是想要省闪现,但是看省不了了,才交出了闪现,已经是极限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