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联盟之祖安王者 > 第78章:什么意思

我的书架

第78章:什么意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呵呵,我们战队现在是没打进lpl,等到今年按照赛事走进lpl了还在乎这点流量?还蹭他们的?说话真有意思。”
“让我等着他们省级联赛来虐我们?呵呵呵,你自己去查一下战绩吧,我们战队从开赛开始一场都没输过,他们的实力根本就跟我们不是一个档次的。”
疯狂的辱骂,有些理智弹幕想要试图讲些道理,但是根本讲不通,而且房管还一个劲的在那里封禁从祁子骁直播间过去的人。
事情的起因大致是,wudi也投也投稿了一周各路top秀,但是却被同为中单位的RBH战队队员白祾给挤了下去,因为这种top5是每个位置都会选出一个精彩片段的,所以说两名被投稿的片段就选择了当时操作比较华丽的白祾。
当然并不是白祾投稿的,因为她之前就在韩服打的很有成绩,排名一度在前十,有不少人OB她,就是他们投的稿,而白祾根本就不知道。
然后就是因为这件事才导致原本兴致勃勃地说这次top秀的中单选取绝对是他的wudi被打脸了,前一秒还想着等会弹幕怎么夸自己,下一秒却发现id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RBHice,再加上有几条弹幕煽风点火,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当时我就应该好好教训他们一顿。”陈慎说道,那碰瓷他是没事的,居然敢说白祾?真是不要命了。
“大家冷静一点啦,先通报官方举报再说。”孟骁辰说道,这句话一方面是给直播间里非常愤怒的观众的时候,另一方面是给现在已经你说完全生气了的队员们说的。
一个正常人绝不可能在明知道是直播,并且自己还是公众人物的情况下说出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抹黑,除非是傻子,否则肯定不会这样做。
要么是wudi真的就是这样一个人,觉得自己起个wudiID就真的天下无敌了;要么就是他还有其他目的,比方说,趁着这波节奏炒自己的热度,先靠自黑,将自己的热度炒起来,然后再通过其他方式洗白,这可是某些圈子里的惯用手段。
无论是哪种原因,此时找他说什么都是最差的选择,所以孟骁辰直接把房间号上报给球触直播平台的客服,看看能不能这样来解决这件事。
“呵呵,一个女的还玩英雄联盟?回家搓她手机屏幕去吧,那种靠着贴膜和抄袭活起来游戏才是你们女生和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的归宿!”wudi越骂越狠,就是仗着RBH没有多少粉丝,只要封了一些之后,基本上就直播间里没有人帮RBH说话了。
“他这句话我赞同一半,某个游戏英雄装备机制全靠抄,连原画都抄,英雄联盟风暴英雄dota2等等,真的是……”
“现在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吗?人家都快骑你脸上拉屎了,你难道还准备给他递纸吗?”季林骂道,“反正我是呕不过这个气,今天球触要么给他永久封建直播间,让他一辈子都无法直播,要么我直接去把他打的一辈子无法直播。”
看季林那样子是真的气不打一处来,身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感觉要是现在wudi出现了他面前他肯定会直接扑上去狠打一顿。
“无聊,真觉得自己厉害,等会儿可以单挑。”白祾说道,她只是在平常的训练,莫名其妙的就被骂了,居然真的还有人玩的不好,还喜欢逼逼赖赖,打赢了些不会玩的人就觉得自己多厉害了。
“大家都淡定一点,我已经联系上客服了。”孟骁辰说道,然后便将事情的整个过程告诉了客服。
一分钟后,球触的客服回复道:“您好,没什么体现了相关资料,我们已经在查询当中,会尽快作出解决!如果您时间紧迫的话可以49元钱注册会员一对一为您解决问题……”
标准的说了一大堆,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有,还要注册会员,真的是想钱想疯了吗?
但也没有办法,只能等待结果出来了。
听着wudi这傻逼一直bb也无聊,祁子骁等人干脆不管,他自己五个人去开了一局,毕竟再怎么样也不能被一个混蛋影响了心情。
当然别说是祁子骁等人,就是弹幕这时候也没了看直播的心情,都在关注着那边的情况。
而wudi那边,虽然也开了局rank,但口中却仍然一直在喷RBH五人,说话是越来越难听,都开始问候六人的父母了。
wudi正在那里边骂边玩着rank,球触直播平台突然发过去了一条私信,wudi在看了两眼后顿时勃然大怒。
“经过他人举报,已经核实您在直播中的确存在不良言论,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一同保护我们球触大家庭的和谐!”
wudi扭曲着脸念完那条官方发来的消息,直接一拳锤在桌子上:“TM的还有脸举报?怎么着?害怕了是吗?”
然后wudi就变本加厉的继续辱骂,丝毫没有一点点悔改之心。
在祁子骁等人通过弹幕知道这件事之后,也是一点打游戏的心思都没了。
真没见过这种人,做的不对,还强词夺理。
“这是什么破平台?这么明显的骂人也不封,就一个没有用的警告吗?”季林说道。
“我估计他们那个平台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感觉好像自己家平台的人闹出点事来能赢点热度什么的,估计人家还在高兴哦。”祁子骁yygq的说道。
“好像确实是这样子的,之前在球触上有很多主播之间的冲突事件,引来了不少流量。”孟骁辰在网路上查找的资料。
陈慎皱着眉头说道:“难道就看到他这样放肆吗。”
“当然不会,”孟骁辰神秘的笑了一下,“别忘啦,我告诉过你们,我是一名黑客的,所以,如果想要给他一点点惩罚的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