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联盟之祖安王者 > 第99章:绕柱走,柱负剑

我的书架

第99章:绕柱走,柱负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季林刷完野三样到达三级,看一眼对面的位置,上路还算有点机会,中路那是……
白祾拿到自己最擅长的英雄真的给wudi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要说上局wudi还会觉得对面,只是一个会扔溜溜球的铁憨憨,但这局对面就立马变成了一位杀人只在谈笑间的刺客。
补兵间隙白祾q技能寒影末端击中wudi,后退两步,捡到被动潜龙印,在追上去a一下被动接一段隼舞后空翻扔中,二段e过去再接一下带有被动的普攻,然后开启w***躲避wudi的球,顺便回复能量。
这一套消耗下来不仅自己基本无伤,还将伤害拉满了wudi是一点点办法都没有。
白祾将距离把控的太完美了,每次寒影的释放都是在最外围看起来都根本就不是技能范围的地方打中了wudi挂上减速然后由于距离较远,所以只要后退几步就能捡起被动,然后追上去打出被动。
现在白祾的q技能的等级低wudi过的还会稍微好些,等到等级高起来,能量消耗较少,甚至可以打出qaqa的无伤半血消耗连招,让wudi直接进入斩杀线。
所以现在白祾就已经堵在塔前了,好在发条魔灵这个英雄还算是手长,不然白祾直接连塔刀都不让你补,也不看看为什么其他战队都ban阿卡丽,你UV目光短浅的ban了个石头人,不过也许真的是上局被恶心坏了。
上路shen的铁男倒是打的非常凶,有机会一定要q一下陈慎,由于英雄机智的原因,兵线也在往陈慎这边推进。
季林已经ping信号。说在路上了,凭他的经验判断出对手可能在河道与三角草之间插眼,所以说摸眼摸上了大龙,坑然后从三角草那边走过去。
陈慎见季林已经摸到了后方,便直接径直走上去,这个位置他往后跑已经跑不掉了。
shen见状立马反应过来有人在后面蹲,直接往下路河道有眼的地方跑,季林和陈慎。同时出动,陈慎直接e闪嘲讽到铁男,季林摸眼上来拍了下,然后在嘲讽结束时挂上q技能,这样即使铁男交出闪现也会被q技能跟上,他已经必死无……
“咱们上!我就喜欢打移动的靶子!”格雷福斯忽然从上路河道草丛出现,一个***砸在了两人脸上。
季林交出回音击想要快速击杀铁男,但秦苒的金刚不坏之身直接挡下了回音击的伤害,还有一丝血量的他交出闪现逃跑,反而是一路的追敢,季林。的盲僧被铁男被动烫的,只剩下一半的血量了,再加上男枪刚才的q,此时血量已经岌岌可危。
现在如果现在闪现跟上去将铁男击杀的话,自己就必定会死亡,虽然拿到一血,但是节奏会有影响,而且是对面南昌拿的人头。
不过季林还是直接闪现了上去两下普攻将铁男带走,男枪开始输出季林。
“我两秒w!”季林喊道。
“你绕我,我有w。”陈慎说着,就w连招将盾的立场带到了自己面前。
qiang的男枪一枪打在季林身上再接一发e快速拔枪在打一枪,季林的血量顿时只剩下一格。
但幸好在这时季林已经走尽进了魂佑的庇护,挡下男枪的一发普通攻击,男枪被迫开始换弹。
陈慎趁着这个时间拿出他的小匕首狂砍qiang的男枪,虽说慎这个英雄打在有被动的男枪身上没什么伤害,但是在不灭之握和q技能被动的双重加持下,这一刀一刀的砍上去,还是会让人受不了的。
qiang的男枪调整着位置,想要a到季林,但季林和陈慎也在不断的走着位,永远保持男枪,慎、盲僧三点一线。
男枪这个英雄之所以不能越塔,就是他的普通攻击会被面前的单位给抵挡掉无论,你到底攻击的是谁,所以季林当场和陈慎表演秦王绕柱,看着季林就那一丝丝的血量,但是就是打不到。
反而是男枪被陈慎一刀一刀a的血量快见底了。
没办法了,qiang看准机会闪现想要一发拿下季林,但此时季林的w技能已经转好直接给自己套上了一个护盾还是没有死亡!反而是回头一发天音波击中qiang,再接一发陈慎的平a拿下人头!
“这波是RBH上野的完美配合击杀了UV的上野,男枪丢了双buff节奏会出很大问题的。”四茜说道,“而且慎拿下人头的话,节奏会舒服很多。”
“qiang根本是没想到Endure和zk配合的这么好,愣是全部挡住了,这波复刻秦始皇秦王绕柱,然后柱子掏出一把剑把qiang直接给砍死了。”小木说道。
“诶,季林你这局可算是给了点作用啊。”上路传来捷报,远在下路的祁子骁说道。
“你这经典夸父。”季林不悦道,“这局你们给我弹好了,我来c。”
“好的,锤石你听到了吗?这局咱俩休息。”祁子骁道,这可真的是“百年难得一见”。
“休息你马,上次你玩别的英雄骂我是垃圾,我可记得清清楚楚,这是我这局对你说的第1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锤石直接就气了,然后真就不说话了,不仅话都不说,连放技能都没有声音了。
“诶不是,锤石你听我解释下啊。”祁子骁赶紧给自己正房解释,“我是……我说你垃圾就是为了给别人制造一个假象,让别人以为你这个英雄特别的弱,所以说就不会选也不会针对。这样的话慢慢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会选择你了,到那时候我再跟你开个全场,证明你是世界最强的辅助英雄,无可匹敌,这听起来岂不是比波人转热血多了?”
锤石听到这句话,居然信了,说出一句:“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祁子骁心中已经没想到百年老反派的锤石居然这么好忽悠,赶紧继续哄道:“不然我怎么可能说你垃圾还天天选你呢。”
“哦,原来如此,不好意思,我错怪你了,我是垃圾。”锤石说道。
“对,你是垃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