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联盟之祖安王者 > 第104章:各自的理由

我的书架

第104章:各自的理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祾盯着电脑屏幕当中,她设置的最喜欢的中单英雄,离群之刺,刀锋舞者,皎月女神,诡术妖姬……全部都是曾经TO的fire选手擅长的英雄。
门口的夹缝中,5对眼睛在偷偷的向里看。
“喂喂,陈慎给点作用啊,还不赶紧去说两句。”祁子骁说道。
刚才在酒店孟骁辰查到了曾经有关fire的资料,才终于得知了白祾的身世,但由于是人家的隐私,所以孟骁辰也没看太多,只是简单的和众人说了一下。
“对吖,陈慎你快点去安慰一下叭。”孟骁辰说道。
“为什么是我啊?我不太会说话。”陈慎说道。
“哎呀,你赶紧的,怂什么啊?”季林和余梦漫。这都是小情侣配合默契的直接打开一个门缝将陈慎推了进去,然后快速将门关上,再裂开一个小缝,准备看戏。
听到门口的动静,白祾。往这边看了一眼,见到是陈慎,就扭头继续训练了,没说任何话。
陈慎都已经被挤进来了,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坐在白祾旁边的一台机子上,说道:“今天的第2局比赛简直是你的个人秀啊,不做点别的事情放松一下吗?”
陈慎将打包回来的大包小包的饭菜全部放在了桌子上,明明就是RBH6个人的聚会少,一个人总觉得少点什么,所以说大家就都拿回来了,准备一起吃。
“一般,离我的预想还很远。”白祾说道,她仍然在专心操纵着阿卡丽对着假人进行训练连招,只有将各种连招熟记于心,才能在紧急情况下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嗯……白祾的目标是s世界赛冠军吗?”陈慎一时间又找不到话题了,只得如此说道。
“打职业联赛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这个吧。”白祾说道,很显而易见,她说的就是自己根本不是要钱,就是要冠军。
陈慎听到这句话,从袋子里掏出一瓶,给自己倒上,也给白祾倒了一小点。
“其实最开始玩英雄联盟的时候我也想过,要是能拿个冠军,哪怕不是s赛的,lpl的,甚至次级联赛的,都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了,而且还能在朋友同学面前好好的炫耀一般,只不过……”
陈慎说道这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白祾听到这也放下了见面和鼠标,看着陈慎,道:“然后呢。”
陈慎放下酒杯像是在回忆一件,早就过去了很久很久的事情,但却是一脸平淡。
“我第1次参加网吧联赛的时候,年少轻狂,以为没有一个上单选手打得过我,事实本来也跟我想的如此,一直打到决赛。”
“结果遇到了一个打法很保守的上单选手,我没有能力在上路打开局面,反而是在团战中他们屠杀我的队友,我却保护不了他们,而他却能将自己的队友保护的很好,最后我们输掉了比赛。”
“应该和你关系不大吧。”白祾说道。
“不,我在上路没打出任何优势,只是有一些补刀压制而已,在团战中,他将我限制死死的将他的队友保护的很好。”陈慎说道,“而且,那是我父母第1次来看我比赛,也是最后一次来看我比赛。”
“什么。”白祾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放下手中的杯子问道。
“我父母从小就特别疼爱我,他们很特别的支持我做这个行业,在我考上一个很一般的大学毕业之后,他们就一直在帮我筹资将我送过来打比赛。”
“但他们两位却舍不得车票与住宿费来看我打比赛,当然我打的也不是什么大赛事,一直都在网吧联赛的打。”
“那年我找到了一只好战队,一路打进决赛,父母很高兴的来说好看我比赛,我记得很清楚,那局我选择的是放逐之刃——瑞文,对上了对手的暮光之眼——慎。”
“整整一局,我0杀0死0助攻,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比赛结束,我经济仍然领先他一个大件的钱,但是没有任何作用。”
“你父母呢,他们怎么回事。”白祾问道。
陈慎又闷了一口酒,脸都有些红了,道:“说起来还有些狗血,我父母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某种绝症,直到他们死的那天我才知道,最后我没有保护好队友,也没有保护好父母,我什么都没保护好。”
说完,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包括在门口开着点门缝,看到的几人听到这段话,也都不说话了,当时孟骁辰邀请季林的时候出于尊重也没查他的详细资料,没想到他的背景居然是这样的。
“嗯,就好好练吧,既然你已经打破了心魔,只有暮光之眼这个英雄拿一个冠军给父母看看,我们一起。”白祾似乎心境也有些动摇了,听到了别人和自己相仿的故事,任谁都会动情吧。
“嗯嗯。”陈慎点点头。
这时其他人赶紧都涌了进来,缓解压抑的气氛。
“诶陈慎你怎么一个人先回来啊?都不等我们,好烦啊你。”祁子骁说道,然后从袋子里面掏出一只鸡腿,“哇,你们不吃我先吃了,好香啊~”
“诶祁子骁,你吃鸡腿,那我吃鸡翅膀喽,白祾和陈慎你们都快来吃吧。”季林说道。
“对呀对呀,为了庆祝今天的胜利与明天更好的一天,今天晚上我们就好好的大吃特吃一顿叭,不然等会儿都要凉了的说。”余梦漫说道。
有了众人这样缓解,那些伤心的往事才暂时被掩埋起来,一起开心的吃着晚饭。
不得不说,高级饭店做出来的东西就是好吃,吃起来满满的幸福感,所有人都忘记了一切的烦恼,吃嗨之后就喝酒,喝高之后就再吃,如此循环往复,众人很快都趴在桌上睡着了。
看着众人均匀的躺在椅子上,或者趴在桌子上呼吸,孟骁辰却还没有睡着,虽然她也喝了些,但她只有一点微醉的感觉。
孟骁辰给众人盖好毯子,一个人走到酒店外面阳台上。
即使在城市当中夜晚了也还是很安静,偶尔只有几辆汽车滑过,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乌云将他们全部掩盖住了。
天空暗的刚刚好,所以孟骁辰伤心的样子没有被任何人看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