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联盟之祖安王者 > 第106章:WALM的打扰

我的书架

第106章:WALM的打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播的效果非常滴好,想必正式联赛开始会有更多的人关注吧,那等到RBH打进lpl,估计战队粉丝都能破10万了。
省级联赛开始的前一晚,众人没有直播,准备讨论下战术什么的,因为是打单循环,每个战队都会遇到,所以要想好每一种的应对方式。
“嗯,根据赛程安排,我们明天是打我们的老对手,WALM战队,我们不是中间空了几年吗?他们去年打到了冠军,于是也来了省级联赛的说。”余梦漫说道。
“又是他们,那还不简单,只要针对下他们的套路,他们就无从下手了,毕竟硬实力在那里摆着。”祁子骁说道,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对面的套路不是太强,那么想赢还是很简单的。
“这也正是我担心哒,还记得之前跟我们打的QC战队吗?他们可是球触平台的各个顶尖主播,但是在对上去年的WALM时,双方都用的常规阵容,但是他们却被打爆了的说,我个人感觉的话WALM应该进行了很久的个人训练的,这里还是要注意一下。”余梦漫说道。
“WALM的下路是突破口的,到时候我和祁子骁会尽力压制他们,甚至完成线杀,然后季林围绕下半区打就好了。”孟骁辰说道。
“嗯,其实这样还挺好的,我觉得最好的情况就是我们两队也一起去ldl,然后一起去世界联赛。”祁子骁说道。
季林眉毛一皱,“为什么啊,你小子不会被收买了吧?”
“怎么会,之前我还在网吧遇到过她们来着,他们说他们想拿到冠军,然后给雷姆做5套冠军皮肤,这样在英雄联盟里面也能看见雷姆了,这我也想啊。”祁子骁说道,果然宅男的心意都是相通的。
“所以你们说的雷姆到底是谁啊?”陈慎问道。
“哈哈……”孟骁辰笑了两声,但是手却拽起了祁子骁的耳朵,“你可以理解为祁子骁这个人喜欢另外一个女生,而且还是不存在的虚拟人物。”
“诶诶诶,错了错了!”祁子骁疼的直叫唤,赶紧道歉。
“好啦好啦,继续讨论叭。”余梦漫看这群人一会儿就要把话题引向天边了,赶紧拉了回来。
“咚咚咚……”
这时忽然想起了敲门声,余梦漫便小跑过去开门,口中叫道:“来惹来惹。”
打开门门口挤着5个人,5人的面貌都有些眼熟,但一时间余梦漫却都想不起来是谁。
“你们是……?”余梦漫问道,RBH其他几人也围了过来。
“哦哦,不好意思,没有事先预约就来打扰,我们也知道你们很忙,我们是WALM战队的队员们,我是队长兼中单菜月昴。”
“我是打上路的486。”
“我是打野位巴鲁斯。”
“我是adc斯巴鲁 。”
“我是辅助英雄。”
门口的5个人挨个的介绍了自己,他们的队服上就有。各种雷姆的照片以及他们的名字。
当然只要了解过这部动漫,就知道他们这些名字全部都是这部动漫的主角的各种别名,(因为雷姆喜欢这个主角),除了辅助选手。
“诶,这就不对了,辅助没人权啊,为什么你们4个都是那么喜欢的人,结果的辅助这儿就来个英雄?”同为辅助的祁子骁当时就出来打抱不平了。
可能不了解动漫的人不清楚这是个什么概念,这就相当于你和你的朋友们排队去找uzi签名,你的朋友们都拿到了签名,然后到你这儿,uzi给了你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笔没墨了。
“嗯……已经尽力了,加上别名,一共也才4个名字,当时抽签英雄抽到了最短的那个所以说就这样了。”菜月昴说道。
“所以这么晚来找我们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吗?”余梦漫问道,明天可就是对手了,来一波先礼后兵?
“就是……我们有个不情之请。”菜月昴微笑的说道,“因为看到你们比赛之后我们充分的相信,你们战队的个人能力是属于说话的,所以想请你们在今天晚上和我们打几局单挑训练赛,毕竟我们知道明天肯定是打不赢你们的,所以就能不能……”
WALM战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原本还能靠着中单的差距打出些优势,然后再完善自己的套路,但现在局势反转了,整个省级联赛的赛区都知道没有人能在中路打赢ice,除非是英雄极度压制的情况下。
“可以啊,那作为交换,那我们战队来教你们一些个人对线时的经验,你们还教我们一些鬼套的怎么样?这样互利共赢!”余梦漫想了想,说道。
现在又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比赛,当然要考虑长期发展,而且是老对手了,关键祁子骁似乎跟他们玩的很嗨。
“哇塞,这手办我记得都卖到了1000多,你们居然有这么多!”祁子骁看着5人身后拉过来的一辆小推车说道,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雷姆手办。
“对啊,这是我们的兴趣爱好嘛,很珍贵的,当然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送你一个,看在你是同好以及朋友的份上了。”486说着,拿出其中一个手办递给祁子骁。
“真的吗?太好了!余梦漫,你们听到没?这么好的朋友过来要跟我们打训练赛,还不赶紧跟他们打一场!”祁子骁抱着个手办就跟得到了宝贝一样,这手办不仅小巧玲珑,做工精致,而且还有一个盒子和吊环,可以随时带在身上也不怕损坏。
孟骁辰表示真不错,你等着。
然后10个人便去找了个网吧打训练赛,祁子骁还仔仔细细地给英雄说了很多眼位的技巧,其他线路也是尽力而为。
不过众人刚练了一会,还没到一个小时,WALM5个人就被一通电话给全都叫走了,说是临时有急事,没办法再陪他们了,下次再约。
“怎么感觉他们这么急呀,一点都没有放开的样子。”余梦漫说道,“我还没有像他们请教他们的套路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他们不会是偷完师之后不给我们还点什么东西直接就想跑了吧?”季林说道,他从来不怕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别人。
“行了,人家有事那能怎么着。”祁子骁是拿那个珍贵手办挺快活的。
“我觉得蛮奇怪的,说好了是来学习,但是他们却都像机器一样,我们说什么他们做什么,跟之前和他们打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陈慎说道。
“可能是过了两年,所以说发生了些变化叭,毕竟人都是会变的嘛,好了我们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比赛呢!”余梦漫说道。
众人便都回酒店休息了,只是,他们到网吧时是6个人,回去的时候却有7个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