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ex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与此同时,孟骁辰也不闲着,一直在卡着攻击的极限距离对敌方英雄进行输出,虽然没有魔切的卡莎打人看起来是不痛不痒,但多打几下还是有伤害的。
三人破影,仍然是三只螳螂,并且三个人都保持着向同一个方向一直前进,模仿着其中一只分身的脚步。
UV似乎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了,对着其中一个就是一顿打,刚打了一下之后祁子骁。的妮蔻立即现形,同时大招已经跳向空中。
怒放落下,控制住两人,寒冰和男枪仍然在极力输出。
而季林的螳螂此时已经和另外一个分身一起“消失”,分身到时间之后是实实在在的消失了,而螳螂是再次开启了隐身。
qiang的寒冰见状赶紧靠近队友,不给螳螂速发孤立无援buff,但他还是想多了。
季林一级能起跳,在空中qw接九头蛇,落地一下平a的伤害,就足以在没有孤立无援的buff下秒杀满血的寒冰!自己再次跳走并且在空中就进入隐身状态——季林并没有进化q技能,而是进化了大招,可以隐身三次,并且每次隐身的时间都延长。
在螳螂大招的进化削弱后,无法在进入草丛时自动开启隐身,基本上就没什么人进化大招了,但是这局中进化大招一方面是阵容的选择一方面是季林对自己的实力有完全的信心。
击杀掉寒冰,孟骁辰的妮蔻也同时阵亡,几个人的火力转向季林和孟骁辰。
“先杀男枪!”祁子骁叫道。
下一个再将男枪杀掉,对手的扫描时间已结束,季林决定赌一把,直接穿过鳄鱼和泰坦,来到男枪身旁。
刚走到一半,diyi的泰坦忽然一个不知所以的q技能将季林从隐身中勾了出来,然后配合着鳄鱼的w技能,再次接上控制直接秒杀!
剩下孟骁辰一个人也无法镇守高地,大龙buff的持续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不过对手还是拆掉了RBH的主基地。
“非常非常精彩的一场比赛,让我们恭喜UV战队,2:1击败了RBH,守住了自己在省级联赛中的不败神话!”四茜说道。
“我滴个老天鹅啊,这是我做解说以来解说过的最最精彩的一场比赛,无论是RBH队员的操作和三重鬼影的套路,这需要多么大的默契程度以及熟练度才能够运用的如此自如,将对手的心智与性命玩弄于股掌之间”
“还是UV的几次冷静的逆风决策,打输了几乎不可能的团战以及UV的辅助选手diyi最后几波的钩子都非常关键,这两只队伍的这场bo3真正打出了职业比赛的气氛。”小木惊叹道。
RBH和UV代表着省级联赛的最高水准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他们打其他任何队伍都是2:0,看多了难免会有审美疲劳,唯有这种跌宕起伏的比赛才能激发人的兴趣,让人看完之后大呼过瘾。
2:1拿下,最后一局是经典的翻盘。
UV5个人脸上明显羊一只幸福的笑容,在比赛**手时,他们特意还用嘲讽的目光掠过RBH5人握手的时候,也是尽可能的使出自己的全力,想要和RBH的男生比比手劲,当然除了祁子骁可以欺负一下之外剩下两个人都把他们捏的老惨了。
更过分的是他们在与孟骁辰和白祾握手的时候有明显的揩油动作,简直是得寸进尺。
弹幕更是一片哗然,比赛前没人看好UV,但比赛后弹幕上纷纷打出了“对不起,UV!”“对不起!diyi!”的字样。
赛后采访环节,才是真的UV冷嘲热讽的时候。
“好的,欢迎来到赛后采访环节,那我们有幸请到了UV的辅助选手diyi,请问因为uv是先下了一局嘛,中间再被扳回一局,来到赛点局的时候心情是怎么样的呢?”四茜问道。
“其实没什么感觉吧,因为我们战队还在藏战术,后面还要打ldl和lpl嘛,所以也知道对手会用一些战术来针对我们,但是我们也不怕。”diyi回道。
“是的,最后呢,也是取得了比赛的胜利,也是非常有自信啊,那在最后一局当中,对面使用了鬼影战术,一开始似乎被打得有些乱的阵脚,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四茜问道。
“当时的话其实还是有些慌的,毕竟对手在省级联赛第1轮单循环中就直接拿出了他们的秘密武器,还是需要尊重一下的,前期确实把我们打的摸不着方向了。”diyi说道。
“额……”四茜显然也听出了diyi语句中透露的嘲讽之意,赶紧接着说道:“那后面有几次关键团战中都是你的勾子控制,到了对手的关键英雄,当时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对手要开团进场呢?”
diyi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两下道:“其实也没什么办,因为对面很明显就要进场了,我在路人局也经常会有这种操作的。”
整个问答环节,diyi说两句就要嘲讽RBH一句,并且越演越烈。
但是没办法,输了就是输了,输了你说什么都是错的,网络上的某些“粉丝”也发来了很多“检讨”之声。
“这阵容和套路是可以,中间做的那几波决策就离谱,是哪个逼在指挥?”
“这阵容还可以,就前期有优势了厉害一点,到后期了又没前排又难进场,MZ在劣势局中又站不出来。”
“明显就是中上英雄池的问题好吧,中路只会玩刺客,上路只会玩坦克,这局要是上路选个猴子,能这么难打吗?”
……
不过RBH5个人是没心情。看这些东西了,直接回到了休息室。
余梦漫本来看到第3局前期的大优势,以为这局肯定能赢,都已经点好饭菜准备犒劳他们了,但是现在看着。5个人脸上低落的表情,只得安慰道:
“别那么伤心嘛,对不对?就算这局我们输掉了,也是在我们的计划之中,然后按照小组第二的名额出现,在后面第2轮的比赛当中还是能够达成复仇的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