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问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余梦漫强挤着笑容安慰大家,其实她也不好受,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余梦漫作为团队的领袖和经理安慰队员,让他们重新鼓舞信心是必须的。
“我是觉得就离谱,对面泰坦第1次勾陈慎说是诈胡就算了,第2次勾到我就离谱,他要是真有这个水平,在下路早就把祁子骁给打爆了。”季林说道。
“靠,你什么意思啊,就他那水平,下路对线一共出了16个钩子,其中9个是勾我,只勾中了一次,还被我分身给挡了,这能打爆才有鬼了。”祁子骁不服气的叫道。
“我的问题,最后一波时机没找好。”白祾轻声道,她这话一说,休息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
“都有点问题吧,这是个团队游戏,他们研究我们太多了,连我们什么时候干什么都知道,我们也得好好的对待他们了。”陈慎赶紧说道,想要缓解一下现在紧张的气氛。
“对呀对呀,比赛总是会输的嘛,不要泄气,英雄联盟比赛本来就是成王败寇的说,输赢都正常哒。”余梦漫也赶紧说道,“我们先去吃饭叭,位置我已经定好啦~”
余梦漫说着拿出手机,给餐馆的工作人员打了电话。
“喂您好,我们马上就要过去啦,现在的话可以开始做了。”
“大概……能到。”
“啊?不好意思,刚才没有听清能不能再说一遍?”
“多长时间……能到……”
“10分钟左右叭,嗯,好的,就这样,辛苦啦。”
余梦漫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还是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在市中心信号会这么差呀,也没有下雨的说,最近几天好像都是这样的。”
“最近几天?”孟骁辰忽然站起来问道,“是这几天一直都发生吗?哪天开始的?”
余梦漫歪着脑袋想了想,道:“大概是和WALM战队比赛的那一天~不过也不是一直会出现这种问题,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
“不对,余梦漫你仔细说一下,你打了几次电话,什么时候没问题,什么时候有问题?”孟骁辰严肃的问道,弄的余梦漫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只得听从孟骁辰的话,想了会后说道。
“好像打了至少有20多次电话吧,然后给各种餐馆或者是旅店打电话好像都会出现这种情况,有时候给父亲大人打野会有这种情况,共同点的话,应该是他们都使用了座机,可能是这个问题叭。”
余梦漫说完,孟骁辰的表情越发沉重,而其他人更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让一向冷静的孟骁辰突然这样。
“难道是余梦漫的手机被黑了吗?如果给座机打电话的话,有人就能知道聊天的内容?”祁子骁猜测道。
“不,如果有人可以黑系统的时候还能分清拨打对象是座机还是手机,那世界早就是他的了,应该是其他原因……”孟骁辰的目光扫过休息室,应该有“那个东西”才对。
孟骁辰这样引导的其他人也开始四处看了起来,但休息室里面却并没有任何异常的东西。
孟骁辰最开始也没发现什么,直到他的目光落在祁子骁。腰间和钥匙圈挂在一起的手办盒上。
一个手掌大小的透明手办盒里面放着的是雷姆的手办,这是那天那群粉丝送给他的。
“给我看一下。”孟骁辰说道。
“嗯,千万要轻点哦。”祁子骁说道,这可是他的心头一块肉啊。
孟骁辰一句话也没说,拿到手办和就粗鲁地拆开,祁子骁刚惊叫两下,孟骁辰就已经将雷姆的手办握在手心中,另一只手拿出了手机,给祁子骁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同时孟骁辰开启了电脑,对着一堆代码一阵捣鼓,然后便出现了一个像是录音器的界面。
“这……我要接吗?”祁子骁弱弱的问道。
“接,顺便随便说几句话。”孟骁辰回道。
祁子骁就听孟骁辰的话拿起了手机,接通了电话,并且说了句:“喂,您好,这里是XIAO……”
祁子骁话刚说到一半就。惊讶的在说不出一句话来了因为在他说话的同时,孟骁辰的笔记本电脑也发出了一模一样的声音那个音频软件的声纹图正在震动。
“这是什么情况?”祁子骁问道。
季林似乎也有所察觉,“难道是窃听器?”
“没错,正和我想的一样,这个雷姆手办里面安装了窃听器,那一头的人可以随时随地通过这个亲亲戚听到我们说话,包括现在他们很可能还能听到我们在说什么。”孟骁辰说着再次敲了一大堆代码,最后按下回车键,电脑里的那个音频软件顿时崩溃了。
“好了,现在他们听不见了。”孟骁辰说道。
“窃听器……偷听战术吗。”白祾说道。
“这么说来,好像每次我们说出口的战术或者是打野走向都会被对面察觉到比方说打小龙打峡谷先锋之类,但是在有些时候我们自主的抓人,没有交流对面就不知道了,不过这好像是和优微打的时候吧,和WALM打的时候没出现这个问题。”陈慎摸着下巴说道。
孟骁辰的表情也逐渐的变得愤怒起来:“没错,陈慎说得对,刚才打最后一局的时候,由于是用的我们练习过的战术,所以说有的时候我们要干什么都知道,没有说出来对手就会被我们打个正着。”
“但但凡我们说出来的都会被对面识破,包括最后一波wudi的那个佐伊居然不去正面儿来找我,这个窃听器恐怕就连接的他们之间某个人的耳机,让他们能时时刻刻知道我们的动向。”
“靠,这么说来,他们比赛作弊喽?”祁子骁叫道。
“没错,而且这样看来,这个手办应该也是假的了,真正限量版的成品手办,不可能给他们动手脚的机会。”孟骁辰说着将手办扔给了祁子骁。
“啊?!他们居然伪造雷姆的盗版手办,简直不可饶恕!既然让雷姆做这种事情!妈了个巴子掺辣子的,我现在就去找他们理论!”祁子骁当即就要夺门而出。
季林:“为什么这个傻逼的在一点不是UV他们用这种方法赢得掉了比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