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联盟之祖安王者 > 第232章:没想到吧

我的书架

第232章:没想到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首先无论怎样都抓不了上路,这是肯定的,这俩人去不得送剑姬双杀?虽然他压线的比较深,最有机会,但是是真的没办法。
不过按照对面的猜想,他们肯定会觉得寡妇不会做任何事情,所以季林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这个时候他已经蹲在了下路的三角草丛后。
对面下路双人路没有在这个地方做眼,毕竟谁也想不到为什么一个三级的寡妇会蹲在这里,可是有塔姆啊,大哥。
但人就是不怕,祁子骁和唐古快速将兵线推到塔下,对面两人的血量都不太健康,塞纳已经快没蓝了,塔姆只有1/3血左右。
目标就是塔姆,就算你到三级了,有一个厚实表皮又如何?该杀照样杀,辅助塔姆其实根本就没有多肉。
而塞纳会被塔姆吞,虽然杀塞纳更赚,但是选择不允许啊。
皇子刷完他自己的蓝buff野区不可能再待在下半区了,所以现在正是上的好机会。
一个爱心挂在塔姆身上,伊芙林可能这辈子都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诱惑一个这种奇奇怪怪的生物。
祁子骁直接往塔里面走,他只要算好防御塔的伤害就行了,反正对面着两个人的伤害基本上算是没有。
祁子骁走了两步,原本面朝的是对手的塞纳,但是突然调整角度扭头一个e技能击中了塔姆。
而最关键的是,由于塔姆以为是要控制赛纳,所以说在祁子骁的泽拉斯e出手的时候,他并没有交闪走位,而是一口将塞纳给吞了进去,想要保护她。
一举两得,唐古的卡莎绕开兵线,qw打满了伤害,季林的伊芙琳也走上去,刚好w的印记时间到了,直接q先手魅惑e技能扎过去打电刑。
塞纳慢了一步才从塔姆的肚子里面出来,想给塔姆回血,放w的禁锢。
其实本来祁子骁还有点担心塞纳第一时间放w禁锢让他没办法掌握好塔的攻击频率,完美扛塔的话,可能会导致三个人其中一人由于扛了太多防御塔的伤害死亡。
但是这个假动作骗到了对面的塔姆,导致赛纳第一时间没有放出w,让祁子骁有机会再用完自己的所有技能,并且挂上点燃之后离开防御塔的攻击范围。
唐古和季林的伤害打满,即使塞纳被吐出来之后,放了q技能的和治疗的回血也无济于事,人头被季林的伊芙琳收入囊中。
下路双人组扛到丝血出塔,一波教科书级别的越塔让打野拿到一个人头,并且所有人都全身而退。
“nice,这两个人恐怕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间点季林这个寡妇会出现在这里。”祁子骁说道。
季林然后还在因为拿了人头而高兴呢,下一秒就意识到了祁子骁这兔崽子话里有话啊。
“不是?什么叫做‘季林这个寡妇’啊?你tnd说话能说清楚吗?”季林吼道。
祁子骁:“啊?那太不好意思了,一顺嘴就说出来了。”
唐古:“好了,别吵了,进行下一步吧,赶紧扩大优势。”
计划的前两步成功,不按套路的打牌方式,果然能让老油条都入坑。
RBH多多少少是可以猜到对面TTF应该是差不多乱了阵脚的,不过根本就没有在上帝视角的看得清楚。
小木:“这边TTF的打野皇子好像有些摸不着头脑啊,他本来是在上路想帮压线有点过头的剑姬反蹲一下的。”
“结果居然发现伊芙琳三局直接去抓下路,这是真的谁都想不到啊,现在他好像有点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四茜也突然小声的说道:“而且你们看现在,RBH的下路双人组残血回家了,但是他们直接往上路跑了,这是想要去包上路吗?”
没错,打这种对手就要做到,只要开始压着对面就要把对面压得喘不过气来,什么稳定发育拿中立资源再打团,我听都没听说过,就只有4个字,干他丫的。
剑姬还不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正愉快地补着兵,上一局的青钢影对阵加里奥,就算优势对线加里奥也能通过自己的远程技能补一下兵。
但这一局那是真的难受啊,上去补兵剑姬就上来戳你,只能等着兵线压到塔前。
而且这个时间点,刚好是兵线压到塔前的时候。
祁子骁很轻易的就察觉到了,对面上路的眼是放在了河道那个草丛上的,估计是怕伊芙琳二级直接去,所以说只要靠着墙壁走,就不会被发现。
而在同一时间,季林的伊芙琳。故意蹲在对手下半区的眼位上放松剑姬的警惕,就算这个位置被对面皇子抓住了,那也杀不死呀,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皇子?区区德玛西亚皇子,弹指可灭。
到达上路和到达下路的时间大致相同,但祁子骁和唐古回家第1件买的是草鞋,让对手错误的判断了他们上线时间,而且就算晚上下几分钟对面的,下了双人组也不会第一时间察觉发信号提示队友。
陈慎看见自己家的ad和辅助已经绕了过来,直接亚洲捆绑上去。
剑姬惊呼不妙,管他谁会来这大叔敢这么打,不是疯了就是来人了,赶紧w抵挡。
但陈慎操纵着大树一个巧妙的小走位,虽然w被挡着但是自己本身也没有被晕眩,反手一巴掌拍了过去,并且往剑姬逃跑的位置上扔了一个自己的儿子。
这时祁子骁的泽拉斯和唐古的卡莎直接从下面走上来,虽然已经被剑姬看到了,但是她这个位置即使是交出闪现也跑不了了。
剑姬也知道这件事,所以说象征性的跑到西安去反抗,这拖延了一下时间之后就被愉快送走,人头还给到了唐……
人头还给到了祁子骁。
“哎呀,不好意思,我一不小心顺手就按了个q技能,我的我的,不小心抢到了。”祁子骁说道。
唐古没好气的撇他一眼:“我日你哥,你他妈明明就是故意的,你挑技能早就好了,就是握在手里不放,不就是想抢我人头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