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韩禛高筱潇 > 37对自己的老婆耍流氓,天经地义!

我的书架

37对自己的老婆耍流氓,天经地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见他两手插在西装裤兜里,薄唇微勾,正似笑非笑的俯望着她。

高筱潇尴尬的小脸微红,小声嘀咕道,“你们两人的声音太大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韩禛嘴角笑意更浓,声音磁性又低沉的说道,“嗯,我是故意的。”

高筱潇,“……”

她抬头看着韩禛,脑子里一时有些迟钝,不明白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不待她想个清楚,韩禛抬起手臂闻了闻自己的衣袖,“唔,怎么这么臭,都是烟味。”

看着他脸上显而易见的嫌弃,高筱潇无语了,自己抽烟还嫌自己臭。

谁知下一秒……

“不好意思,因为待会儿还要开会,一身烟味,影响不太好。这样,我先冲个澡,很快的,就10分钟,你等我一会儿。”

说着,也不等高筱潇回话,直接擦过她走进卫浴室。



听着卫浴室里传来的阵阵水流声,高筱潇双手托腮坐在书桌后,内心有点崩溃。

从早上被他电话骚扰,到莫名其妙来到酒店开房,再到现在他竟然还在浴室里面洗澡!

不是她天性多疑,实在是这一连番的事情加起来,她总觉得韩禛是故意的,好像把自己当猴子在耍似的!

高筱潇瞪着桌上的离婚协议,发誓过会儿一定要速战速决,不能再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10分钟后,卫浴室的门终于开了,高筱潇也下定了决心,遂抬头看了过去。

谁知……韩禛竟然只围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

除了臀部被包住,其他地方一览无遗,尤其那线条明显的腹肌和人鱼线,在水珠的映衬下显得诱惑力十足……

高筱潇脸红心跳的瞥开了视线,气的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就出来了啊?”

韩禛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怎么了?我这样你以前又不是没看过。”

这倒是实话,以前两人在韩家单独过夜,他经常洗完澡就穿个短裤出来了,那时候高筱潇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现在……

她懊恼的握紧拳头,还是不肯看他,“你快点儿把衣服穿上!”

韩禛慢条斯理的擦着身上的水珠,“衣服还在路上,得等苏橙送过来。”

“……”高筱潇彻底无语了,刚走了个顾俪清,又来了个苏橙,他这分明就是故意的!看她慌张的躲来躲去很好玩是不是?

高筱潇也不想陪他玩了,“嚯”一声从椅子上起身,拿过包就要离开。

谁知,韩禛长腿一迈,挡住了她的去路。

眼前大片胸膛太晃眼,高筱潇低着头咬牙切齿的吼道,“让开!”

韩禛双眼微微一眯,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肩膀,然后方向一转,直接就把她压倒在墙壁上。

高筱潇忙伸手推他,却被手下那结实又温热的触感吓得立刻又缩了回去,看着眼前越来越逼近的英俊脸庞,她只好撇开头,又羞又恼的喊道,“韩禛!你干嘛!”

韩禛嘴角邪邪的往上勾着,低头不断凑近她的小脸,那原本白皙细腻的肌肤上,此刻微微透着红晕,像是被染上了红色的胭脂,诱的他想要亲上一口。

再加上她不停颤抖的睫毛,微张的小嘴,还有那似有若无的柔软香气……

一股热意情不自禁的就涌了上来,韩禛压着她的身子,将腰腹在她身上蹭了一下。

高筱潇顿时猛抽了一口冷气,小脸涨了个通红,抖抖索索的屈辱出声道,“你,你流氓!”

韩禛却“嗤”的笑了一声,“对自己的老婆耍流氓,天经地义!”

说完,伸手捏住她尖尖的小下巴,毫不犹豫的就吻了下去。

他的动作太突然,高筱潇根本还来不及反应,嘴唇就被他给堵住了,不留一点儿的空隙,很快的就挑开她的牙关,入侵她的口腔,肆意又霸道的吻着她。

一阵酥麻麻的触电感从舌尖迅速蔓延至全身,高筱潇整个人被他困在胸膛与墙壁之间,鼻端口腔都是他强烈的男性气息。

手也被他抓住贴在胸口上,烫的她浑身发软……

高筱潇闭着眼睛,感觉大脑中完全空白一片,身上也使不出一点儿的力气,整个人都被吻懵了。

直到一阵门铃声突兀的响起。

高筱潇猛的回神,忙伸手要推他,谁知韩禛却动也不动,坚实的身体依然密密实实的压着她,薄唇也肆意的霸占着她的,浑然不顾那震耳欲聋的门铃声。

“韩少?韩少你不在吗?”门铃响了很久后,苏橙开始在外面敲门了。

高筱潇急的快哭了,忍不住就着手下就使劲的掐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力度比较大?总之,韩禛松手了,对着惊惶未定的她邪邪一笑,转身过去开门。

高筱潇来不及思考,就近扑到大床上,拉开被子就躺了进去,还把自己遮了个严严实实。



韩禛拉开房门,苏橙穿着一身职业套装站在外面,手上还提着个袋子,毕恭毕敬的说道,“韩少,这是您要的东西。”

“这么快?”韩禛挑起一边的眉毛,伸手将袋子接了过来,还低头看了看。

苏橙不愧是元老级特助,她看着眼前“半裸”的上司,对他胸口上那一处明显的印记都能做到面不改色,声音平淡的说道,“韩少,如果没有其他吩咐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韩禛点头,转身就朝屋里走,“把门带上。”

“是。”苏橙下意识的看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地毯上丢着一个女士的手提包。

那个颜色和款式,呃,有点眼熟……



高筱潇一声不吭的闷在被子里面,直到被子被扯了几下,“出来吧,人已经走了。”

她偷偷地掀开一角,慢慢把头探了出来。

见房间里真的只有他一个人时,高筱潇立刻揭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过去拿起自己的包就要走。

“她刚刚才走,你确定要现在出去?”韩禛戏谑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高筱潇捏紧包带,气的转过头瞪他,“你……无耻!”

如果说上一次在车里是一时冲动,那么刚才呢?

小一:韩少,你觉不觉得自己很无耻?

韩少:还有更无耻的你快点写!不要让大伙催!

小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