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韩禛高筱潇 > 145潇潇曰:你跟郁承衍其实挺配的

我的书架

145潇潇曰:你跟郁承衍其实挺配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筱潇一囧,“可是我听阿禛说过,郁承衍这么多年都很洁身自好,好像连女朋友都没有交过。”

“那还不简单,回头我找个小模特,或者小演员什么的去勾搭一下,我就不相信他不上钩。男人嘛,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见到漂亮的小妞肯定就走不动道了,郁小二这么多年清心寡欲,所以我得找个性感诱惑型的……到时候我再让人跟踪他们,把上床的照片,录像什么的都给拍好,证据到手了,等上了法庭,我看他还能不离婚?”韩敏夏异想天开的说道。

高筱潇:“……”

“小嫂子,怎么样,你觉得我这个办法好不好?还是……你有更好的法子?”韩敏夏得意的说道。

高筱潇由衷的发出了一声赞叹:“夏夏,我真的觉得你跟郁承衍其实还挺配的。”

能想出这种招,跟郁承衍伪装ED腰跟她结婚又有什么区别?

“……”韩敏夏愣了两三秒,随即哇哇大叫了起来,“小嫂子!你怎么这样啊!我是真心诚意找你来商量大计的!”

高筱潇:“……”



10分钟后,高筱潇一脸尴尬的下楼。

刚才因为的那番话,被韩敏夏一通指责,真的是……

“媳妇儿,完事了吗?”韩禛一看到从楼梯下来的高筱潇,立刻把怀里的高小白放到一旁,起身几步就走了过来,伸手要过来牵她的手。

高筱潇看着眼前那一只修长雅致的大手,还好客厅里只有钟瑜红一个人,要不然她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把手放到他的手里,本以为是要去坐沙发上,谁知韩禛直接说道,“妈,时间不早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啊。”

原本蹲在沙发上的高小白一听到这话,立马也挪着小身子要下来,“奶奶,再见。”

“……”钟瑜红无语的皱了一下眉,把高小白又给端了回去坐好,“急什么,还不到七点钟,你们先坐着,等一会儿奶奶,我去拿小白的玩具。”

说着,起身抬脚就走进了玩具房里。

高小白眨了眨萌动的大眼睛,只好又低头摆弄起手边的电动小汽车来。

高筱潇也轻声地说道,“那就等会儿吧,等奶奶回来再走。”

韩禛眼尾讥诮的看了她一眼,“等会儿?那晚上的时候,可别求着我快点儿结束啊。”

“……”高筱潇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后来明白了他的意思,整张脸“轰”地一下子就红了,脑袋也懵懵的,只觉得烧的眼睛都不知该往哪儿看好了。

韩禛笑了一声,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脸上娇羞的红色,突然低头凑近她耳边说道,“媳妇儿,你说我们都做了那么多次了,为什么你还是这么容易脸红?”

高筱潇瞪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恼羞成怒,低声警告:“韩禛!”

“叫什么韩禛,叫老公。”韩禛拉着她的手,仗着屋里没有别人,往她的身边又贴近了一些。

两人的身体几乎是面对面紧贴在一起的,高筱潇快速看了一眼,尽管高小白顾着玩具并没有看他们,但是……这个姿势也显得未免太暧昧了吧,万一待会儿钟瑜红从屋里出来……

她忙伸手推了推他,“你别闹,一会儿妈就出来了。”

“让你喊老公,跟妈有什么关系?”韩禛的手绕到她身后搂着,紧贴着她的温热身体一动也不动,说话的时候,嘴角始终漾着一抹痞痞的笑,眉眼低垂,似乎很乐意看到她这幅“担心害怕”的模样,就像是一只逃不出他手掌心的小白兔。

“来了来了。”钟瑜红的声音突然从玩具房里传了出来。

高筱潇吓得一条,伸手使劲一推。

韩禛松开手,就见她满脸通红的走到沙发上坐下去了。

他挑了挑眉,也走过去贴着她坐下。

高筱潇:“……”

钟瑜红从玩具房里抱着一个巨大的lego盒子走了出来,满脸笑容,看都不看坐在那儿的夫妻俩,冲着小白就喊道:“小白,这个是lego最新出的直升飞机模型,快看看喜不喜欢?”

高小白撑着小身子从沙发上下来,走到钟瑜红的跟前,看到是自己最喜欢的飞机模型,立刻使劲的点着小脑袋,“小白很喜欢这个,谢谢奶奶。”

钟瑜红摸了摸小家伙的头,欣慰又开心的说道:“真乖。”

高筱潇脸上还烫着呢,就听到韩禛在一旁煞有其事的问道,“对了妈,怎么这两天都没有看到姐夫?”

“哦,你姐夫啊,他啊,天天忙着要跟D市的那些老朋友聚会,这两天都回来的很晚。”钟瑜红见韩敏芝不在,就偷偷吐着槽。

韩禛点了点头,看到韩老太太拄着拐杖从外面回来,便说道,“奶奶,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韩老太太皱着眉,“这么早就走啊,不多坐一会儿?”

“不了,小白明天还要上学。小白,快跟太奶奶说再见。”说着,韩禛就站起了身。

“太奶奶再见,我会想你的。”高小白立马嘴甜的说道。

“哎呦,我的乖孩子……”韩老太太心疼的搂了搂小家伙,虽然不舍,但也只好让他们离开了。



宾利刚开出韩宅的大门,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对面,刚好冷世钧从里面走了出来。

韩禛将车停住,打开车窗打着招呼,“姐夫,这么晚才回来?”

冷世钧愣愣的看了过来,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劲,“阿禛,潇潇儿,这就要回去啦?”

“恩。”韩禛点了点头,跟他简单寒暄了几句,就关上车窗把车开走了。

高筱潇回头看了看依然还站在那儿的冷世钧,一脸纳闷的说道,“姐夫的脸色好像很差。”

“是吗?”韩禛挑了挑眉,“那你觉得我的脸色怎么样?”

高筱潇:“……”



冷世钧站在外面吹了一会儿风,夜风清冷,只觉得整个心口都被吹的凉飕飕的。

从酒店离开后,高知秋的那些话就一直在自己的耳边环绕着。

她说在认识自己之前,就已经给别的男人生过孩子了。

当他问那个孩子现在在哪里,她却告诉他,孩子已经死了。

所以,vivian现在是她唯一的寄托,她不需要他去为vivian做任何事情,也不需要他给出任何的补偿,唯一的要求就是,请他当做从来都没有见过她们,前尘往事一笔勾销就好。

好一句一笔勾销就好。

冷世钧冷笑了声。

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那么炽烈深爱过的女子,他因为背负了他们之间的誓言,愧疚了整整二十多年,也背负了二十多年的心债,可她呢,却在这时候云淡风轻的告诉自己,当年她其实是故意那么做的。

他甚至不能辨明,她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

还是,只是因为当时自己爱的太浓烈,追求的太热烈,所以……她就顺势接受了?



走进别墅,刚换好拖鞋,钟瑜红就过来拉着他小声地说道:“敏芝今天的心情好像不太好,晚上吃过饭就回屋里躺着了。世均,你有时间多关心关心她,她年纪比你小很多,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多包容包容她,知道吗?”

“……”冷世钧眉头紧皱,内心愧疚的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妈,对不起,这阵子太忙,都是我不好。”

“恩,没关系,夫妻之间最主要的就是沟通,男人虽然有交际圈子,但也不能忽略妻子知道吗?”钟瑜红语重心长的说道。

冷世钧点头,“我知道,谢谢妈。”

“一家人,说什么谢谢。行了,快进去吧。”



冷世钧推开客房的门,看着躺在床上背对着自己的韩敏芝,关好门,抬脚走了过去。

“敏芝?”他轻声喊了一句。

床褥动了一下,随即韩敏芝转身看了过来,“世均。”

她从被子里坐起身来,一脸殷切的看着他说道,“你回来了?”

“恩。”冷世钧过去,坐在床头,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韩敏芝抿着嘴唇说道,“老公,我想婉婉了。”

“……”冷世钧扶着她的肩,“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儿呢,要不……我现在给家里打个电话?”

韩敏芝摇了摇头,“我刚才打过了,她还在电话里说想我了。老公,既然这里没什么事儿了,那我们回A市好不好?”

回A市?冷世钧皱了一下眉,点了点头道,“可是这周五,奶奶还让我们去参加郁家的婚礼。”

韩敏芝纠结的看着他,半天后才说道,“那婚礼后我们就回去吧,行吗?”

“……”冷世钧想了想,“好。”



另一边,亿豪酒店。

冷世钧离开后,高知秋才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已经是晚上的六点多钟了,她本来打算要请阿禛和潇潇儿临行前吃饭的计划也泡汤了。

关好门后,高知秋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喊了一声,“vivian?”

没有人应答。

奇怪?高知秋皱着眉,走到套房的门前,伸手就把门把给拧开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床上的被子也被揭开了,根本就没有vivian的身影。

高知秋心里慌张,又跑到别的屋里找了找,也没有。

她走到沙发旁,打开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手机。

手机上显示有一通来电显示,是刚才郁聿庭打过来的。

这丫头,她就知道,肯定又是假装生病去找他了。

高知秋深吸口气,拿起手机就回拨了过去,在电话那头被接听后,开口就严厉的说道,“郁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次我跟你说过,请你不要再跟vivian私下里见面,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今天又要来找她吗?”

电话那头顿了一会儿,随即郁聿庭低沉的声音响起,“阿姨,不好意思,vivian现在发高烧了,正在人民医院打点滴。”

“什么?!”高知秋一惊,整张脸都白了。



D市第一人民医院。

输液室里,郁聿庭放下手机,对着怀里的女孩儿低声说道,“你妈妈打过来的,她说马上就过来找你。”

vivian蔫蔫的点了点头,整个人几乎是躺在郁聿庭怀里的,身体柔软却又散发着不正常的热气。

郁聿庭本来想让她躺床上的,结果她死活不肯,非但如此,刚才护士给她扎针的时候,整个过程她也都死死地拽着郁聿庭的手,怎么都不肯松开,脸上还哭的跟什么似的,现在眼睫毛都是黏在一起的。

如果不是看她已经二十一岁了,郁聿庭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带着个四五岁的小丫头过来了。

毕竟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怕打针的成年人……囧。

“terry。”vivian又往他的怀里钻了钻,带着一丝撒娇和委屈的说道,“我有点儿困了。”

“困的话那就先睡一会儿。”郁聿庭说道。

“可是我不敢睡。”vivian娇憨的嘟着小嘴,“我怕我一闭上眼睛,你就消失了。”

郁聿庭:“……”

过了许久……

“放心吧,我会在这里陪你的。”郁聿庭皱着眉说道。

不管怎么说,今天是自己疏忽,竟然没有注意到她一直发着烧,还带着她跑去韩家折腾了大半天。

“真的吗?你保证你不会离开我?”vivian睁着一双潋滟的大眼睛看着他,因为刚刚哭过,眼珠子又黑又亮,睫毛也是湿的,搭配有些潮红的小脸蛋,整个人看起来楚楚可怜,惹人怜惜,说话的时候,一阵阵馨软的香气似有若无的在他鼻端萦绕……

郁聿庭心里一动,忙轻咳了一声,“我保证。”

vivian弯了弯红唇,将没有扎针的那只小手伸了出来,举起纤细白嫩的小拇指,“那你跟我拉钩。”

“……”郁聿庭脸都黑了,都几岁的人了,还拉什么钩?

“怎么了?你不愿意啊?你是骗我的是不是?”vivian仰着虚弱的小脸,声音里立刻充满了受伤和委屈。

郁聿庭无奈,只好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vivian眨了眨眼睛,破涕为笑,纤细的小指立马勾住了他的。

男人的手指与女孩儿的手指亲密的勾在了一起,一大一小,一长一短。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vivian边说,眼睛笑的弯成了月牙,小脸上满是满足。

“……”郁聿庭扯了扯唇角,“好了,现在可以睡觉了吧?”

“恩。”vivian放心的把头枕在郁聿庭的怀里,眼睛也慢慢的闭了起来。

郁聿庭抬头看了一眼输液袋,凝着眉,继续坐在那儿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高知秋的声音传了过来,“vivian,vivian……”

“阿姨,这里。”郁聿庭举高自己的左手。

高知秋一脸担忧的跑了过来,一看到几乎整个人都躺在郁聿庭怀里的vivian,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抓起她就冲着郁聿庭吼道,“你在这里做什么?谁让你抱着我女儿的?”

郁聿庭:“……”

vivian被声音吵醒了,睁开眼睛,虚弱的喊了一句,“妈妈。”

“vivian,你没事儿吧?”高知秋看着女儿通红的小脸,心疼的不行。

vivian长这么大,因为照顾得好,感冒都很少有,可现在却手上扎着针在这儿输液……

“我没事,terry送我过来的,医生说挂完两瓶就会好了。”vivian说道。

一听到“terry”这个名字,高知秋立马训斥道:“不是让你在酒店等我的吗?谁让你又跟着他跑出来的?他说什么你都信是不是?”

郁聿庭开口:“阿姨,其实……”

“你闭嘴,我还没有找你算账!谁允许你去找vivian的?我那天跟你说过的话都忘记了是不是?”高知秋立马又看着他呵斥道。

vivian眨了眨眼,委屈的瘪着小嘴:“妈妈,是我让terry来找我的,你别怪他。”

“你……”高知秋气的浑身都发抖。

今天下午杨曦的那些话让尘封二十多年的往事全都涌现了出来,毋庸置疑,杨曦一定会把事情都告诉郁老太太的,以他们郁家的实力,说不定很快就会找到自己,并且查出自己的谎言。

她皱着眉,看着郁聿庭就说道:“既然如此,郁先生,你可以离开了吗?我女儿有我照顾就可以了。”

郁聿庭一听这话,点了点头,从床边站了起来,“既然阿姨您过来了,那我就先走了。”

“terry。”vivian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你不是说你会在这里陪我的吗?”

“vivian。”高知秋拉开她的手,“郁先生,请离开吧。”

郁聿庭拿起外套,抬脚就往外走。

vivian想要起身拦住他,可是浑身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高知秋又拉着她。

“terry!”只来得及喊了一声,郁聿庭的背影就在门前消失了。

高知秋伸手按下了床头的按钮,然后就站在那儿一脸严肃的看着女儿。

过了一会儿,护士过来了。

“护士你好,我想问一下,我女儿的烧什么时候能退下。”高知秋问道。

“病人送来的时候已经烧到三十九度了,输完这两瓶后住院观察一下,如果情况好转的话,最快明天上午就可以退烧。”

“明天上午?”高知秋皱着眉。

她定好的机票是上午的九点多钟……



郁聿庭开车回到了军区大院。

进门后,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整个房子安安静静的,透着一丝诡异的氛围。

“三少爷回来了。”吴嫂从厨房走了过来,接过郁聿庭手里的大衣外套挂在了衣架上。

郁聿庭有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吴妈,家里人都去哪里了?”

“哦,先生和夫人还有老夫人都在书房里,二少爷回楼上去了。”吴嫂回来,看着他就问道,“三少爷,晚饭吃过了没有。”

“吃过了。”郁聿庭摆了摆手,换好室内拖鞋,抬脚就往里走。

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后,书房的门终于开了,郁老太太率先走了出来,郁东辰随后,两手还扶着一瘸一拐的杨曦。

郁聿庭看了一眼,忙站了起来,“妈,你的脚怎么了?”

“哦,今天出去的时候,没注意崴到了。”杨曦轻描淡写的说道。

“崴到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郁聿庭起身过去,扶着她往沙发边走。

母亲杨曦是一名大学教授,原本可以在事业上也有自己的大好前程,却因为嫁给父亲,退休的早。

这么多年下来,除了做父亲的贤内助,还喜欢写作,画画,弹琴……因为要管郁家上下大小事,性格也被磨砺的沉稳又大气,平日里几乎连小磕小碰都没有过,怎么会突然不小心崴到脚呢?

郁聿庭看着那厚厚的包扎,心里头纳闷。

------题外话------

晚上要跟公司领导吃饭,所以先发了这么多~明天继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