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韩禛高筱潇 > 185韩禛曰:我韩禛的女人

我的书架

185韩禛曰:我韩禛的女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禛:“……”

浓黑的直眉不悦的皱起,却听到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另一道男声,“聿庭,是阿禛打来的电话吗?”

随即,那个声音直接贴着话筒更清晰地传了过来,“阿禛,是我,郁锦川。”

“郁伯父?”韩禛眉毛瞬间皱的更紧,双眼微微眯起,“你找我有事儿?”

“嗯。是这样的,今天中午的时候……”



寒风凄厉中,高筱潇带着高小白从出租车上下来,一路小跑走进家门。

拉开别墅的大门,客厅里面灯火通明,本以为会闻到一阵阵的菜香,谁知整栋别墅安安静静的,近乎诡异。

高筱潇奇怪的皱了皱眉,换好室内拖鞋,将包和外套都放好,便抬脚上楼。

高小白抿了抿小嘴,直接走进一楼的客房,看果冻去。

到了二楼的走廊,高筱潇看到虚掩的房门发出橘黄色的光,走过去将门推开,就看到韩禛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上播放着一档时下最热门的综艺节目,因为特别轻松搞笑,平时高筱潇很喜欢看,只是此刻……某人的脸却紧绷着,严厉的有些吓人,一点都不像是在看综艺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喜欢看这种节目了?”高筱潇走过去,笑吟吟的开口问道。

韩禛皱了下眉,抬眼便看了过来,“回来了?”

“嗯。”高筱潇过去坐下,伸手主动去握住他的手,刚要开口,便听到他淡淡的问道,“有没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的?”

高筱潇纳闷的看着他,心里也渐渐浮起了一丝怪异的感觉,想了想,“没有。”

韩禛松开她的手,起身在屋里走了一个来回,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真的没有?”

“……”

高筱潇见他这样,有些心虚的眨了一下眼睛。

难道他知道今天郁锦川帮她的事情了,但是……郁锦川在她心里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辈,而且他还是部队的首长,长自己那么多岁数,说话谈吐都很端正,并不是韩禛所以为的那样。

下意识的,高筱潇并不希望韩禛误会郁锦川……

韩禛见她一直不说话,心底有些不悦,索性直接开口就说道,“今天在医院的时候,是不是跟顾以城起冲突了?”

高筱潇诧异地抬起头看他,果然……

“你怎么知道的?”

韩禛微微眯眼看着她,声音冷冽,“如果我不知道的话,你是不是永远都不打算告诉我?”

高筱潇伸手摸了摸脸,紧张的开始结巴了起来,“没有,就是……就是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我就是……”

“没什么事情?”韩禛的语气带着一些嘲讽,“如果不是郁伯父在的话,是不是就有事情了?”

高筱潇:“……”

心虚又有点儿烦躁,高筱潇只好硬着头皮开始解释,“今天的事情其实我也有错,顾以城跟我说话的时候,我语气挺冲的,所以可能刺激到了他,一时激动就想要动手,还好有郁伯父刚好路过帮助了我。我们就说了几句话,后来小白就出来了,我们就一起去看了郁承衍,然后又去看了……”

“我上次就说过,我是你的丈夫,我希望你有委屈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来找我,把事情的真相全部都告诉我,而不是瞒着,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忍着。”韩禛直接打断了她。

高筱潇一囧,“我没有忍着,我就是……”

话还没说完,韩禛又说道,“如果受了委屈的时候,不告诉我,那你还要我这个丈夫有什么用?你是我媳妇儿,我喜欢你有麻烦了就过来找我,不管是大事,小事,还是只是被人在背后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只要你跑过来告诉我,我就会帮你撑腰,我不怕事儿,我的女人更不需要怕任何的事情。我宁愿你在外面作威作福,无法无天,也不希望你被人欺负。我韩禛的女人,怎么可能是让人觉得好欺负的主!”

“刚才,当郁伯父告诉我你差点儿被顾以城扇巴掌的时候,我真的很生气。因为你发生这样的事情却不打算告诉我,我打电话问你也不肯说,就连刚才,我几次问你还是不肯说……我更气的还是我自己,今天我应该陪你一起去医院的,这样就不会在你受欺负的时候,不是我出面来保护你,而是让另一个陌生的男人帮了你。”

高筱潇看着韩禛,以前总是优雅自如,甚至有时不太正经的表情,现在却是严厉又充满了冷肃的,黑沉沉的眼神,带着愧疚和自责的看着自己。

高筱潇心里顿时内疚的不行,一是因为自己误会他了,二是看他这么自责,她的心里也不好受,鼻子更是忍不住的一阵阵发涩。

起身走到他的面前,讨好的张开双臂搂着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胸膛上,高筱潇轻声地说道,“我知道错了,不会有下次了。其实……我今天真的没事儿,你千万不要自责,还有郁伯父他……”

“今天的事情,算是我欠了郁伯父一个人情,改天我会找机会谢他。”韩禛说完,伸手扶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表情立刻恢复了矜贵和高冷,声音更是带着警告,“但是以后,你还是少跟他接触,听到没有?”

高筱潇:“……”

原先的感动瞬间荡然无存,高筱潇还可怜兮兮的红着眼睛,只是看向他的眼神,多少有些无语。

也是,这才是她习惯的他,傲娇,还带点儿小幼稚。

“眼睛这么红,别让儿子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韩禛看她这一幅小可怜的样子,没忍住,伸手摸摸她柔嫩的脸颊,又弯下头在她的眼皮上连亲了几下,“先休息一会儿,我下去做饭。”

说着,他双手兜着裤袋,一身卓然的抬脚离开了。

高筱潇:“……”



忆豪酒店,1603号房。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高知秋正在跟高贞宁通电话,看时间点,以为是vivian叫的客房服务来了,起身就走过去开门,边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姐,别难过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们还是可以在美国见面的……”

一开门看到站在外面的竟然是郁锦川和郁聿庭,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原本柔和的笑容也瞬间僵在了脸上。

“知秋。”郁锦川看着她,在她猛地要关门的时候,单手就将房门瞬间隔开,漆黑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说道,“我有话想要问你。”

“知秋,你屋里怎么有男人的声音?是谁啊?”高贞宁在电话里敏感的问道。

“妈妈,是terry来了吗?”身后,vivian也因为听到门铃声兴奋的跑了出来。

高知秋:“……”

她回头瞪了vivian一眼,只好对电话那头说道,“姐,回头我再给你打电话过去,现在有点儿事情,先挂了。”

挂断电话后,她不悦的看向了郁聿庭,“郁先生,我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竟然利用一个单纯的女孩子……”

“妈妈,是我让terry来找我的,你不要怪他!”vivian立刻叫道。

高知秋:“……”

“知秋,是我让聿庭带我过来的,不关他的事情。”郁锦川将门推开,对着vivian点了下头,又看着高知秋说道,“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找个地方单聊吧。”

高知秋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不愧是部队首长,说话的态度,像极了命令自己的下属。

“你有问题,我就必须回答吗?”高知秋握紧手中的手机,不屈的看着他,“这里是我的房间,请你出去,否则我就要叫保安了。”

“你可以试试。”郁锦川嘴角微勾,“正好,我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高知秋:“……”

郁聿庭在一旁看得热血沸腾,心头小鹿乱撞,不愧是自己的亲叔叔,郁家的男人……就是帅!

半天后,高知秋才深吸了口气,说道,“好,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郁锦川听到这话,眼神看向了郁聿庭。

郁聿庭秒懂的点头,走过去迅速拉着vivian的手,打开里间的一扇门就走了进去。

非但如此,他还把门关上了。

然后趴在了门板上,皱眉听着外面的讲话,只是握着vivian的那只手,不知是忘记了还是故意的,还一直牵着。

vivian站在旁边脸红心跳的等了半天,一直都没等到他说话,最后忍不住,看着他小声的说道,“terry,我明天就要走了。”

郁聿庭看了她一眼:“嗯。”

“你……”vivian眨了两下眼睛,终于说出口,“你喜欢我吗?女朋友的那种喜欢。”

郁聿庭:“……”



客厅里,高知秋坐在沙发上,郁锦川关上房门,缓缓走过去坐在她的对面。

他的动作不急不缓,就跟他的坐姿一样,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子成熟男人才有的稳重和端方。

就算是已经四十八岁了,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男人味……

高知秋的思绪不知不觉就飘远了,郁老太太和郁聿庭都说,他至今都没有结过婚。

以他这样出色的条件,还有郁家的家世摆在那儿,怎么可能?就算他不结婚,郁老先生和郁老太太也是不能允许的吧?

“vivian的父亲是谁?他现在哪里?”郁锦川开门见山的问。

高知秋深吸口气,声音寡淡,“这是我的私事,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我有权利怀疑vivian就是我的女儿,而你不过就是篡改了她的出生日期,包括她的父亲。”

高知秋冷笑一声,语气嘲讽,“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带vivian去做个DNA血缘关系的鉴定。你们郁家,不就是喜欢这么做的吗?做了,你也好安心,我也省心。”

听到她再提起那份DNA鉴定报告,郁锦川脸色瞬间就难看了下来,皱眉说道:“我知道,当年是我父亲做错了事情,但是他现在人已经走了,我也不想对他再多评判什么。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再怎么说他始终都是我的父亲,他当年犯下的错,只能由我这个儿子去弥补和承担。如果vivian她真的是我的女儿……”

一再听到郁锦川提起vivian,高知秋的怒气也终于被点燃了,低吼着说道,“vivian她是我的孩子,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当年的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她死了!”

郁锦川眼角撕裂一般的痛,全身僵硬的说道:“我不信,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她死了?”

高知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亲眼看到她死的吗?你亲手给她下的葬?”郁锦川干脆直接的问。

没错,起初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头也只有震惊和痛苦,但是悲怆过后,渐渐冷静下来,他却觉得疑点很多,所以不得不过来问个清楚。

“……”高知秋浑身冰冷,仿佛被人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痛彻心扉。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自嘲的笑了一声,说道,“没错,我是没有看到囡囡是怎么走的,我甚至……连她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