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韩禛高筱潇 > 430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我的书架

430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奶奶,那我们也先回去了。”韩禛这时开口。

“好,路上注意安全啊。”

“慢点儿开车。”

“到家给我打个电话。”

“……”

几个老人一人一句关心的话,并没有因为有外人在就有所收敛。

韩禛嘴角勾着一抹温柔的笑容,一一点头,然后扶着高筱潇的胳膊,提着包,抬脚就往前走去。

从这儿到电梯的距离并不远。

眼看着电梯门就要关上了,韩禛喊了一句,“请稍等一下。”

高筱潇:“……”

林瑕原本已经进去了,听到有人喊,便立刻伸手按下了开门。

韩禛带着高筱潇来到门前,礼貌客套的对着林瑕点了下头,“谢谢。”

“不用客气。”林瑕一直伸手按着开关,直到两人都走进来了,才松开,还体贴的问了一句,“你们也去一楼吗?”

“对。”韩禛笑的彬彬有礼。

高筱潇:“……”

林瑕将手收回,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高筱潇的肚子。

看样子……得有八个多月了吧?

高筱潇一直微低着头,不说话。

一来是多少有些尴尬,二来也是没什么话可说。

电梯里很沉默。

而且很巧的是,从18楼直到1楼,一路上电梯就没停过,也没别人进来。

等终于到了一层后,电梯门“叮”一声打开了,林瑕友好的再次伸手按住电梯开关,示意道,“你们先吧。”

高筱潇抬起头,对她微笑着点了下头,便在韩禛的搀扶下慢慢离开了。

从头到尾,她没有看过顾向北一眼,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向北,我们也走吧?”林瑕喊了一声,然后抬起手放在他的胳膊上。

顾向北收回视线,低头看了她一眼,“恩。”

走出电梯,还能看到走在前面的韩禛和高筱潇。

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勾勒出他挺拔有型的身材,一只手提着个牛皮的女士挎包,另一只手则扶在女人的腰上,两人慢慢的往前走着。

因为怀孕,高筱潇穿着一双舒适的平底鞋,和韩禛的身高差了一大截,从身后看过去,除了走路比较缓慢,看不出是个孕妇,身形也依然清秀纤细,尤其被男人那么搂在臂弯里,显得特别的小鸟依人。

“向北,你不认识他们吗?”林瑕小声地开口问道。

刚才看舅妈在那儿说话,她还以为向北也和他们都认识呢。

顾向北微微蹙眉,直到林瑕自言自语的又说了一句,“好像舅妈和他们认识的。”

“恩。”前面两人已经拐过门口看不见了,顾向北淡淡的应了一声,“不太熟。”

“这样啊。”林瑕笑了笑,倒也没有多想。

两人这时也走到了门口,好死不死的,韩禛的车刚好就停在前方不远处的路边,并没有停在停车场或是医院门口。

于是,当林瑕过去扔垃圾的时候,顾向北站在那儿,不可避免的再度看到了某人“秀恩爱”的场景。

韩禛先打开后车门,然后可能是为了顾及安全,想让高筱潇坐在驾驶座后面的位置。

高筱潇刚低头想要坐进去,手却被韩禛给拉住了,一抬头的工夫,韩禛就低头,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

然后,等高筱潇进去后,他又弯腰进去,不知道忙活什么,半天后才出来,脸上带着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将车门关上。

顾向北正微微眯眼的看着,韩禛突然转过头来,似乎是不经意的,就和他的视线对到了一起。

勾了勾唇,很猖狂,却又转瞬即逝的一抹笑后,韩禛拉开驾驶座的车门进去,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顾向北将攥紧的双拳插进西装裤的口袋,幽深的视线始终停留在那两束红色的车尾灯上,下颚线条微微收紧。

距离上一次在金盛酒楼见到高筱潇,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多月。

明明两个人还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明明D市也不是很大,可他们见面的机会却少之又少。

关于她的消息,他更是不得而知,生意上那么多的朋友伙伴,却很少提及韩家,顶多来一句:听说韩总妻子在家待产,所以这次活动又是焉特助代为的……

或者是:听说韩总最近开始做地产生意了,娶了个带身家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强强联合啊这是……

在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他的心中酸涩,又有些遗憾。

当年他们曾经许下的承诺,如今她已经全部都得到实现,可他却已经被另一个男人所取代了。

事实上,那个男人的确也比自己出色,他是八大家族之一的继承人,身份尊贵,无人能敌,对她更是那般的小心呵护,包括刚才在病房外的那一大帮长辈,想必她在韩家,包括郁家都是深受宠爱,生活的很幸福吧。

“向北。”身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林瑕伸手挽着他的胳膊,声音和笑容都柔柔的,充满着书卷气,“我们走吧。”

“好。”



车上,高筱潇刚要拿出手机,考虑着给常欢颜发个短信,前方突然传来了韩禛的声音,“刚才看到了没有?”

高筱潇眨了眨眼,“什么?”

“呵呵。”韩禛嘲弄的笑了一声,“真没有看到?”

高筱潇:“……”

见她还是不说话,韩禛索性直接挑明,“某人又有第二春了,动作还挺迅速。”

高筱潇听他这阴阳怪气的口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刚才就是因为知道某人一定会小心眼,所以进电梯后,她连头都没敢抬,话都没敢说,没想到……

“这年头啊,还有几个男人是能靠得住的?”韩禛又说了一句。

高筱潇:“……”

“只不过这次找的女人稍稍逊色了一些。”

高筱潇终于忍不住了,把手机往车座上一拍,“你能不能好好开车?!”

韩禛:“……”



帮蒋梦怡打包了一份皮蛋瘦肉粥,还有两份清爽的配菜后,顾向北和林瑕再度回到了医院。

经过1806号病房时,尽管房门紧闭,顾向北都能听到里面热热闹闹的说话声。

推开1808号病房的门,舅妈宋薇正准备离开。

见顾向北回来了,便八卦的凑了过来,“向北,郁老夫人的孙媳妇儿今天生孩子了,你知道不?”

顾向北:“……”

“大嫂。”蒋梦怡忙开口,“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先回去吧。”

宋薇看了一眼蒋梦怡,又看了一眼毫不知情的林瑕,点了点头,“嗯,好,那我就先回去了。梦怡,你在这儿好好休息,等你哥从上海回来,我再和他一起过来看你。”

“谢谢大嫂,有心了。”蒋梦怡笑了笑,终于把宋薇送走。

房门关上,林瑕便过去将粥和配菜拿了出来,柔声说道,“妈,这是我和向北在外面买的粥,您多少先吃一点吧,刚才医生也说了,不能不吃饭,不然身体会虚弱,更加不利于康复的。”

不但不好奇,不多嘴,甚至还对她这么贤惠孝顺……蒋梦怡内心动容,经过时光璞的对比,更加觉得林瑕这样的才是好媳妇儿的最佳人选。

她点了点头,便在林瑕的伺候下,将那碗粥全部都喝完了。



吃完饭后,时间确实已经不早了,蒋梦怡便让顾向北送林瑕回去。

林瑕也没有拒绝,在顾向北的陪同下就一起离开了。

蒋梦怡独自躺在空荡荡的病房里,眼睛看着天花板,睡不着,呆呆的想着心事。

直到病房门再度被打开,夜班护士进来例行检查。

可能是看蒋梦怡也没睡觉,两人一边做事,一边在那儿小声的讨论了起来。

“刚才看到没有?隔壁病房的那个帅哥,怎么样,很帅吧?”

“帅是帅,可是人家都有老婆了,今天还刚刚生了个儿子。”

“切,我又没说什么,主要是因为我姐刚好在他的律师行工作,以前老听我姐说他帅说他帅,我还不信呢,没想到今天看到真人,比电视和杂志上还要帅啊!”

“做律师的?怪不得气质那么好,对了,他老婆也长得好漂亮,像个混血儿似的。”

“你还不知道他老婆是谁吧?那可是韩家的千金大小姐,两人是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的爱情长跑,关系可好了……”

蒋梦怡猛地转过头,声音颤抖,“你们说的是韩敏夏吗?”

那两个护士均被吓了一跳,“咦,你也认识他老婆吗?”

“韩敏夏生孩子了?”蒋梦怡继续追问。

两个护士相视一眼,随即点头,“对啊,今天晚上刚生的,顺产,生了个八斤多的大胖小子,郁家和韩家的长辈都过来了,在病房待了好久呢,刚刚才走。”

“还有啊,韩家的那个大儿媳妇好像也要生了。”

“……”

后面的话,蒋梦怡都没怎么听进去,她死死的攥紧双手,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耳边来回飘荡的就是韩敏夏已经生孩子的事情。

想当初,韩敏夏还一门心思的追求和喜欢自家的儿子,被向北拒绝的时候,她当时的难过和痛苦,羞辱和难堪……蒋梦怡都看在眼底,也一直记到现在。

短短一年的时间,没想到命运竟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自己儿子,先是和时光璞将一段好好的婚姻给闹掰了,五个月大的孙子也活生生的就突然没了,这会儿……居然还要面临一无所有的命运。

可韩敏夏呢,一转身就嫁给了郁承衍,生活的幸福安稳,现在,居然连儿子都生下来了。

可能是看蒋梦怡的面色苍白,有些阴森可怖,那两个护士心里直打鼓,也没敢再多说话,匆匆做过检查后就立刻离开了。



十几分钟后,顾向北送完林瑕回来,刚进屋,把房门关上,就听到蒋梦怡说道,“向北,你和林瑕去领证吧。”

“……”顾向北动作一顿,随即慢慢的转过身,目光安静的注视着她。

“你爸他刚刚下葬,所以暂时不能办婚礼,但是领证应该是可以的。”蒋梦怡望着他,言辞恳切,“等林瑕的父母过来后,你把这些事情都说一下,我相信他们应该也是可以谅解的。回头你和林瑕好好努力一下,争取一年内就把孩子给生下来吧。”

看着顾向北面无表情的脸,她又说道,“是妈对不起你,如果当初……在郁老夫人的生日宴上,我不那么冲动的话,你身世的事情就不会被爆出来,说不定,后面的那些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但是现在,既然老头子给你分了遗产,我相信他还是把你当亲生儿子在看待的,顾氏企业还是你的,只要你能好好儿的在顾家待下去……所以妈也想通了,等我出院后,我就会搬出顾家……”

“妈,你别说了。”顾向北终于开口,声音里,有着压抑的痛苦,“我是不会让你搬出去的,如果你要搬出去,我就跟你一起走。”

“向北,你不要傻了。听妈的话,好好儿的待在顾家吧,我辛苦了这么多年,不是为了要让你在二十七岁的时候一无所有的。”蒋梦怡苦口婆心的劝,“再说了,如果真的离开了顾家,你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就是事业上的成功,其他的一切全都是虚的。妈不希望你到这个岁数了,突然还要为最基本的生活费而奔波,还要去给别人打工,还要为别人低头,被人颐指气使……”

蒋梦怡后面又说了许多许多,顾向北站在那儿,却没有再说话。

直到最后,蒋梦怡累了,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钟,挥了挥手说道,“时间不早了,明天你还得去上班,向北,先回去吧,别因为我再把身体累垮了。”

顾向北拿起车钥匙,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病房。



走廊上,只有几盏昏黄的廊灯在亮着。

幽暗无声。

顾向北并没有离开,而是走到窗前,低头掏出打火机和烟,点了一根放到嘴边。

看着窗外城市的灯火,耳边又响起了蒋梦怡说的那些话。

刚才,在听到那些话的时候,他的心里并不好过。

除此之外,更多的则是一种心酸和无助。

有那么一瞬间,他恨起了死去的顾老爷子,为什么,要将这种考验人性的问题摆在他的面前?

突然,有光亮透了过来,左后方的病房门被打开了。

顾向北下意识的回头,猝不及防的看到郁承衍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穿着室内拖鞋,身上也只穿着居家的线衫和西裤,衣服皱巴巴的,头发也乱蓬蓬的,手里还提着一袋垃圾。

但饶是如此,眉宇间的那股清傲之气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他提着个袋子,淡淡的左右看了一眼,就走过来,很没公德心的将垃圾袋往顾向北的脚边一放,转身就走。

顾向北:“……”

房门“啪”一声再度被关上。

而他拿着烟的手,已经彻底僵在了半空。



郁承衍回到病房,关门的时候,薄唇微不可觉的勾了勾。

病床上,韩敏夏正在给孩子喂奶。

因为时间太晚了,郁承衍便提议明天再出院,家里的老人也被他赶回去休息了。

钟瑜红本来还想在这里陪床,顺便照顾孩子的,但见郁承衍坚持也要留下,没办法,最后只能由她退一步。

“老公。”韩敏夏娇滴滴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郁承衍忙放下嘴角,走过去,坐在床边的同时,也把她和孩子一起搂进了怀里。

同时也忍不住在心中感慨: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

“老公,靳深他怎么这么能吃啊?”怀里,韩敏夏撅着小嘴,一脸的苦恼。

刚才护士教过怎么喂奶后,她就给孩子喂了一次,结果等奶奶他们离开后,孩子又哭了,怎么哄都没有用,尝试着给他喂了下奶,立马含着就不哭了。

这会儿,见他闭着眼睛,小嘴使劲儿的嘬个不停,她真担心这孩子是不是也太能吃了点儿?

这才刚刚生下来啊,而且已经都这么胖了,这么吃下去真的没事吗?

郁承衍也低头看着儿子,皱了皱眉,便安抚道,“可能他就是饿了,让他喝吧,喝一会儿就不喝了。”

“……”韩敏夏嘴角抽了抽,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郁承衍自然也注意到了,挑了挑眉就说道,“怎么了?”

“老公,我听人家说,喂奶会让胸会变小的,还会……下垂。”韩敏夏愁眉苦脸,“尤其人家还说了,孩子吃的越多,胸就会变得越小。”

“……”郁承衍头顶一片乌鸦飞过,“歪理,怀孕和涨奶只会让胸变大。不信你自己看看,现在是不是比之前怀孩子的时候更大了?”

韩敏夏顺着他的目光一看,有些窘,“真的吗?”

郁承衍笑笑,“当然是真的,我每天摸,比你清楚。”

说完,那双眼睛就一直贼兮兮的盯着儿子小手按着的地方,黑眸的颜色专注又露骨,好像要把那块地方给烧着了似的。

韩敏夏白了他一眼,悄悄抱着孩子转了下身,不让他看。

郁承衍:“……”

终于,郁靳深小朋友喝饱了,小嘴一吐,又打了个小小的哈欠,然后就继续闭着眼睛睡着了。

“真是个小猪,喝完睡,睡完喝,眼睛都不带睁的。”

韩敏夏小声埋怨了句,把孩子递给他。

刚把衣服拉好,郁承衍就伸手从桌上拿了手机过来,抱着孩子凑了过来,“老婆,来,我们一家三口一起拍张照片吧。”

“不要,我没洗头,也没洗脸,丑死了,我不拍!”韩敏夏立刻伸手挡着自己的脸,拒绝。

郁承衍:“……”

没办法,他只好起身去卫浴室,一顿忙活,拿热毛巾帮韩敏夏把脸都擦干净了,又梳了梳头发,这才得以一起拍了张照片。

然后,很干脆直接的就发到了“八面埋伏”的微信群里,“11月24日,我儿子在金盛办满月酒,记得带红包来。”

“……”众人先是排队发了一屏幕的点点点表示无语,随即……

陆南城:“承衍在这个群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燕南昇:“承衍,你什么时候也跟阿禛学了这么个坏毛病?”

封辰安:“就是,能不能不要这么市侩?上来就要红包。”

燕南昇:“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

封辰安:“郁大哥生了龙凤胎也没这样啊!”

众人:“……”

直到陆自衡来了一句,“咦,小安子不是在S市出差吗?”

封辰安:“三哥,难道我在外地就不能表达我对承衍这种炫耀行为的讨伐了吗?”

陆自衡:“哦,那阿昇你的相亲大会搞得怎么样了?”

封辰安:“三哥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刚好我也想问问,阿昇,有看上的姑娘了吗?”

燕南昇:“……”



郁靳深:粑粑你太没有公德心了!

郁小二:儿子,我这是为你妈报仇!

韩敏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