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韩禛高筱潇 > 68人美心善

我的书架

68人美心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郁存遇将房门关上,一回身,就看到郁老太太正在屋里四处摸索,就像在查找什么证据似的。

他无奈失笑,慢慢抬脚过去,问,“奶奶,你找什么呢?”

郁老太太失望的关上抽屉,回身看着他,“你这三个月出去,就没遇到什么女人?”

郁存遇:“……”

见孙子不说话,郁老太太突然叹气,“存遇啊,你别告诉我,你还想着敏芝呢。”

听到这个名字,郁存遇眼底骤然划过了一丝异样。

“唉。”郁老太太又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啊,跟你叔叔一个德行,都是一根筋的痴情种,你也不想想,人家敏芝现在过的多幸福,她和那个男人生了个女儿,经常一起去全国各地参加演奏会,还总上报纸,被说是什么‘神仙眷侣’,人家夫妻俩的感情好着呢,你就别再想了!”

对于这番劝解的话,郁存遇自是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郁老太太却看得更愁,忍不住又说道,“存遇,你过完年就三十四了,真的已经不年轻了,你看看人家阿琛,都有一对五岁的龙凤胎了,他也就比你小三岁,怎么人家就能结婚生子一切正常呢?你怎么就不正常呢?”

“奶奶,你放心,我很正常。”郁存遇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你正常在哪?天天跟一帮男人待在一起,再这样下去,正常都要变成不正常了。”郁老太太立刻说道。

郁存遇:“……”

“你们这帮人里啊,就属你的年纪最大,比你岁数小的都结婚了,你看看阿禛,还有陆家的那个老三……不是我说,你该不会真的因为敏芝,从此对女人没有好感了吧?”

郁存遇:“……”

郁存遇从小在红旗下面长大,所谓“根正苗红”就是指他。

郁家的三兄弟中,他就是大院里人人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学直到高中,学习成绩始终占据班级第一名的位置,在学校表现优异,高中后更是直接去了美国留学,同事时接受各项最严格的体能技能和心理训练,他的人生道路,几乎是高歌猛进的在前行和上升,除了……这一路始终都是一个人。

如果一定要严格来讲,在十八岁之前,他应该还不算是一个人,那时他的身边总有另一个人的影子,两个人每天一起上课,放学,甚至晚上和周末,她都会来郁家找他一起做功课,也经常在郁家蹭饭。

男的优秀,女的美,就连学校老师,和两家的长辈都乐见其成,而他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直到二十三岁那年,所有的一切戛然而止……他甚至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全心全意的付出,心上人却要离他而去?

婚礼那天他在礼堂里站了很久,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到晚上,0点过后,当教堂的钟声敲响,他仿佛做了一个美好又短暂的梦,梦醒了,人走了,而他,也回到了现实之中。

后来,他的身边就再也没有异性出现过,他也知道,长辈们都怀疑他是不是被韩敏芝伤的太深,所以才宁愿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他懒的辩解,也懒得改变,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第二天,郁存遇起早,出去晨练。

跑了二十多公里后,带着一身大汗回到家里,郁老太太又立马拄着拐杖迎了上来,“存遇,刚才阿晨给你打电话了。”

郁存遇点头,抬脚就往楼上走。

郁老太太看着大孙子这闷葫芦的个性,忍不住,又摇了摇头。

这两天摇头叹气的次数都快赶上过去的三个月了……

到了楼上,郁存遇冲了个澡,然后穿着短裤出来,拨通了黎慕晨的号码。

“回来了?”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低沉舒缓。

郁存遇“恩”了一声,一只手还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这次打算待多久?有空聚吗?”黎慕晨又问。

郁存遇挑了挑眉,说道,“一个月的休假。”

“不错,看来刚办的案子很出色。”黎慕晨笑了一声,“对了,郁奶奶前两天来家里了。”

“我知道。”

“你知道?这么说,那个姑娘的照片你也看了?怎么样,有兴趣吗?”黎慕晨难得八卦。

“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再说吧。”郁存遇直接回了这么一句。

黎慕晨低“咳”一声,说道,“作为朋友我才关心你,别人我根本懒得问。”

“……”郁存遇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

“你该不会……还是在想你的前女友吧?”

郁存遇:“……”

“唉,真是难为你了,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是个处……”

黎慕晨未说完的话直接被郁存遇挂断在了电波那头。

放下手机后,想了想,又按下了关机。

吹完头发,换了一身衣服,郁存遇拿起车钥匙,起身离开。



到了楼下,郁家人正准备吃早餐,杨曦端着一盘煎蛋从厨房里出来,正好看到大儿子匆匆往门外走,忙不迭喊道,“存遇,存遇吃早餐了!”

“妈,我还有事,先不吃了。”郁存遇说着,便换鞋离开了。

杨曦皱眉,等到了餐厅,放下盘子,忍不住发起了牢骚,“这个存遇,真是的,一回来就跑出去见朋友,家里都待不到半天工夫。”

郁老太太说,“不会是出去见阿晨吧,刚才给他打电话来着。”

“……”杨曦一愣,就听到郁老太太又说道,“难怪找不到媳妇儿,这一天到晚的不是跟同事,就是跟男人在一起,还是个离婚两次的老男人,这哪有机会接触女人啊!”

杨曦:“……”



事实上,让所有人都猜错的是,郁存遇并没有去和朋友聚会,而是开车来到了城南别墅。

进入院子的大门,管家就从别墅大门里走了出来,一直跟着揽胜到了车库,等郁存遇下车后,笑呵呵的上前迎接,“先生,您回来了。”

郁存遇推门下车,“根号三呢?”

“根号三在屋里呢。”

郁存遇抬脚走进别墅,客厅里绕来绕去,直到一间门前,推开门进去,一只硕大的黑色物体迅速奔来,伴随着“嗷”的一声叫。

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着藏獒的双肩,原本硬朗深刻的五官泛上了一抹淡淡的笑。

很快的,一人一狗就从门里走了出来,穿过客厅,朝着院子里走去。

管家早也习惯了这样的画面,若是平常,郁存遇不在家,这只狗都是必须拴在里面的,除了他,没人敢去喂食,就连带去遛弯,也只能在院子里,压根儿不敢出去到外面。

郁存遇这趟出去了三个月之久,藏獒也就这么被关了三个月,这次可不得使劲儿的撒欢?



“小绵羊,你去别墅后门,我在这边留守,一有情况,迅速手机保持联络,明白没有?”一个戴着帽子口罩,墨镜,浑身全副武装,只能从身形依稀可以辨别是个女人的人,正缩在一棵树后吩咐自己的同伴。

名叫小绵羊的同伴是个细皮嫩肉的男人,点了点头就说道,“好,欢颜姐,那你留在这儿,要是有什么情况的话也立刻给我打电话啊。”

“放心,我绝对没问题,今天一定会拍到威廉约炮的照片。”常欢颜说完,立刻对他挥了挥手,“你快点儿过去,说不定他和那个小明星真的从后门走,如果被你抓到了一定要拍到照片,要清楚,不要被发现。”

“好,我知道。”

等小绵羊背着包迅速离开后,常欢颜立刻左右看了看,见路上没人,便三下五除二的爬上了那棵树,隐蔽在树干后面,举起手中的微型单反,将镜头对准了别墅门口的方向,守株待兔。

只可惜,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快10点钟了还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卧槽,难道昨天夜里玩的太猛了,到现在没起来床?”常欢颜恨的牙痒痒,主要是树干太硬,虽然穿了不少衣服,但也镉的她很不舒服。

又蹲了半个小时后,别说人影了,就连那铁门动都不动一下。

奇怪,常欢颜皱眉,把单反放了下来,掏出手机,准备给小绵羊打个电话。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树下突然传来了“嗷”的一声。

常欢颜浑身一颤,慢慢的低下头,然后,就看到一只“黑熊”……不,应该是一只藏獒站在下面,吐着猩红的舌头,浑身毛发浓密,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又森茫的光。

“嗷!”藏獒又冲着她叫了一声。

常欢颜被那叫声吓得双腿发软,也顾不上打电话了,立马双手死死的抱着树干,半天后,才鼓起勇气前后看了看。

没有人,可是这只藏獒的脖子上明明挂着一圈金属色的项圈!

很明显,又是个没有公德心的主人,只知道养狗,不知道教,居然放任这么凶猛可怕的藏獒在小区里自由行走!

常欢颜告诉自己不能怂,她听人说过,遇到狗的时候千万不能怕,你越害怕,它就会嚣张,你要是跑的话,它还喜欢追……

还好自己现在在树上……谁知庆幸刚不过一秒,藏獒直接搭起双腿放在树干上,似乎想要爬上来。

它足足有一米多高,这么一个姿势,再加上那体型,那口牙……眼看就要冲上来了似的,煞是吓人!

常欢颜心跳加速,害怕的冲着藏獒吼了一声,“走!”

藏獒嘶嘶两声,微微歪着脑袋,尾巴一甩一甩的,似乎在思考她是什么意思。

“走啊,你快走!”常欢颜干脆用脚踩着树赶,发出“咚咚”的声音,还用手不停地撵它。

藏獒还是维持原状不肯动。

常欢颜急的满头大汗,看着站在树下耀武扬威的藏獒,没办法,只能试试改用怀柔政策。

她双手合十,声音温柔的哄道,“求你了宝贝,快走吧,这里不好玩的,我也不好吃。”

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她的话,藏獒突然将两只爪子收了回去,回到平地。

正在常欢颜窃喜它要离开的时候,藏獒左右看了看,嗅了嗅,又开始在树底下不停的绕着圈圈,时不时的抬头冲她叫上一声。

常欢颜:“……”

玩我是不是?

常欢颜头疼不已,只能哆嗦的拿出手机,拨打了小绵羊的号码,“小绵羊小绵羊,你在哪,快过来救我,这里有一条藏獒想要吃我。”

“啊?”电话那头的小绵羊一脸的风中凌乱。

“快点儿,就在那棵歪脖子树的下面,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把自家狗给放出来了,我现在下不去,也走不了。”常欢颜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挪着位置,尽管身体已经僵硬的不行,也不敢有轻举妄动,万一没注意摔了下去,不死,也要被咬成半个残废。

“好,欢颜姐,那你等我啊,我马上就过来。”

这只藏獒好像很通人性,听到她在上面打电话,也不转圈圈了,居然蹲下身子看着她。

常欢颜全身都已经出了一层密密的汗,虽然自己人美心善,也很喜欢各种宠物,但她喜欢的是萌萌的,软软的那种小动物,绝不是脚下这只凶神恶煞的藏獒啊。

一人一狗就这么僵持了五分钟后……

“小绵羊,你到底来了没有?”常欢颜忍不住又拿起手机对着那头大叫。

“欢颜,你人在哪儿啊,我没找到你啊!”小绵羊在那头喊。

“靠,你个路痴,笨死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就在别墅门口那棵歪脖子树的下面!”

“知道了知道了,我跑错门牌号了,现在马上就过来。”

“快点儿!”

“我已经在跑了啊姐。”

“使劲跑!”

“……好。”

“嗷!”藏獒突然猛的一叫,常欢颜被吓,手没握紧,手机直接摔在了地上。

下一秒,藏獒张开嘴,直接就把手机咬在了嘴里,转身就跑。

常欢颜:“……”

她刚买的……iphone5s土豪金!



城南别墅区占地面积极大,有山有水,风景极佳,半山腰几乎都是树,春初,一片绿意盎然。

半面湖的栏杆旁,有个高大的男人身影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直到一抹黑色身影如闪电般跑到他的身旁,“吧嗒”一声,将手机吐出放在了地上,然后对着男人邀功的“嗷”了一声。

郁存遇低头看了一眼,弯腰,捡起那只手机。

上面已经有了一些划痕,还有根号三的口水……肯定是不能用了。

“嗷。”根号三立刻又叫了一声,摇头摆尾,等待夸奖。

“哪儿来的?”郁存遇立刻沉下了脸。

这个别墅区的住户不多,大多也是早晨和晚上出入,平日里整个园区几乎没人。

而根号三虽然外形凶猛,但性格很温顺,说到底,就是个“狐假虎威”的货,根本不会去主动伤害别人。

他在这里住了好几年,这里的住户更是了解,所以他也放心让根号三自由行走,每次,它也会安然无事的回来。

根号三眨了眨黑溜溜的眼睛,突然趴在地上,委屈的摇了摇尾巴,“嗷嗷”连叫了好几声。

郁存遇始终皱着眉,严峻的脸庞透着批判和不赞同。

根号三知道没辙了,哼哼两声,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嗷嗷”的叫了叫,然后就抬脚往前跑去。

郁存遇握着手机,也跟了上去。



常欢颜发誓,她真的没有想到那只藏獒居然还会回来!

夭寿的是,路痴小绵羊还没有过来!

藏獒走了以后,她就已经从树上回到了平地,因为手机没了,也不敢随便乱走,只能原地等待小绵羊过来汇合。

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嗷”叫传入耳朵,她一回头,就看到那只藏獒雄赳赳的冲她跑了过来,头皮一炸,顿时吓得什么都顾不上了,只能撒腿就跑。

郁存遇跟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眼前上演着……有些滑稽的一幕。

一个打扮怪异的女人在前面不停跑着,根号三则在后面追着……

之所以说是女人,因为她的身形比较纤细,嘴里还不停“啊啊啊啊”的发出聒噪的尖叫。

只是,两条腿怎么能跑得过四条腿的藏獒,常欢颜很快就被一股力道扑倒在了地上,她浑身颤抖,抱头尖叫,以为自己就要香消玉殒的时候,一声响亮的口哨响了起来,紧接着,身上的重量突然就没了。

郁老大:今天表现不乖!

根号三:我为你叼来了一个媳妇!

郁老大:多叼点月票才好。

根号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