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8章:强行捋上马

我的书架

第8章:强行捋上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见她的哭声,姚瑶也是眼眶通红,“你这傻丫头,进宫前怎么也不给自己好好打点一下,出嫁前我叮嘱过你的事情你一件也没做是吗?”
  “太匆忙了,我真的没时间打点。姐姐你不知道昨夜……昨夜……”
  “昨夜怎么了?”
  “我好痛姐姐……呜呜……”
  “是膝盖疼吗?我揉揉。”
  “不是膝盖,姐姐,你昨夜没和侯爷嗯……那个吗?”
  “哪个?”姚瑶歪着头儿看她,满脸迷茫。
  姚玉低头轻叹,“姐姐身子孱弱,侯爷肯定没有对你怎样吧?姐姐不知道我昨夜受了多大的罪。早上根本就爬不起来,匆匆忙忙过来请安,哪里有时间打点。”
  姚瑶心头疙瘩,“二皇子昨夜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哪里疼?”
  “全身都疼,姐姐我给你看。”
  正好在假山里,没有外人,姚玉扯开领口给她看。
  姚瑶凑头一瞧,好大一口抽吸声,随之而来就是密集的咳嗽,“咳咳咳……咳咳咳咳……怎么咳咳……怎么会这样?二皇子他打你了?”
  “也不能算打,姐姐你没经历过这房事你根本不懂它有多痛。若是轮到姐姐,你肯定挺不过去。”
  姚瑶被她说得脸色刷白。
  虽然她有预感新婚夜好像有什么手续没办妥,万万没想到会是如此残忍的画面。
  姚瑶手脚冰凉,万分怜惜的给她扣好衣领,“没事了没事了,至少今后,贵妃娘娘不会强行让你去请安了吧?”
  姚玉点头,“是的,姐姐。”
  “但你要记住,娘娘不让你去请安,是她给了我们姚家脸面,但你的心意不能少,缝初一十五过节过寿你都得……”
  “这我知道。”姚玉贴着她肩头还在呜咽,“姐姐我好害怕,我都不想回府了。我想回家怎么办?”
  “休得胡说。你现在已经是二皇子的正妃了,一定要记得谨言慎行。知道吗?”
  “嗯。”
  俩姐妹你侬我侬了许久,总算舍得出了假山。
  寻人问了话,探听到秦翼澜和二皇子还有太子在马场玩乐,便托人带路赶去马场寻人。
  马场上赛马比武,是俩兄弟每日的功课之一。
  俩兄弟较劲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拿着刀剑,骑在千里良驹上,叮叮当当打得热火朝天。
  秦翼澜独自一人坐在雅座,喝着茗品,悠闲自在,惬意得不得了。
  一个侍从急急忙忙走到秦翼澜身侧,低头轻语道,“夫人已经把二皇妃带出来了。”
  秦翼澜满意点头,“能耐。”
  这可是极高的赞美了。他们家侯爷平日里可从来不赞美人,哪怕是夸奖也顶多给两个字,不错,尚可。
  马场上奔驰的俩兄弟,太子宇文鸿讥笑道,“二弟,听说你那刚过门的娇滴滴夫人,被你母妃罚跪着呢?你怎么也不去救救她?让她一个人面对你母妃的刁难?这样好吗?”
  “我母妃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若去救她一次,难免招我母妃惦记,到时候,除了这一次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总不见得我每次都要去捞她吧?女人不懂的自救,男人心就太累。”
  “呵,说得可真有道理。那就算她活该咯!”
  两人正聊得热火朝天,姚瑶和姚玉正好赶来。
  “夫君。”
  听见唤声,秦翼澜伸手过去,“夫人。”
  姚瑶知道他眼疾,急忙伸手接过他的大掌,扶得妥妥当当。
  在外人眼里,总感觉两人这手一牵,像是在故意秀恩爱似得。
  不远处的凉棚里,姚莹也见着这一幕,心里忍不住酸溜溜的泡泡直往外冒。
  她和太子新婚,因为太子不太满意她,新婚夜把她晾了一整晚,床上没有落红,让她在府里沦为笑柄。可有什么办法?她只是侧妃,得不到重视也在情理之中。
  恩宠这两个字在女人心中的地位究竟有多重,所以眼下,姚莹看见姚瑶和秦翼澜在秀恩爱,心头不知道有多窝火。
  不止是姚莹看不惯,姚玉也是分外眼红。
  秦翼澜若没有眼瞎的话,说不定当初,她真的愿意嫁他为妻。然后得到他如此温柔的宠爱,就是她姚玉而不是她大姐了。
  俩兄弟看见姚家俩姐妹到来,急忙收了刀剑骑马过来。
  宇文琴眯眼瞪着姚玉问,“你怎么回来了?”
  姚玉回道,“是姐姐接我回来的。”
  姚瑶一听,忙给她改口,“是娘娘体恤三妹身子孱弱,免了她的请安,放她回来的。”
  现在补救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
  太子噗嗤一笑,二皇子就拉了满脸。
  宇文琴刚才说了,他不去救姚玉,是因为知道他母妃的脾气,救了一回救不了第二回,怕累赘。
  但姚瑶直接把她三妹带了回来,不就是在调侃二皇子,你没能力救,但我有。
  这份仇恨值,直接拉满。
  宇文琴把视线从姚玉脸上,挪到姚瑶脸上,嘴角挂着讥笑,“三弟,你这夫人手段厉害啊。能从我母妃手上抢人,这思量周虑了多久?”
  姚瑶无奈道,“确实是娘娘体恤,慈心仁厚。我就过去送了份小礼,请了个安就回来了。”
  宇文琴还是满脸不悦,但他不想计较这些小事儿,甩手道,“既然回来了,就回府了吧。昨夜酒喝多了,胃里还难受得狠。皇兄,咱们改日再切磋。”
  “嗯。”
  宇文琴直接骑着马儿走,走了几步看向姚玉,“喂!还愣着干嘛?快点走啊!”
  姚玉噎了口气,忙点头,“是。”
  跪了大半天,走路还是不稳,摇摇晃晃紧跟在骏马屁股后。
  姚瑶看得心窝直抽搐。
  这个坏男人!竟然这样欺负她三妹!可她实在没办法,三妹自个儿选的夫君,她帮不上什么忙。
  “我们也走吧?”秦翼澜低声呼道。
  耳边吹来男人的热气,吓得姚瑶脸扑红,支吾应了句,“是。”
  姚瑶扶着秦翼澜牵马,等他上马后,乖顺的站在马旁,准备跟着走。
  方才二皇子也是这样的,他骑马,让姚玉跟着走。
  但没想到下一秒,两只脚丫子腾空而起,吓得她惊呼出声,“啊——”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男人抱在了怀里,和他一起骑在马背上。
  “驾——”
  姚瑶呼声道,“夫君,我给您牵马就是。”
  “离宫门口很长一段路,你想累坏自己的脚吗?”
  听见这话,姚瑶心窝酥麻的同时,更加心疼起自家三妹。
  瞧瞧,瞧瞧,她早前叫她嫁给侯爷,三妹为什么死活不肯呢!多么好的男人,给她真是浪费!
  姚瑶用万分可惜的目光朝姚玉看去,正好对上姚玉投来的那抹羡慕的目光。
  姚玉却在那刹那间,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羞辱。
  那份羞辱让她用力撇过脸,再也不肯看向她姐姐。咬着牙关,一瘸一拐的跟着二皇子回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