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11章:三朝回门

我的书架

第11章:三朝回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个丫鬟出了卧房,梦桃扯着红洛问,“你做了什么坏事呀?”
  红洛瞪了她一眼,“大小姐都不追究我了,你还问什么问啊,真是的。”
  “诶?你!”梦桃眼珠子朝天翻,“一天到晚阴阳怪气的。真是受不了。”
  身侧突然传来秦翼澜的声音,“咳。”
  梦桃急忙回身屈膝,“侯爷。”
  秦翼澜低头轻问,“那个红洛姑娘跟你家小姐跟了多少时日?”
  “红洛打小就跟着大小姐了,听说红洛母亲是大小姐的乳娘,当年遇刺时,乳娘和大小姐母亲一同落难的。大小姐对红洛也是特别照顾,平日里见她犯错也从不过度惩罚她。”
  秦翼澜默默点头,“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推门进屋,姚瑶听见声响走出内舍,“侯爷。”
  “嗯。在做什么?”
  “学刻文呢。”
  秦翼澜叹气道,“不是叫你别学嘛,玩玩而已,不要太认真。这个伤手。”
  “是。”
  “明日三朝回门。岳父大人喜欢什么,我去准备准备。”
  姚瑶忙问,“那我家三妹会回家吗?”
  秦翼澜摇摇头,“嫁给皇亲原本是没有回门这说法的,顶多回份礼。你三妹能不能回去,还得看二皇子心情。”
  姚瑶眉头瞬间拧巴了起来,“三妹是最受爹爹宠爱的,嫁为人妻,却不得轻易回门,爹爹肯定会很伤心。”
  秦翼澜搂过去,低声呢喃,“所以我陪你回去,帮你两个妹妹尽孝吧。”
  姚瑶眸光微动,“谢侯爷体谅。”
  说到底,秦翼澜也是皇亲,不回门也没人能指责他什么。可他还是守了民间嫁娶的风俗。
  回家那日,姚瑶下了马车,左右张望,等着车上礼物一一搬下来,瞧见远处来了几辆礼车,一看就知道,她那两个妹妹都没回来,只把礼物送回家门。
  姚文献听见消息急忙出门迎接,对着秦翼澜拱手道,“贤婿。”
  “岳父大人。”
  姚文献笑呵呵的捋捋胡须道,“礼到即可,何必非要走一朝?”
  “小婿怕岳父大人一下子出嫁三位闺女,府里冷清寂寞,特意带着瑶儿回来探望探望您。抽空陪岳父大人小喝两杯。”
  “好!好好好!那就别在屋外站着了,快点里边请。”
  “嗯。”
  回到家,姚瑶倒是没和父亲聊上几句,秦翼澜跟着她父亲,又是喝茶又是下棋,乐得自在。
  姚瑶准备去姚玉的娘亲那儿请安。
  姚玉的母亲和她母亲是同个老祖宗,是她娘家赵家的旁支,只是因为家里出了个败家子,吃喝嫖赌把家里财产全部败光后,姚玉的母亲被送去赵家当她母亲的陪嫁丫鬟。
  嫁到姚家后没两年,姚玉的母亲就纳给姚文献当小妾。
  当年的事情姚瑶不是很清楚,她只知道,赵湘姨娘嫁给她父亲的同一年,李氏也是挺着肚子进的姚府。
  姚瑶刚到小苑门口,就看见赵湘的弟弟赵忠,怀里揣着沉甸甸的包裹,贼眉鼠眼乐呵呵地离开。
  这个败家子到现在都还不改习性,隔三差五来赵湘这边讨要银两拿回去花销。以前姨娘在她娘家当丫鬟的时候也是这样,不过那个时候还是她母亲当家,那败家子不敢乱开口。
  她母亲其实脾气不太好,看见那败家子来气就会叫人打他。
  如今她母亲不在了,赵湘又成了父亲的小妾,虽然她很得父亲宠爱,可父亲不敢把家当交给她打理,所以赵湘在姚府,没有任何实权,每月例银也少的可怜,平日里要钱都唯唯诺诺找她来帮忙。
  今日是回门礼,赵忠心知肚明姐姐兜里富裕了,估计是一大清早就坐在这儿候着的吧?
  进了院子,姚瑶就听见赵湘呜咽的哭声,走过去唤了句,“姨娘?”
  “瑶儿,我家玉儿今个儿不回来了吗?”
  “好像是的。”
  赵湘抹着泪水,支吾道,“也不知道她在宫中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欺负。”
  “怎么会,二皇子不会亏待她的。”
  说到底,二皇子还是爹爹的学生呢。就算二皇子再不满意她三妹,小命是绝对无忧的。
  太子和二皇子都是父亲的学生,可惜秦翼澜不是,他从小就被送去山外求学,也不知道去的是哪个学堂,若不是他被送出去,估计,他也是在她爹爹门下读书。
  姚瑶和赵湘聊了没两句,门外小厮通报,“三夫人,您弟弟又回来了。”
  赵湘脸色涨红,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怎么又回来了?”
  “不晓得啊。”
  那小厮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赵忠推人,“闪开闪开。”
  赵忠进屋,咧嘴大笑,“姐姐。”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身材精瘦如柴,走路却带着一股强风,夹杂着世俗女子的胭脂味,“姐姐,你再给我一袋呗。刚才出门就遇上了壮爷,我也不好藏着掖着,就把银子全还给了他,毕竟欠了他一年多了呢。哎哟,姚大小姐也在这儿?”
  姚瑶拿着帕子捂着嘴儿,她实在不喜欢这个大叔看她的眼神。
  赵忠对着姚瑶吸了吸口水,回头道,“姐姐,快点快点,小弟一大清早就起来,还没吃饭呢!”
  对于姨娘的家世,她也不好多参合,就这样看着赵湘委屈的进屋,又拿了一小袋银子出来塞了过去,“拿了钱就快走。”
  “诶诶,好类!”
  姚瑶望着赵忠那猥琐的背影,轻叹一声,“姨娘何苦这样为难自己?一句话推脱你自己没钱不就了事了?”
  赵湘低头道,“我若不给,他就会闹,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我不想老爷瞧不起我。”
  瞧不起?
  就因为她爹爹一个关注,竟然委曲求全到今时今日。
  又聊了没几句,梦桃匆匆跑来呼道,“大小姐,侯爷去您闺房找您了。”
  “我、我闺房?”姚瑶急忙起身,脸蛋晕红,“姨娘不叨扰了。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啊……哦哦。”
  姚瑶急急忙忙提着裙摆往自己小院里追去,气喘吁吁跑到门外就看见秦翼澜已经推开了她的屋门,跨腿进屋。
  “侯爷——侯爷侯爷!”
  秦翼澜顿住步子转身,“嗯?”
  姚瑶忙追过去,拦住他,挡着自己小屋嚷嚷,“侯爷在客厅坐得好好的,为何来我闺房?”
  “想来你住了小半生的地方看看不行吗?”
  看什么看,你又看不见。
  姚瑶差点脱口而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