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12章:叮嘱她给夫君纳妾

我的书架

第12章:叮嘱她给夫君纳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狠狠噎了口气,支吾道,“女孩子家的闺房有什么好看的?”
  “我欢喜想看。”
  姚瑶摊手拦得更狠,“真的没什么好看的。如果侯爷和我爹爹聊完了,那、那咱们回家了可好!”
  “回家前让我进屋看看。”
  你又看不见!他到底要看个鬼?
  姚瑶双手堵着门板愣是不放手,“真没什么东西好看,屋子里就一张床,一些板凳,一些女红架子……啊——”
  秦翼澜直接把人抱进来,跨腿进屋,反手把门关上,转身直接把女人压在门板上,
  姚瑶被吓得眼瞪如鼓,“侯、侯爷!你干什么?”
  秦翼澜贴着她额头,深吸一口气,“这满屋子,都是你的味道。真香——”
  姚瑶惊恐瞪着他那陶醉的表情,为什么她又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是变态吗?
  眼睛看不见,就进屋闻她味道?
  也没等她反应回神,他直接压下脑袋,红唇堵上,缠绵纠吻。
  半晌后,两人喘息依靠彼此。
  感觉不对劲啊,这以后她要是回娘家睡,这屋子的味道都变了味,估计进屋就会想到他在这儿欺负她的场景,她还能安心睡觉吗?
  “大小姐,老爷来了。”
  姚瑶吓得急忙推开男人,整理衣襟。
  这大白天的,要是让爹爹知道她在自己屋子里和男人……
  呃……
  他是她的夫婿,于情于理,旁人也说不上什么。
  但大白天的干这种事就是不对,她还是会被训斥的。
  赶紧收拾门面,等衣着妥帖,气息平稳再拉门而出,“爹爹。”
  姚文献来来回回扫了她两眼,表情紧绷,咳嗽两声道,“瑶儿你过来,为父要叮嘱你几句话。”
  “是,爹爹。”
  姚瑶走去父亲身旁,姚文献低声道,“你身子不好,不适合怀孕生孩子,但秦家不能因你绝后,回府后就要着手给你夫婿准备纳妾了。”
  姚瑶听了,心头不知道为什么,堵得厉害。
  “瑶儿,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你要摆平心态,不要学你母亲……”话音戛然而止,姚文献突然发觉自己说错了话。
  姚瑶抬头问,“学我母亲什么?”
  姚文献尴尬撇头,“没什么。你母亲很好。”
  “……”
  这话就说道一半就不说了?
  在她印象中,父亲和母亲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向来都是有说有笑,相敬如宾。她从未见过父母吵过一次架。
  可为什么,她却听出来,父亲好像对母亲有一丝丝的怨恨?
  这是为什么?
  秦翼澜突然走了过来,一件披风盖在姚瑶身后,“天寒,小心冻着咳嗽。”
  姚瑶突然红了脸,忙道,“谢侯爷。”
  姚瑶低头羞涩微笑。
  姚文献看见女儿这模样,眼神恍惚了一下,喉间不知道哽了什么东西,半晌之余才吱声,“小女嫁去侯府后,面色红润了许多,身子骨也养肥了一些,看样子,贤婿对你很不错?”
  姚瑶点头道,“侯爷对我极好。”
  她也不多说半句,就用极好两个字,已经说出了她的感激之情。
  姚文献满意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一行人说说笑笑离开姚瑶的小苑,刚到假山旁凉亭口,就撞见了李氏。
  李雪忖迎上躬身,“老爷。”
  “嗯,什么事儿?”
  “老爷,三妹妹太可怜了,您快去帮帮她吧!”
  “她又怎么了?”姚文献拧眉嘟囔。
  李雪忖嘴角挂着冷笑道,“还能怎么着,她那败家子弟弟又来闹事了。一哭二闹三上吊,跟娘们似的。三妹妹压不住他,就由着他闹了咯。”
  姚瑶眯眼嘀咕,“他也三朝回门?”
  秦翼澜听了差点噴笑,她这什么比喻句。
  姚文献气恼挥手,“把人赶出去了事儿,别在我这儿唧唧歪歪的。”
  李雪忖点点头,“那我这就把人赶出去。”
  “嗯。”
  得了老爷的指令,李雪忖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原本这种事,若到她母亲当家,她母亲绝对不会过来烦她爹爹,直接挥袖把人撵走。
  李雪忖有掌家权利,也可以这么做,但她偏偏要过来跟老爷请示讨教,说白了就是想让老爷知道知道,他的三夫人有个多么不堪的弟弟。
  赵湘千方百计要维护自己在老爷心中的地位,而李雪忖偏偏不让她如愿,非要让她丢人。
  尤其是这个节骨眼,在家人有客人在场的情况下,家丑外扬,赵湘这面子绝对丢大了。
  如此一来,姚文献对赵湘,肯定会生出反感。
  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从李雪忖掌权以来,时不时给赵湘头上踩几脚,原本赵湘很得宠,到今时今日,已经快要被她爹爹给遗忘了吧。
  出门上马车的时候,姚瑶看见赵忠还在她府外摇摇晃晃,那眼珠子就想进屋溜达溜达。
  她从三姨娘手里拿来的钱,都败光了?如此神速败家,她也算长见识了。
  “呸——那几个臭娘们,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还赶人?哼,老子今天就不走了。小侄女嫁给皇亲国戚,回门礼拿了这么多,就给我这么点,打发叫花子呢!老子我今天就不走了!回门礼不分我一大半儿,老子天天候她家门口!看她给不给!”
  今日三妹送来的回门礼,这个猥琐大叔不把回门礼坑光,好像不罢休的样子。
  姚瑶扯扯秦翼澜的袖子,小脸委屈的挨着他胳膊。
  “怎么了?”秦翼澜感觉不对劲。
  姚瑶低声道,“侯爷,方才,姨娘那弟弟,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我。我感觉很不舒服。”
  秦翼澜眉头一拧,余光瞥见角落里那个猥琐大叔,“就是方才在姚府闹事的那个?”
  “是的,他还在这儿徘徊不走,他看见我了。他又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我瞧呢!”
  呃——
  她这谎话说得如此明目张胆了啊,那大叔根本没看她,一门心思对着姚家大门。
  且不说他的夫人是不是在撒谎,光色眯眯三个字就让他超级生气,再加上夫人的意思就是想要他打人。既然夫人下了命令,他肯定是要照办的。
  秦翼澜揽着她肩头说道,“你先上车。”
  “嗯,好。”
  姚瑶美滋滋坐上马车,不一会儿,她隐约听见暗巷子里传来惨叫声。
  “啊——别打了——救命——啊啊——救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