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13章:她要掌家

我的书架

第13章:她要掌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晌后,秦翼澜上了马车,姚瑶一眼就瞥见他手背上的血渍,嘴角挂笑,“侯爷,你手弄脏了,我给你擦擦。”
  拿着娟帕的小手刚递过去就被他一把抓住,一扯,整个人都被他扯上他膝盖。
  “侯爷?”姚瑶轻呼。
  秦翼澜轻声道,“别弄脏你娟帕。”
  “呃?”
  “回家了。”
  “哦。”
  姚瑶心满意足的枕着他肩头傻笑。
  这个男人是真好,眼瞎心不瞎,她都不需要明着说,光给他点暗示,他就能懂她心思。
  只是恍然间,她想起了父亲的话。
  她得给他纳妾!
  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纳了妾,日后,她可能享受不到这种独宠的滋味了吧!
  想着想着,姚瑶又想起了母亲早年间交代给她的话。
  “嫁为人妻,首先要记住守住芳心,你的一生,为的是夫家,而不是为了这个男人。凡是切记不要感情用事。做事,于情合理即可。对待夫婿,相敬如宾,一生就可安宁。”
  相敬如宾,相敬如宾。
  母亲的话,是最有道理的。她得听。
  相敬如宾的意思就是不能贴太近,所以他们这样的坐姿真的太不合规矩了。
  姚瑶直起身,“侯爷,我坐那儿可好?”
  “嗯?怎么了?我腿搁疼你了?”
  “确实不太舒服。”
  秦翼澜顿了顿,眯眼问,“板凳硬还是我硬?非要你选板凳不选我?”
  “啊?”
  为何她闻到了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问完,秦翼澜也察觉不对劲,他没东西吃醋,竟然和板凳吃醋?大老爷们也太斤斤计较了,想完,他点点头,“嗯,确实,我可能比板凳还硬一些,你坐过去吧。”
  “啊……”
  说实话,她总觉得这个男人说话里带着某个深沉的含义,是她听不懂的那种。
  回家进屋,姚瑶扶着秦翼澜轻声道,“侯爷,暂时家里只有我一个女人,那掌家的位置我就当仁不让了。”
  秦翼澜笑笑,“嗯,那就辛苦夫人了。”
  “不过我之前没掌过家,有时候可能拿捏不好分寸,侯爷抽空帮帮我,等我上手后,我觉得我可以自主。”
  “好。”
  “至于以后,若是侯爷看中了哪个小妾,能力强一些,我也可以把掌家之位交代到她手里。”
  “……”
  哪来的小妾?
  他怎么感觉她像是在交代身后事?还给自己培养接班人的意思?
  嫁进侯府才几日,姚瑶就坐不住了,喊了总管家过来要准备去库房。
  一听她说要去库房,那些个管家们眼对眼地使眼色。
  侯府虽然很大,但因为秦翼澜没有成亲,府里人手没有姚家那么多,管家也不是很多,三个小管家加一个大总管。
  大总管因为年纪大了,身子不利索,所以他所掌管的金库钥匙,一半在他女儿手里,平日里,他的女儿张惠仪就帮着他一起盘点账务。
  之前没和那女人交集过,这次她要去库房,大总管就让他女儿接待她。
  这才见面对上眼,姚瑶就察觉到这个女人不简单,眉宇间飘着一股蔑视的姿态。
  这年头,能够管账的女人真的少之又少,是个女人都以无才为德,但读过文墨后的女人,对那些文笔不识的大家闺秀,就会打心眼里瞧不起。
  张惠仪进屋拿了两个账本过来,往桌上一放,声音还很大,掀起一股风尘。
  “咳咳咳……咳咳咳……”姚瑶捂着鼻子咳了起来。
  张惠仪努嘴道,“夫人身子这么脆弱就不要贪这事了吧,反正这账本给你你也看不懂。”
  “咳咳咳……”姚瑶捂着嘴儿,抬眸望去,幽幽淡淡说了句,“我有说我看不懂吗?”
  张惠仪一愣,眨眼道,“您识字儿?”
  姚瑶嘴角钩笑,“识得不多……”
  “哦。”
  “也就三国语言精通罢了。”
  “……”
  姚瑶挥挥灰尘,捡起一个账本略略看了两眼,“字迹很工整,账目也很清晰。这两本我拿回去慢慢看。”
  “……”张惠仪心里狠狠酸了一下,“哦。夫人想看就拿回去看吧。”
  “库房的钥匙,得给我一把。”
  张惠仪支吾道,“库房钥匙就两把,我爹爹一把,我一把,没多余的了。”
  姚瑶回头奇怪道,“那把你的那把给我就是。”
  张惠仪呼道,“给了你,我就没了啊。”
  姚瑶轻笑道,“总不见得让大总管手里的钥匙给我吧?毕竟,他是大总管,而你不是。”
  张惠仪一噎气,暗暗咬着牙,从腰间抽出钥匙,重重砸在桌上。
  又是碰地一声巨响。
  姚瑶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心里不舒坦,可她必须这么做。
  她需要掌权。
  “咳咳咳……”姚瑶吱声道,“库房卫生没弄干净,得好好清理清理。”
  “金库重地怎么能让人随意进出?若是金器宝物不甚遗失了怎么办?”
  “府里有屑小偷窃,那就是仆从管理不到位,抓到就挨罚。难道你因为怕事就不敢作为了吗?”
  “我……”
  姚瑶摆摆手道,“等我看好账本就清点库存,清点好库存后开始打扫,打扫完毕再清点一次库存。扫除的人员名单要一一写好上缴。”
  张惠仪白眼一翻,努嘴嘀咕,“是,夫人。”
  姚瑶扭头一走,张惠仪就气得踢墙角,“什么玩意儿啊,这才过门几天就给我们脸色瞧!”
  躲在角落里的几个小管家急急忙忙跑过来哄,“慧仪你别生气,她也不过是抢把钥匙罢了。这实权还不是拿捏在咱们手里?她想掌权,还早的狠呢。说句不中听的话,就怕她一只脚踩进棺材板里也不见得能管到咱们头上来。”
  听完这话,张惠仪终于满足笑开,“哼。读了些书就了不起了?切——掌家这门学问深得狠呢!”
  账本带回屋前,梦桃使劲拍灰尘。
  啪啪啪——
  啪啪啪——
  姚瑶躲得老远,捂着鼻子咳嗽,“咳咳咳……”
  秦翼澜听见她咳嗽声,急道,“瑶儿。”
  “侯爷。咳咳,您回来啦。”
  “怎么咳嗽了?”
  “吸了点粉尘,不碍事儿,一会会儿就好。”
  秦翼澜走过去就见她朝自己迎过来,小手妥妥接住了他的大掌,“药有按时喝吗?”
  “啊……”姚瑶脸微微红了下,眼神游移着嘟囔,“嗯,喝了。”
  “……”
  她这是在撒谎?
  药没喝?
  怎么了?之前不是好好的乖乖喝药,怎么突然就不喝了?
  难道因为之前被人下了药,有心理阴影?
  不对啊,下药的人又不是他,她怎么把罪怪他头上?连他安排的药也不喝了?
  面对一个不太老实的妻子,他该如何是好?他还不能轻易戳穿她,因为他是个瞎子,太精明了会被她起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