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15章:给侯爷纳妾选谁

我的书架

第15章:给侯爷纳妾选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惠仪怒气腾腾的告退后,躲在假山旁,铮铮被气哭,又是踢石子,又是锤树杆泄气。
  不远处,红洛闻声走过来唤道,“惠仪姑娘。”
  张惠仪一见来人,急忙擦干眼泪瞪她。
  她是姚瑶的贴身侍婢啊!她来干嘛?
  张惠仪瞪眼道,“做什么?”想看她出丑的样子吗?
  红洛贴身道,“惠仪姑娘,我家大小姐脾气就这样,就爱得罪别人,看不顺眼的人,就喜欢不给面子往死里抬杠。我是她丫鬟,平日里我也叮嘱不到她多少,您就大人有大量,别介意哈!”
  这个丫鬟是怎么回事?怎么戳着她家小姐的后脚跟说话?
  张惠仪狐疑问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联络联络感情,咱们同身为丫鬟,要互相帮助才行。要不然哪一天,我在大小姐面前失了宠,我何去何从多让人惶恐?你说是吧?”
  “呃……”
  这个女人好像和她家大小姐不太对盘的样子。
  张惠仪嘟囔道,“然后呢?你希望我能帮你做什么?”
  “你现在暂时失权,又能帮我做什么呢?这样吧,我想个办法帮你把掌家的位置让还给你。这份恩记在你那儿,到时候记得还我就好。如何?”
  张惠仪一听,嘴角终于扬起微笑,“好!没问题。只是我很好奇,你怎么把掌家实权从你小姐手里给我还回来?”
  “这个嘛……这你就别问了,我自有我的办法。”
  “呵……”张惠仪眯眼冷笑。这个丫鬟,不简单呐!
  回到主屋前,红洛看见梦桃站在屋外偷笑,好奇走过去问,“怎么了?”
  梦桃笑道,“方才小姐被侯爷拖进屋,训着呢。”
  “训什么了?”
  “还能训什么?小姐偷偷把药倒了,又被侯爷抓了个正着,现在在逼着喂药呢。你听听。”
  屋里传来姚瑶可怜巴巴的讨饶声,“侯爷我自己喝,我可以自己喝……”
  “不、你不可以,你手没力气,端药也端不稳了你没发现吗?”
  “我真的可以,侯爷,我自己喝好不好,求你了唔——”
  “切——”一道讥讽的笑声自红洛嘴角溢了出来。
  梦桃听见后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大小姐如此受宠,你不开心?”
  红洛连忙转了脸色,“没有,大小姐受侯爷如此宠爱我也欢心,我只是有点伤感,这样受宠的日子,大小姐能享受多久?若等侯爷纳了小妾,咱家大小姐估计要受气。”
  梦桃听着直皱眉,“对哦。真的希望侯爷能够一辈子别纳妾,独宠我们家小姐一人。”
  “你在做梦呢?我们家小姐那身子,嫁过来就是给秦家绝后的,侯爷不肯纳妾,那国公大人能同意?就连咱们家老爷,回门那日也铮铮叮嘱咱们,劝小姐给侯爷纳妾呢!独宠大小姐一人这事儿,你就别盼着,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梦桃跺了跺脚,心里贼不舒服,哼了一鼻子气后扭头走了。
  留下红洛一人站在屋外偷听,听见屋里两人调情喘息声,嘴里嘀嘀又咕咕,喂个药需要这样矫情?眼珠子疯狂往天上翻。
  屋内,姚瑶头发凌乱,满脸涨红眼神幽怨的撇着身旁男人,头发理不好,衣服也理不好,这一碗药是她喝的最痛苦的一次。
  喂的工具不是勺子,是他的嘴儿,这叫亲口喂,一口一口喂还不过瘾,非得和她回味在三,苦得她实在受不住。
  她就奇怪,他自己不觉得苦吗?为什么嘴角总钩着甜甜的笑意?
  秦翼澜心满意足的搂着她后背道,“瞧瞧,药一喝就不咳了呢,以后可得好好喝药,知不知道?”
  姚瑶委屈应,“知道了。”
  他陪了她一下午,晚上却进宫去了,皇上寻他有些急事,今夜估计要留宿宫中。
  晚上姚瑶点着长灯在刺绣,红洛进屋唤道,“大小姐。”
  “嗯?”姚瑶抬头看了看她,“怎么了?”
  红洛端着糕点放她手边说道,“这是惠仪姑娘叫我带来给您的赔罪礼,希望夫人大人有大量不要介意她今日的冒失。”
  姚瑶眨了眨眼后淡淡一笑,“没事儿,我这人向来不记仇。”
  她看了一眼糕点,轻声道,“这是核桃酥吧?”
  红洛看了看,吱声应,“是啊。啊,我忘记了,小姐对核桃酥过敏,这东西可吃不得呢!”
  姚瑶沉默了片刻,也没说话,安静继续刺绣。
  “惠仪姑娘不知道小姐对核桃过敏,你可别怪她啊,她是无心的。”
  姚瑶抬头奇怪问,“你和惠仪很对眼?”
  红洛尴尬咳嗽,“其实也没多接触,只是惠仪姑娘想要讨好您,自然是要和我们多接触接触的。对了小姐,您记不记得老爷提过要您给侯爷纳妾的事?”
  姚瑶眯眼问,“嗯,然后呢?”
  “小姐您觉得惠仪姑娘如何?”
  姚瑶刺绣的手顿了下来,她反问道,“你觉得她如何?说来听听。”
  “我觉得她是小姐给侯爷纳妾的不二人选呢,您瞧,她在家里掌家这么多年,各方面都能帮衬着您,而且她的身份是个仆从,你拉拔她上位后,她一定会对你非常感激。小姐您想想,一个又能帮你掌家,又能听你话的人能有几个?难道小姐指望侯爷迎娶哪家官家小姐对您言听计从吗?”
  听红洛说得头头是道,姚瑶淡笑摇了摇头。
  红洛见她摇头,眉头直拧,“小姐什么意思?是不是不喜欢惠仪姑娘?就因为她之前得罪了您?小姐,奴婢记得您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呀。”
  姚瑶还是淡笑不语,只是安静刺着绣。
  红洛见她不搭理自己,忍不住酸溜溜地说了句,“哦,我懂了,小姐是怕侯爷对惠仪姑娘动了真感情。毕竟惠仪姑娘在侯府呆了这么多年,她和侯爷接触这么长时间,知根知底,绝对能摸清侯爷的喜好。而且惠仪姑娘也长得十分灵动清秀,若是成了侯爷小妾,未必不得宠。”
  虽然她不想搭话,但姚瑶没忍住,轻声说道,“侯爷若是真喜欢惠仪,早就纳她做通房了。也没必要经过我这关卡。”
  “既然小姐放心惠仪姑娘不会得宠,您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反正侯爷迟早是要三妻四妾的,拿个自己能掌控的女人岂不是最好?大小姐,红洛帮您物色的人啊,绝对不会有错的,您相信我。”
  “心高气傲,善妒,爱使小心眼。光这三条我就不能让她进侯爷后宫的门槛。原本就心不平,行不端的女人,身份又配不上侯爷,我怎么可能提她上位?红洛,以后这话就不要再提了。”
  红洛一愣,脸色瞬间僵了下来,咬了咬唇问,“那如果是侯爷喜欢呢?”
  “侯爷喜欢,自然另当别论。”
  红洛眼珠子转溜了一圈后,屈膝道,“天色不早了,小姐早点休息,奴婢去收拾收拾衣裳。”
  “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