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前阵子也不知道秦翼澜在忙什么,每晚回来都是深夜,早上又是摸黑起床。
  时间这么赶,他为什么不索性留宿在皇宫里呢?皇宫里又不是没有他的行宫。
  今天终于得空休息,午间在书房摸刻文,进进出出好几个内朝大臣。
  其中一位大臣,带了两个闺女过来,秦翼澜是不招待女眷的,那就只能由她来招待。
  好吃好喝供着,还得坐陪聊天。
  聊了没几句,姚瑶就听出来了,那位姐姐好像对她嫁到侯府十分的不满,字里行间透露浓浓的醋味。
  可是那位姐姐已经嫁为人妻,夫君是位上将,十分受皇上器用。
  “瑶儿姐姐,你知不知道,秦哥哥以前最喜欢养鸟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又不喜欢了。家里养的十只名鸟全开笼放飞。你知道为什么吗?”说话的是那位妹妹,叫何岚语。
  姚瑶眯眼问,“为什么?”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三年前,我家姐姐染了怪病,碰不得鸟羽毛。可能秦哥哥听见这事儿后才把所有鸟儿全部放走了吧,从此侯府里面再也没有出现过半只鸟儿了。”
  “妹妹你别胡说。”何萧怜怒斥一声,但眉宇间就是透露着一丝丝的骄傲。
  姚瑶奇怪嘀咕,没想到这位瞎子侯爷还是很吃香的。就算有眼疾,也还是有不少美女倾心向往。
  只是很奇怪,这位姑娘如此爱慕秦翼澜,为什么她没有嫁过来呢?
  三年前,秦翼澜和何萧怜,男未婚女未嫁,听上去还是郎有情,妾有意的样子,完全可以凑一对的啊!为何到头来,女人另作他嫁了呢?
  想来想去理由只有一个,秦翼澜肯定不喜欢她,她闲来无事一个人在这里作秀给她看,想引她吃醋?
  这醋是没必要吃的,但心里不舒服还是会有。
  姚瑶不做声色的陪笑道,“我家侯爷就是个贴心的男人,知道有可能两位何小姐会来府中做客,便提前做好的准备。”
  何萧怜对着姚瑶轻声道,“瑶儿妹妹,我们俩姐妹这次过来,其实有一件事想与您商量商量。”
  “什么事?”
  “之前,侯爷曾经救过我一命。我本想以身相许,可无奈,我早已与我夫君有婚约在身,是指腹为婚的。”
  姚瑶挑眉问,“哦,然后呢?”
  “这份恩我无法回报给侯爷,实属无奈,但我想,让我妹妹替我还恩可好?”
  何岚语娇羞怒道,“姐姐,你胡说什么呀。当着我的面怎么提起这事儿?多不好意思!”
  “你迟早是要嫁人的呀,而且你不也心慕侯爷多年了嘛。瑶儿妹妹她身子不好,肯定是需要姐妹帮衬的,你若能替我进了侯府,你和瑶儿妹妹一起伺候侯爷,我就放心多了。”
  何岚语捂着羞红的脸,摆着一副好像姐姐同意就随时能进秦家大门的表情。
  姚瑶忍不住掩嘴偷笑,“噗——”
  俩姐妹一愣,朝她看去,“瑶儿妹妹,你笑什么?”
  姚瑶轻声道,“何小姐,我家侯爷对您有恩?什么恩?是救命之恩吗?”
  “是的。当年我逛街的时候差点被人掳走,兴得侯爷拔刀相助。这算是救命之恩不为过了吧?”
  “那倒是。恩情确实很重。只是何小姐,报恩的方式有很多种,除了以身相许之外,还有一种叫重金酬谢。您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重金酬谢这个方法?”
  何岚语立马大声嚷了起来,“姚瑶,你也太市侩了吧,侯爷于我姐姐的恩情,哪能用金钱衡量?”
  姚瑶眯眼道,“可你们要明白,以身相许,对于两情相悦的时候叫美谈,对于心意不通的男女,那叫负担。你们一口一句以身相许,若咱们侯爷根本不稀罕还强行来以身相许,这叫报恩?还是坑人?”
  啪——
  何岚语拍案大叫,“你怎么说话呢你!”
  何萧怜也是满脸僵硬,不过她还算有点理智,没有掀桌叫板,扯着何岚语的手呼道,“妹妹,坐下。”
  何岚语死死瞪了姚瑶一眼,噗通一下落座,生气的直拧头。
  何萧怜重新对上姚瑶的眸子,说道,“你又不是侯爷,你怎么知道侯爷不愿?”
  姚瑶轻声道,“侯爷愿不愿自然是侯爷的事儿,但侯爷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家门后院,涂得是宁静,即使三妻四妾,也要遵循妻为尊,妾为卑的原则,且不说我方才说话有多么难听,进秦家大门的所有小妾,日后可能还会受到我更多的批评。何小姐您看看,我只是说了两句嘲讽的话,你妹妹这脾气就没压住,对着我拍桌子吼嗓子,这样的女人,我能让她进侯家大门吗?”
  何岚语幽怨道,“那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吗?凭什么非要针对我呢?我们俩当姐妹,和睦相处不行吗?”
  姚瑶掩嘴轻笑,“怎么可能啊。”
  “……”
  “……”
  何萧怜板着脸问,“为什么不可能?当正妻的,肚量不大,犯妒,是要被休弃回家的。”
  “咳咳咳……咳咳咳……”姚瑶咳了两声,轻声道,“世人皆知我姚瑶疾病缠身,命不久矣,我又何须和小妾们争风吃醋?世间冷暖我都已经看开了。只是侯爷对我极好,这样的男子,必须要一个比我还完美的续弦,我才肯放心把位置交接。”
  何岚语昂头道,“你的意思是,我不如你,不配当续弦?不配接管你的位置是吗?”
  姚瑶点点头,“对。从你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我就能看出你配不配。”
  “……”何岚语又拍案站起,大吼道,“我到底哪里不配了!”
  姚瑶捂嘴偷笑,“你让你姐姐看看你现在这模样吧,可有侯夫人的气度?”
  何岚语一扭头,竟然看见自家姐姐眼底里的一丝嫌弃,她气得跺脚道,“姐姐!”
  “行了!少说几句!确实有些丢人了!”
  被姐姐一说,何岚语跺了两脚后哭着跑开。
  妹妹一走,何萧怜冷声对着姚瑶说道,“姚姑娘果然是太傅长女,气度非凡,只可惜你身体不好,不然你这侯夫人的位置,绝对无可动摇。但姚姑娘你心里也清楚,自己寿命不多,就别霸占着侯夫人这个位置不放手。这个位置迟早要让人的话,何不,给我个面子?留给我妹妹吧!我牵着侯爷的这份恩,肯定是要还的啊!”
  “我说过,还恩的方式有很多种,我很欢迎您的重金酬谢。礼金多少您随意,哪怕礼轻,情意重便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