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18章:他的妾位很吃香

我的书架

第18章:他的妾位很吃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何萧怜沉着脸道,“你连问也不问一下侯爷,你怎么就笃定侯爷不肯让我妹妹入府呢?”
  “不是侯爷不肯,确确实实是我不肯,侯爷后院我管着,放谁通行我来决定。如果你们非要入侯府,那就越过我直接去找侯爷说话。他只要点个头,我绝对不多加阻拦。”
  何萧怜声音变得有些嘶哑,“我先来找你,也是给您正妻的面子。”
  姚瑶突然嫣然笑了起来,“没这必要。”
  “既然姚姑娘如此决绝,那我也无话好说,稍后我去找侯爷,亲自和他商谈。”
  “嗯,请便。”
  何萧怜怒颜起身,准备离开。
  姚瑶适时开口道,“对了,何小姐,有件事我想提醒您一句。”
  “什么?”何萧怜侧头看着她。
  “——侯爷曾经救过我一命。我本想以身相许,可无奈,我早已与我夫君有婚约在身……这是何小姐的原话。”
  何萧怜拧眉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有的。可无奈这三个字,以后出门说话注意一些,您没考虑您夫君的脸面,若是这原话流落到您夫君耳朵里,您夫君会有何感想?”
  何萧怜脸色大变,“你!”
  这话若是落入她夫君耳朵里,最坏的结局就是,从此以后她再也不会受宠。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容忍自己的妻子直言自己心有所属。
  何萧怜仿佛已经听见了他夫君的怒吼声:嫁给我,你是有多无奈啊?
  想到这儿,何萧怜冷汗冒了一身。
  姚瑶幽幽捧起茶杯,喝了口茗品,轻笑一语,“我知道您心里有很多意难平,嫁给了一个自己不欢喜的丈夫,可既然已经嫁为人妻,那就应该恪守本分才对。你妹妹没礼数,许是何家的私塾先生教的不好,但何小姐身为何家嫡长女,为人妻的分寸怎么也没掌握?这……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何萧怜拳头大捏。
  姚瑶把茶杯放下,扬起一双好看又犀利的凤眸,“今日,何小姐和您妹妹与我谈话,我一定不会泄露出去。何小姐大可放心。”
  何萧怜咬着牙关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不不,我从来不会威胁人,我只是提醒您注意言辞罢了。”姚瑶挑眉笑道,“越过我去找我夫君商讨娶小妾这事儿,也是没有分寸之一。我提醒何小姐一句,这种没分寸的事儿,还是少做为妙。”
  “……”
  好!好狠!!
  这个女人不好对付啊!她那蠢妹妹要是真的嫁入了侯府,估计也斗不过这个女人。分分钟都要被压着身子喘气。
  俩姐妹都没姚瑶气得飞奔出客厅,姚瑶捂着嘴儿又咳嗽了好几声,“咳咳咳……”
  红洛急匆匆走进来,呼道,“小姐,这何家俩姐妹的来历您可知晓?”
  姚瑶茫然的看着她,“有何来历?”
  “她们俩姐妹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啊,她们俩姐妹都对咱们家侯爷有意思呢。尤其是那个妹妹,年轻貌美,而且还嚣张乖戾,她若进了咱们侯府,后院都被她掀翻天。”
  “呵……”姚瑶只是轻笑两声。
  红洛急道,“小姐,我早说了,要纳妾,你可不能选哪种势利眼,又有靠山,又凶悍的。那样的人,咱们压不住。所以小姐,听我一句劝,那个张惠仪挺不错的,你让她当侯爷的小妾怎么样?”
  姚瑶微微叹气,对着红洛说道,“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别只顾着想我的事,你也想想自己的未来吧。如果看中好男人,把自己嫁了吧。我给你贴许多嫁妆好不好?”
  红洛拧眉道,“我还不想嫁。小姐你干嘛撵我啊?是不是我对你不够好?我改还不行嘛!”
  姚瑶又是沉沉一叹,摆摆手,“我累了,要去休息。你自个儿玩去吧。”
  “那惠仪姑娘的事儿?”
  姚瑶扭头对上她的眸子,说道,“侯爷在你眼里,是不是很廉价?”
  一句话,红洛吓得立马跪下,“没有没有!大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姚瑶低头看着她,深沉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连我的脾气都还没捏准吗?”
  “……”红洛咬着唇儿,小手微微颤抖。
  姚瑶未出阁之前,虽然是李氏在掌家,但姚大小姐只要一出声,府里上上下下没人敢忤逆。说来也奇怪,姚大小姐从来不凶人,可别人就感觉她威严摆在那儿,根本侵犯不得。
  姚瑶对着红洛轻声道,“好好跪着,好好反省反省。什么时候知错,什么时候起身。”
  “是、是。”红洛无言以对,只能认命低头。
  跪在客厅里,来来去去许多仆从都看在眼里,红洛憋红了脸,心里眼里,都是埋怨。
  秦翼澜送走一堆朝臣后,家里仆从挨个过来跟他说事儿。
  首当其冲就是,他的夫人得罪了何家俩姐妹,那俩姐妹,来的时候都是笑嘻嘻的进门,回去的时候,一个哭着走,一个臭着脸走。
  听上去好像得罪的不轻。
  这第二件事就是,姚瑶罚了自家丫鬟,在客厅里跪了三炷香都没起来呢。
  秦翼澜回屋找她,见她刺绣发呆,针掉在地上都没察觉。
  悄声挪进步子,轻咳一声,“嗯哼。”
  姚瑶吓了一跳,“侯爷,你忙完了?”
  “嗯。”
  姚瑶忙起身迎过去,给他宽衣,“近日您辛苦了,得空就好好歇息一下,我给您沏茶?”
  姚瑶刚转身就被他一把搂回怀里,“家里仆人又来告状了。”
  “啊?”姚瑶尴尬笑笑,“他们……说我啥?”
  “何家两位小姐,一个被气哭,一个被气癫。”
  姚瑶无语道,“这也太夸张了吧?哪有被气癫?顶多就是被我气到说不出话罢了。”
  “说来听听,我家夫人哪来这么大的能耐?竟然把何家俩姐妹气成这般模样?”
  姚瑶低声道,“那对姐妹都心慕于你,老大嫁不进来,就想把老二强塞进来。”
  秦翼澜忙问,“你同意了?”
  “我没同意。”
  秦翼澜突然笑了笑,点头问,“为何没同意?”
  “也没有为何,端看那两位姐妹品行,实在不咋地,老二容易毛躁,听不得半句刺耳的话,脾气出来就拍桌子跺脚丫,她若当了您妻子,出门在外您得时刻提防她会不会给您丢人。这样的姑娘实在不好进门。再者,那位姐姐对你的感情也不过尔尔,她在自己名声和你之间,选择了自己的名声。被我简单威胁了一两句,连屁也不敢放出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