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23章:门前庭杖

我的书架

第23章:门前庭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着这一句句的冷嘲热讽,姚瑶不慌不忙的喝了杯茶。
  就在放下茶盏的那瞬间,姚瑶抬头对着何岚语说道,“那何首乌,二小姐花了多少钱?”
  “钱是不多,三千两黄金,但关键是人情的问题,神医谷的药材可是千金难买,姐姐就算想买,估计也没这个面子。听姐姐这么问,该不会,我的何首乌真的被姐姐弄丢了吧?”
  姚瑶喷笑道,“二小姐不急,药材丢了也能给您一个交代的呀。梦桃。”
  “在。”
  “把昨夜巡值的名单列好交上来。把人全部压起来,送去侯府大门,每人二十大板子。”
  何岚语眉头一拧,“姐姐干嘛这么毒辣?管个家,需要这么残忍吗?”
  姚瑶喝了口茶,抿唇轻笑,“要怎么管家,何二小姐是插不上话的,您只要安心等我处理就好。我要去门口了,二小姐可以跟过来看看戏。”
  看戏?肯定要看戏的啊!
  打几个仆人竟然放侯府大门口?闹这么大,给侯爷丢人,侯爷回来绝对会责骂她的。
  想到这儿,何岚语说什么也要追过去看看。
  数人赶去屋外的时候,门口哄挤了一大片人,侯府几乎所有管家都在围观劝说,还有四周,围挤着一堆百姓来看热闹,瞬间就堵的水泄不通。
  秦翼澜和太子宇文鸿,刚要到侯府就撞见如此盛大的一幕,把俩人吓得不轻,悄悄扒开人群,躲在人群里偷偷张望,瞧见姚瑶现在一群奴仆面前,侯着他们被打。
  宇文鸿震惊眨眼,“三弟,你这媳妇在干什么?当众惩戒下人,为何不关着门办事?她这也太张狂了吧?”
  秦翼澜好像能够想象得到,等会他回家后,那群管家肯定联名跪地给他打小报告,嘴里一堆的坏话等等。
  宇文鸿推了秦翼澜一下,“你不去阻止一下?”
  秦翼澜却摇头,“先缓缓,看看情况再说。”
  宇文鸿忍不住嘲笑道,“呵……幸好当初这女人没选我,不然如今被丢人的可是我呢!”
  秦翼澜没有任何反驳,只是安静的……偷看。
  姚瑶耐心的站在边上等他们打完。
  十个奴仆哀嚎不停,边上数个管家纷纷埋怨道,“夫人,库房宝物丢失,您不去报官查找真凶,您拿这些下人出什么气?”
  姚瑶冷不丁的笑道,“报什么官?不就是丢了棵药材,侯府名贵药材比比皆是,少个一棵两棵我也不带心痛,但,药材丢失,你们看管不利才是大问题。库房重地,宝物被窃,巡逻的人这么多竟一个也没发现?你们可真是齐心协力啊!”
  管家们全绿了脸,“夫人的意思,难道是在指责我们监守自盗吗?”
  “是不是我不知道,但很显然,我叫人过来‘伺候’你们,用的都是我娘家的打手。”
  “……”
  四周瞬间响起了窃窃私语,“那侯夫人刚进门,使唤不动侯府的下人呢!”
  “看样子是的。侯府的下人多么心高气傲,真是可怜了这位刚进门的大夫人。”
  管家们听见这些碎言碎语,纷纷红了脖子。
  “你们要明白一件事儿,偷盗侯家宝物,确实是我姚瑶掌管不利,但丢失的宝物,可以用金钱弥补回来。不过……掌管不好你们秦家的下人,身为当家主母,丢人的,可不只是我姚瑶一人,姚家的门面岂能让你们秦家这些下人践踏?咳咳咳……”姚瑶捂了捂嘴儿说道,“众人皆知我重疾缠身,时日不多,但可别真把我当成了病秧子。你们放心,在我有生之年,还是能收拾得了你们的。继续打。”
  啪啪啪——
  四周人群再次嘀咕起来,“姚家大小姐身子柔弱,可这脾气真是刚硬。”
  “说话带刺刀啊?今日真是见识了。”
  “她这主母当的,该不会连侯爷也要被她收拾得服服帖帖了吧?”
  秦翼澜听了这话,忍不住偷笑两声。
  不知道为什么,心窝里燃起一股浓浓的骄傲。
  不经意间还偷偷看了看身旁的太子哥哥,他清晰瞥见大哥脸上露出一丝丝的惊讶和无语,还夹杂着一丢丢的懊恼嫉妒。
  人群后方,张惠仪和她父亲急忙冲出来大喊,“别打了!别打了!”
  张总管现身说话,“夫人,手下留情啊。有什么事儿,咱们进屋好好谈可以吗?”
  姚瑶扭头冷眼看着他问,“有什么话就放这儿谈,论个公道,谈开了才好正声,关了门,这消息就难以控制了。若是传出去,有人说我不明是非,蛮横无理那该怎么办?我这名声,张总管你没这本事护住吧?”
  “可是侯爷的名声呢?您不需要考虑考虑吗?闹得这么大,你让我们家侯爷如何下台?”
  “侯爷名声正着呢,我训斥你们,也是光明正大,沾不到侯爷凤毛麟角。”
  张惠仪突然挺身说道,“什么光明正大?夫人,你这就是在乱打人,乱欺负人!说什么看管不利,明明就是你们主仆俩监守自盗。我去库房看过了,库房的门锁根本没有撬动的痕迹,而钥匙就在你们主仆俩手里,肯定……”
  “惠仪,别乱说话!”张总管吓得脸色铁青。
  他闺女昏了头了,没人冤枉,冤枉到夫人头上?
  边上,梦桃立马噗通跪下,“大小姐,我的钥匙片刻没有离身。那宝物真的不是我偷的。”
  “呵——”姚瑶捂嘴轻笑,“梦桃你别紧张,无凭无据怪不到你头上。而且我说过,宝物失窃与否我概不追究。”
  张惠仪怒斥道,“什么叫宝物概不追究?你不追究宝物被偷,却在这里惩罚看管不利的下人?这说得过去吗?”
  “说得过去啊!”姚瑶嬉笑道,“因为这宝物,我拿嫁妆填补进去,缺不了侯爷半毛铜钱。说得更凶狠些,我花娘家的钱,来买你们的教训,所以就算现在此时此刻,侯爷回来也阻止不了我。继续打吧——”
  张惠仪气恼大吼,“夫人你别避轻就重,库房门锁并没有被人撬过的痕迹,我敢打赌就是梦桃偷的。你们主仆俩唱的这出好戏,弄丢了药材还故意惩罚我们这些下人,你就是蛮不讲理!”
  姚瑶哼笑道,“惠仪姑娘真爱纠结,既然如此,那就把库房的锁给我拿出来,给大家瞧瞧。梦桃,把库房的门锁拿过来。”
  “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