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26章:女人生气了

我的书架

第26章:女人生气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咳咳咳……”
  姚瑶端着小盘子,走了过来,躬身礼道,“侯爷,太子。”
  秦翼澜沉声道,“什么事?”
  “妾身给侯爷和太子做了些糕点,侯爷尝尝味道。”
  姚瑶把糕点往他手边轻轻放去。
  红洛也急忙把自己做好的糕点,送去给宇文鸿,期间还忍不住朝他抛了两下媚眼。
  可是宇文鸿的视线至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姚瑶,堂而皇之大大胆胆扫视她全身。
  一入眼帘就是她满脖子的红痕。
  宇文鸿微微拧眉,很不是滋味。
  秦翼澜轻声道,“糕点放着我等会儿吃,没事你就回房去休息吧。”
  姚瑶一愣,为什么她感觉他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难道?上午侯府门口发生的事,他其实是有芥蒂的?只是在外面,他愿意给她面子?做给别人看?
  姚瑶有些焦虑,轻声道,“侯爷您先尝尝合不合胃口,如果不合胃口咳咳咳……我再去重做。”
  “不必。”秦翼澜板着脸道,“你咳疾未愈,早点回去歇息去。”
  梦桃急忙插嘴儿,“侯爷,这糕点是大小姐亲手……”
  “闭嘴。”姚瑶生气了。呵斥了梦桃的话,满脸不爽的扭过头。
  亲手?
  她亲手做的糕点?
  两个男人终于把目光挪到糕点上。
  宇文鸿奇怪道,“我的糕点怎么和三弟你的不一样?”
  呃、
  他也瞧见了,确实不一样。他的糕点贼漂亮。
  宇文鸿嘟囔问,“弟妹,我这糕点也是你做的?”
  姚瑶还没回话,红洛急忙躬身礼道,“回太子殿下,是奴婢做的。虽然卖相不如大小姐的,但味道也是极好的。太子殿下可以品尝品尝。”
  对于口味,红洛还是很有自信心的呢。而卖相的问题,她确实无法做到大小姐的那种艺术品手艺。
  宇文鸿忙道,“不,我要尝弟妹的手艺。三弟,来,咱俩换一盘。”
  一听这话,秦翼澜直接捏了拳头。
  只是还没等他爆发,突然,他的下巴被女人强行挑起,两指掐了他的牙关。
  姚瑶抓起盘子里的几块糕点,捏碎成团后直接往他嘴里塞去。
  “呜——”
  秦翼澜瞪大的瞳孔无处安放。
  宇文鸿也吓得高翘的二郎腿哐当掉地。
  塞完糕点,秦翼澜捂着嘴儿狂拍胸口。
  姚瑶拍着弄脏的掌心,对宇文鸿说道,“对不起太子殿下,您说晚了,下次想吃请赶早。不过以后,我可能不会再下厨了。侯爷,太子殿下,妾身告退。”
  说晚,她头一扭,掀起一道沉香,甩身离去。
  “唔——咳咳——水——”
  子墨急忙递上茶盏,“侯爷,小心别噎着,还是吐出来吧。”
  秦翼澜艰难摇手,一边喝茶,混着干巴巴的糕点,慢慢往下噎,吞下肚的时候,眼泪水掉了一大把,那口气被噎得差点没回上来。
  宇文鸿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
  “呵呵,三弟啊三弟,你那妻子确实厉害着呢!若不是她身子不好,不然我怕你,不到半年就得被她克死。”
  秦翼澜缓着气,接连喝水,“她是生气了?”
  子墨尴尬一笑,“好像是的。侯爷是没瞧见夫人那脸,拉得比牛粪还难看!”
  “为何生气?”宇文鸿忙问,“莫非因为我?”
  子墨忙道,“不可能的。我家夫人是个有分寸的女人,您是太子,她不可能生您的气。许是夫人亲手做的糕点,侯爷方才没领情的缘故。她以为侯爷不爱吃就……”
  分析大师分析得十分有理。
  秦翼澜瞬间恍然。她误会了!
  他怎么可能不爱吃她的糕点?他只是不想她出面。本来太子就已经对她有了兴趣,她再这样四处招摇,他哪里承受得了这份醋意?
  宇文鸿听着摸了摸下巴,“三弟你不行呢!她身为你的妻子,就算生你的气也不能这样谋杀亲夫啊!得训!”
  秦翼澜偷偷翻了他一个白眼。
  训?感觉哄都哄不好了,还训?
  宇文鸿忍不住笑了笑。之前觉得她有皇后天赋,现在看来,还是有一丝丝的欠缺。果然人无完人。
  入夜。
  宇文鸿并未回宫,而是在侯府别苑住下了。
  秦翼澜回了寝房,却见梦桃守门,见着他也横身拦路,“侯爷,夫人身子不适已经睡下了。夫人说让您回自个儿的屋去睡。”
  打从结婚以来,他就没在自己的屋子里睡过,房子都已经发霉了还怎么睡?笑话!
  “让开。”秦翼澜还是很有男人的威严的。
  梦桃顶着门框,肆无忌惮的抬头瞪着他。
  秦翼澜真的无语道了极点,一个小小丫鬟竟然也敢这样怼他?真是反了天了!
  不过不难明白,没有姚瑶的寿命,梦桃怎敢堵他门?
  而且脸上还摆着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好像他也得罪了她似得。
  “侯爷,我家小姐身子弱,今日在府外受了寒风,咳疾发作咳个不停,我家大小姐还怕您午饭没吃饱,怕您饿着,又亲自去小厨房给您做了糕点。做糕点的时候吸了不少粉尘,咳得更加厉害了。所以小姐说了,她今日无法伺候您更衣沐浴,您还是回自个儿屋子歇息去吧。”
  听得出来,这小丫头也吃了不少委屈。
  秦翼澜揉了揉眉心,挥挥手。
  子墨立马窜出来,一把抓住梦桃胳膊往外拽。
  “诶你干嘛——你干嘛——”
  子墨呵斥道,“人家夫妻俩闹矛盾吵吵架,你在中间拦着干嘛?真是碍事,走,哥带你去吃鸡腿。”
  梦桃一听鸡腿,突然就不挣扎了,目送秦翼澜推门而入,小嘴微微嘟了两下才走。
  进屋后,秦翼澜听见姚瑶沉闷的咳嗽声,十分密集。感觉喝了这么多天的药,一下子又还回去了,身子白养了。
  秦翼澜心疼的坐去床榻,瞥见她捂着被子背对着自己,这小心眼儿真的被气坏不少。
  “咳咳咳——咳咳咳——”
  秦翼澜轻声哄道,“你亲手做的糕点,这么吃法真的太浪费了,我应该藏在兜里慢慢吃。”
  姚瑶一听,闷闷不乐的小脸突然好了。
  不过她还是板着脸,直起身子说道,“若不是我亲手做的,我就给你端份糕点过来,你如此不领情?”
  “我只是心疼你的身子,咳嗽这么厉害还跑出来吹风干嘛?我也没错吧?”
  “错了!我把糕点端你手边你就应该快些吃掉,你瞧瞧,太子见了,就想和你抢。我亲手给你做的糕点怎么能给别人吃?若你早点把它们吃掉,我也用不着这样急着塞你。倘若太子不在场,没人跟你抢,你爱吃不吃,不吃拉倒,我能端回去喂狗——”
  秦翼澜上手,直接把人拉进怀里,忍不住寻着她的芳醇纠缠上百回。
  可惜她咳疾发作,他也就磨了两下嘴皮。
  “咳咳咳……”还气着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