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35章:岳父劝他纳妾

我的书架

第35章:岳父劝他纳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姚瑶坐着马车,心里犯嘀咕,是不是每个夫妇坐马车都像他俩这样的姿势?
  真的已经粘到一点缝隙都没有了。
  姚瑶嫌弃道,“侯爷,我衣服快被你弄皱了,新衣服呢。”
  “衣服皱了可以再买。”
  “可是等会儿要进宫的呀,衣服皱了怎么见人?还有你别顶着我发髻,头发都要被你弄乱了。我梳了大半个时辰的头发呢。”
  秦翼澜沉沉叹气,“还是早点夜落回家比较舒心。”
  什么衣服,什么头发?他就想给她弄得越乱越好。
  心烦!心烦死了!
  衣服不能碰,头发不能碰,小手能碰了吧?一根根手指头给她玩过去,她总没的抱怨了吧?
  皇宫门口还没到,路上遇到了一辆马车,梦桃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小姐,是老爷的马车。”
  “是父亲吗?”
  两辆马车同时停下。
  姚瑶掀开车帘下马。
  于此同时,姚文献也跟着下马。
  见到盛装打扮的姚瑶,姚文献眼睛闪了一下,“瑶儿。”
  “嗯,爹爹。”
  “你和你母亲,越来越像了。”
  她这羞红的绝色容颜,就如同当初她母亲嫁给他的时候一模一样。妖艳芳华,含羞待放。
  想到这儿,姚文献不知不觉陷入了往年的沉思。
  如果她母亲没有死该有多好?
  秦翼澜跟着下了马车,对着姚文献礼道,“岳父大人。”
  “嗯。”姚文献满意点头,“小女多亏侯爷照顾,总感觉她气色越来越好了呢。”
  秦翼澜满意笑笑,“这是自然的。花朵是需要养分才能健康成长。我花了不少肥料,可惜还是个小花苞,不肯开花。”
  姚文献一听就明了,“啊……呵,慢慢来。她年纪还小。”
  “是,岳父大人。”
  “翼澜啊,我有件事想和你谈谈,不知能否借一步说话?”
  “呃,好。”
  两个男人避开了耳目,窝在角落里密谈。
  “岳父找我何事?”
  “我家三房,你应该听瑶儿提起过吧?她并不是赵家嫡系千金小姐,而是旁系的,之后才过继给了嫡系,明面上,她和瑶儿的母亲赵思怀是亲姐妹,可实际上,是隔了两代的堂系。”
  秦翼澜轻声问,“然后呢?”
  “本来按照逻辑,若瑶儿身子无恙的话,瑶儿的夫婿人选绝不会是你。可没想到阴差阳错,她终究和你走到了一起。我那三个闺女,都是我的心头肉,各个都不舍得。瑶儿身子虽差,但她受皇上庇佑,我很放心。而玉儿她,身世不好,又强要了二皇妃的名额,我怕她身世若是暴露出去,她在皇宫里的日子会更难熬。”
  秦翼澜奇怪问,“岳父有话不防直接说了吧。”
  “我想给我那三房再抬个位分,但名不正言不顺,家中老二肯定会抗议。她们李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如果你能帮我一把的话……”
  “怎么帮?”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赵湘的弟弟有个闺女,芳龄十七,只比瑶儿小两岁。反正瑶儿一直在给你找妾室,不如,你帮我收了那丫头吧。等你们成亲后,借着你的名分,我也好抬我家三姨娘当正室。如此一来,玉儿在皇宫里,就更能站得住脚了。”
  赵湘的弟弟,秦翼澜见过,还打过!
  混吃混喝,坑蒙拐骗,不学无术。
  之前一直缠着赵湘,像吸血鬼似得,天天吸赵湘的骨头。
  回头若是他把闺女送到侯府,那吸血鬼绝对会调转枪头,把矛头指向侯府。
  秦翼澜沉默不吱声,姚文献以为他是顾忌姚瑶的心思,他忙赔笑道,“你放心,瑶儿那边我去跟她说。只要我开口,她绝对会点头答应的。翼澜啊,这个忙,你可要帮我一把才行。”
  静思片刻后,秦翼澜吭声道,“要抬位很简单,我可以认三姨娘一声义母。您直接抬位即可。至于让我纳妾之事,不需要商量。”
  “这?不需要商量的意思是不愿意吗?”姚文献忙道,“那小丫头我见过的,可漂亮了,和瑶儿的姿色不相上下。”
  秦翼澜轻笑道,“我又看不见,这女人长得漂不漂亮,对我来说没什么差别。”
  “啊……也、也是。”姚文献头疼道,“可我家瑶儿根本照顾不了你,你纳个偏房不是挺好的嘛?”
  秦翼澜摇摇头,“我一个大男人需要照顾什么?讨了个媳妇儿回来,我反过来要照顾她才对,而且您也知道,您家闺女娇气得厉害,被子少盖一角就要咳一天一夜,我每天每夜都睡不踏实,就怕把她冻着,吃个饭怕她噎着,喝个汤还怕她烫着。真的,岳父大人,我实在有些精疲力尽了。根本没有心思再去找偏房。”
  听完这话,姚文献简直到了无语的地步,好半晌都支不出半句话来,“呃……这……这可真是难为你了。”
  “能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岳父大人的闺女生得如此娇气。”
  姚文献尴尬道,“其实你没必要非得和她同吃同住……”
  “万万不可的。瑶儿是您的掌上明珠,您是太子和二皇子的恩师,是皇上器重的太傅大人,您的闺女我怎能怠慢?再说,瑶儿还是皇上的恩人之女,皇上都要宠着爱着,我自然要好好呵护才是。”
  “呃、呃呃……”没话说没话说。
  秦翼澜轻笑道,“所以岳父大人就别再给我增加压力和负担了,我伺候一个都伺候不过来呢!”
  活这么大他就没听说过,女人需要让男人来伺候的。
  被秦翼澜如此一堵,姚文献也不再提纳妾之事,只能灰头土脸上了马车,先行入宫。
  姚瑶见秦翼澜回来,忙问,“爹爹和你说了什么啊?瞧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秦翼澜搂着她,沉沉笑道,“你爹爹问我,你有没有给我添麻烦。我正好把这几天的委屈统统告诉给他听,小小抱怨抱怨。”
  “抱、抱怨?”姚瑶惊讶的望着他,“我怎么你了?听你满嘴委屈似的?你说来听听,你是怎么跟我爹爹抱怨的?”
  “哦,我就说啊,晚上睡觉搂你的时候,你就喜欢背对着我,就是不肯和我面对面!”
  “……”姚瑶瞪大眸子,惊恐呼道,“不会吧?你竟然和我爹爹说这种话?”
  “嗯,不止呢。”
  “不?不?不止?你还说了啥?”
  “我说,吃饭的时候,我让你坐我腿上你偏不肯,非要自己一个人坐角落里,我手摸都摸不到你,吃饭都没了乐趣。别人家恩爱夫妻,都是缠着膝盖,粘着一双筷子吃的。可你呢?”
  姚瑶满头冒汗,无言以对,“你都跟我爹爹抱怨了啥啊?”
  “还有很多。你想听我一一说给你听?”
  “不不不!你闭嘴吧!我不想听!”再听下去,真要气死她了。
  秦翼澜憋着坏笑,见她气呼呼的扭着肩膀,更是爽快至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