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38章:很受宠幸

我的书架

第38章:很受宠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咳咳咳……咳咳……”姚瑶捂着嘴儿说道,“太子说笑了,我这哪是面色红润?是憋气憋成这样的。染了咳疾就是这样,咳起来没完没了。好在现在脸上还有些血丝,若是哪天血丝都没了,那才叫可怜。”
  宇文鸿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弟妹说话也挺逗趣。对了,刚才姑姑在这儿,带了穆离姑娘。三弟可见着?”
  秦翼澜吭气道,“嗯,见着了。”
  “那穆离,也就三年没见,模样也越来越出挑,若她和弟妹比,三弟你猜,谁更胜一筹?”
  “我又看不见。”秦翼澜撇头道,
  “你猜嘛,猜猜嘛!”
  宇文鸿的话,也吸引住远处的那俩个女人。
  穆离和姚莹悄悄挨过来。
  在秦翼澜心中谁更美?
  这个问题,穆离也很想知道答案。
  姚瑶也忍不住偷偷看向秦翼澜,心头微微打鼓。告诉自己不要太在意这个问题,可要命的,她也在意。
  真的好奇怪,她以前好像从来不会纠结美貌这个问题的啊。
  “三弟快猜猜,穆离和姚瑶在你心中,谁最美?”
  秦翼澜顿默了片刻后说道,“我希望我的夫人,是最丑的。”
  姚瑶楞了一下,眼珠子干巴着,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相反,穆离得瑟的嘴角不停往上高翘,止不住的骄傲。
  “我还希望我的夫人,笨笨傻傻的。”秦翼澜又补充道。
  姚瑶头一垂,呼出的气又酸又涩。
  突然,秦翼澜手一扯,把她整个人都搂进怀里,他贴着她耳旁,只用她一人能听见的音量说道,“这样才不会有人窥觊你的存在。”
  浓浓的独占欲一宣泄,姚瑶惊讶抬眸,恍然一瞬间,她好像抓到了他的视线。
  是她的错觉吗?
  好像……是错觉吧。
  明明是贬低她的话,可说道最后,她怎么觉得,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几缕暧昧?
  你的美,我独赏。你的智慧,我独占。
  是这个意思吗?
  姚瑶忍不住噗嗤一笑,笑容下钩起一丝骄傲。
  而他俩的互动落入旁人眼里,除了羡慕之外,更多的是浓浓的嫉妒,尤其是穆离。
  她瞪着姚瑶的视线如同要喷出火星子似得。
  宇文鸿也是满脸嫌弃,哼哧一声,走到姚莹身侧说道,“同样是太傅的闺女,姚大小姐才情确实厉害,但我家莹儿也不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对吧,莹儿?”
  姚莹忙昂起头,说道,“那是当然。之前一直没找到机会和姐姐比试比试,听说方才姐姐要争京城第一才女的头衔,我有些不服气,想和姐姐比试一下如何?”
  姚瑶软趴趴地说道,“没空。”
  “……”
  “……”
  姚莹瞬间青了脸。
  宇文鸿板着怒容说道,“弟妹,你这就不给面子了哦!”
  姚瑶嬉笑一声,“不是我不给太子爷面子,实在是体力不允许啊。弟妹我身子实在太弱了,喘几口气对我来说都是奢侈。我需要保存体力到贵妃娘娘生辰宴结束才行。不然,若中途咳了红,不太吉利。”
  “……”
  “……”
  那还真是拿她没辙。
  姚瑶身子虚弱不是一天两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大寿将至,对于将死之人,根本不能逼迫她做任何事。
  姚瑶说话之余,还不停捂嘴咳两声,“咳咳咳……”然后虚弱的黏在秦翼澜身边,走路都需要他搀扶。
  正好秦翼澜看不见,他搀扶她,她也搀扶他,两人走路分分钟都腻在一起,大手小手就没分开过。
  这腻歪的样子,谁见了都羞涩。
  不稍片刻,二皇子宇文琴和他的正妃姚玉也过来了。
  两人一身紫色礼服,看着格外精气神。
  姚瑶见着姚玉,眼眶微微红润了一下,欣慰一笑,对着秦翼澜轻声道,“看样子三妹在二皇子身边过得还可以。”
  秦翼澜低声回道,“确实很盛宠,夜夜宠幸着呢。”
  “啊……哦。”
  她也夜夜被宠幸着,感觉是挺好的。
  “夫人什么时候也能让我宠幸几回?我的愿望才算真的实现。”
  “诶?”姚瑶奇怪看向他,“侯爷不是也夜夜留宿我闺房里吗?”
  他还想咋滴?
  秦翼澜眉头紧锁,“这远远不够的。”
  “哪不够了?”
  都已经挤一个被窝了,难道还得和他挤一个枕头?那这也太挤了吧?
  姚瑶苦思冥想都想不透。
  秦翼澜憋着闷气直摇头。
  寻了几回,姚瑶扯着姚玉去角落里密谈。
  “三妹,二皇子对你还好吗?”
  姚玉羞涩一笑,“挺好的,就除了一开始新婚夜比较粗鲁一些,之后他对我都很温柔,我也习惯了,就没什么大问题了呢!”
  姚瑶懵懵懂懂的看着她,总觉得自己漏了一大波细节。“……他对你好就行了,姐姐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自己多多照顾自己。”
  “知道的,姐姐。”姚玉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姚瑶,“姐姐,这是母亲拖我还给你的。”
  姚瑶一愣,“为何还我?这不是准备让你送给贵妃娘娘的礼物吗?”
  “不用,娘亲给我准备了另一样珍贵的宝贝。”
  “啊……哦……”姚瑶接过小盒子,塞回自己的兜里,“既然你有自己的主意,那也不错,生辰宴上记得谨言慎行,少言多听,能不出头就不要强出头。”
  “知道的姐姐。”姚玉欣慰一笑。
  两人又唠了几句闲话后分道扬镳,各自回到自家夫婿身边。
  尤其是姚玉,被宇文琴扯东扯西。
  姚瑶看得出来,姚玉应酬得很疲惫,笑容里带着许多的牵强。
  可这也无奈,这是她自己选的路,既然要走,那前程不管如何艰辛,都只能自己咬牙扛下来。
  宴会上载歌载舞,美酒佳肴,美女环绕。
  贵妃陈淑嘉贴身坐在皇上身旁,笑容里满满都是幸福的味道。
  打从皇后死后,她独居贵妃宝座,深受皇上恩宠。
  光从这次生辰宴就能看得出来,贵妃娘娘在皇上心里的地位,非同一般。
  不过,后宫掌权却不在她一人手里。
  皇上身边还有两个妃子,和贵妃娘娘一起管理三宫六院,划分着界限。
  这后宫明面没有闹出什么波澜,但也是暗涛汹涌。
  那些妃子也不看皇上一把年纪,一门心思就想着如何怀上龙种,只可惜,皇上不肯要,她们使再多法子也没用。
  所以眼下,她们都把心思放在太子身上,除去侧妃姚莹之外,这太子正妃的宝座,绝对是一块大肥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