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反设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翼澜身后的子墨,忍不住嘀咕起来,“侯爷,这穆离姑娘的屏风刺绣,怎么和夫人的一模一样?”
  不用他说,他也看见了。
  感觉不太妙的样子。
  就在当下,何萧怜突然起身说道,“穆离姑娘的礼物确实精美,不知道侯夫人对穆离姑娘的女红有何评价?”
  姚瑶站在侧位,抬眸对上何萧怜,又偷偷瞥了穆离一眼。
  这两个女人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牵了一条线?
  毕竟她是秦翼澜的正妃,而她们都是侯爷的爱慕者,她们都把她当情敌,自然要站在一条线上弄死她才肯方休。
  真是要命,她本来就寿命不多,她们何苦非要纠她小辫子不放呢?
  姚瑶裂开完美的笑容称赞道,“穆离姑娘的手艺堪称一绝,完美无瑕,百鸟朝凤的寓意也非常喜庆。想必贵妃娘娘甚是中意。可见这份礼,用了不少的心。”
  何萧怜捂嘴偷笑,“不知侯夫人给贵妃娘娘准备了什么礼物呢?”
  憋到现在了吧,就等这一句话呢!
  穆离也昂着头,满脸带着讥讽的微笑。
  方才她将了她一军,害得她不能让公主殿下让皇上下旨指婚,现在呢?她倒要看看,这个姚瑶,如何破她这一局!
  姚瑶慢吞吞的走到屏风前,对着皇上他们再度蹲膝,“皇上,贵妃娘娘,臣妇的礼物,有些上不得台面,但请皇上娘娘看个热闹开心开心就好。”
  “哦?”宇文侗月笑眯眯道,“有什么礼物但凡拿出来,让朕好好瞧瞧。”
  姚瑶起身招手,“梦桃。”
  梦桃端着一个托盘上来,上面盖着红盖子。
  红盖子揭开,上面放着一把小剪刀,剪刀上面还系着红彩带。
  宇文侗月奇怪道,“剪刀?就算这剪刀是金子做的,你也不应该……”
  姚瑶忙道,“剪刀不是礼物。皇上请放心。”
  姚瑶拿起剪刀,回头直接把屏风全部剪烂。
  众人见状大肆喧哗起来,“这——”
  “她在做什么呀!”
  “侯夫人疯了不成?”
  “天呐,侯爷也不阻止一下吗?”
  何萧怜见秦翼澜端坐雅座,丝毫没有出面阻止的意思,她急忙喝道,“侯夫人,你到底在做什么啊?这可是穆离姑娘给贵妃娘娘准备的生辰礼!”
  姚瑶剪完屏风,回眸一笑,“别急,我只是想变个魔术罢了。宋夫人,你信不信,我把这屏风剪碎了,还能给它变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出来?”
  何萧怜瞬间呆傻了眼,哑然无语。
  宇文侗月嬉笑道,“魔术吗?那可真是新鲜,太傅,你这闺女连魔术也学了?你还教了她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姚文献尴尬赔笑,“额……呵呵……”
  他闺女的事,他什么时候参合过?她会些什么,其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何萧怜对上穆离冰冷的视线,心知这事不好唬弄,狠下心说道,“那侯夫人您可要好好变,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哦,不然你毁了穆离姑娘送给贵妃娘娘的贺礼,娘娘可是会怪罪你的。”
  “放心,肯定能变个一模一样的出来。”
  何萧怜急忙补充道,“不只是屏风的刺绣,还有这木架子,木框也得一模一样才行。”
  哼,就算她的屏风刺绣和她一模一样又如何?还有木架子,只要木架子的工艺不一样,她就有瑕疵可以刁难她。
  可谁知,姚瑶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肯定得一模一样才行啊!”
  说完,她啪啪拍了两掌。
  几名仆从急急忙忙把场上的坏屏风端了下去,一去一回,又端了个新的过来。
  红盖子一掀开,又是一个赞新的屏风。
  百鸟朝凤一模一样的刺绣不说,当真连木架子也是一模一样。
  何萧怜瞬间青了一脸,扭头看向穆离,只见她朝自己甩来一道愤怒毒辣的目光。
  完了。被反设计了。
  这木架子怎么会一模一样?不应该啊!
  姚瑶挑衅一笑,“宋夫人,您看看,是不是一模一样的呢?连木工,也丝毫没差哦!”
  “……”何萧怜默然苦思,咬着唇瓣无言以对。
  宇文侗月直接拍手鼓掌,“哈哈!瑶儿确实好心裁。爱妃,看着可满意。”
  陈淑嘉虽然对姚瑶不是很欢喜,但她知道,皇上欢喜她。
  毕竟刚才,皇上被他姐姐逼着下旨赐婚,可是姚瑶给他缓和下来,所以就算这个魔术漏洞百出,皇上鼓掌叫好,谁都得陪着迎合。
  陈淑嘉也跟着鼓掌点头,“才女不愧是才女,多才多艺,连魔术也精通。厉害。”
  贵妃一说,一旁大臣们也纷纷拱手对着秦翼澜赞赏。
  “侯爷真是娶了个宝藏回家呀。”
  “侯爷确实很有福气。”
  被他们一通夸赞,原本满脸怒容的秦翼澜,表情也稍微缓和了一些些。
  秦翼澜咳嗽一声,“瑶儿,礼物献完,回来吃些菜。”
  夫君都呼唤她了,姚瑶自然要归位,简单行了个礼,回到原位,侧头看看秦翼澜的脸,见他脸皮绷着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她就安安静静坐着不再吱声。
  她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
  方才开口求皇上给穆离姑娘圣恩,就已经惹恼了他。
  而刚才,她的一举一动,都太出挑了。
  自己叮嘱三妹不要强出头,自己却不知道要掩蔽锋芒,实在是不妥,怪不得侯爷会生气。
  可她有什么办法呀?
  她辛辛苦苦给贵妃准备的礼物被人拿去当筹码来算计她,她若丢了人,等同于丢了侯爷的脸。
  为了不得罪任何一个人,她只能暗地里周旋。
  至于这屏风的木架,是在昨日凌晨,她带人把刺绣从去工坊的时候,被一个管家拦截。
  那管家偷偷摸摸寻到她,嘀咕道,“侯夫人,何家大小姐昨日连夜秘密招了全京城的绣娘去府邸刺绣,连何家的所有绣娘也一并招了过去。今日一早,去了工坊做好了一个屏风。我打听了一下,说是要送给贵妃娘娘当贺礼的。”
  姚瑶一听这话就知道不对劲,询问了一番,果然是百鸟朝凤的屏风。
  于是姚瑶就决定,“给我的屏风,打造成和她一模一样的款式,银子不管多少,我出。”
  “是。”
  这位管家,是何家的小管家,而他正好也是凌宇的父亲。
  凌宇被设计陷害,新婚日被何二小姐毒打身亡,幸得秦翼澜救治送出城,凌宇感激姚瑶,就叮嘱父亲暗中要护好侯夫人。
  管家感知一丝丝的不对劲就立马偷偷给姚瑶告了密,这才有她今日魔术一出戏。
  恩情这种东西,撒出去了,总有收回的一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