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41章:侯爷不好哄

我的书架

第41章:侯爷不好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眼下所有的难关,都熬过去了,姚瑶又偷偷看看秦翼澜,见他表情始终没有松懈,心里也万分纠结。
  说真心话,这个男人其实也不太好哄。他要是想刁难起来,也是十分的头疼。
  不过努力花点心思,还是能哄好的。
  “侯爷吃菜。”姚瑶给他夹了点吃的,放他碗里。
  秦翼澜立马板着脸呼哧,“你不会送到我嘴里?我又看不见,怎么吃?”
  姚瑶一听,无语嘟囔,“在家里你不也可以自己吃?”
  “在家里,吃的嘴脏不打紧,在外面,吃东西就得体面。你得喂!”
  姚瑶惊愕不已,“侯爷怎么反着说话呢?在家里喂喂你不打紧,可在外面喂着吃也太羞人了啊。”
  “也没亲你搂你抱你,哪羞人了?出门在外你不照顾我的眼疾,谁照顾我?”
  姚瑶嘴一嘟,“那我没嫁给你之前,侯爷参加宫宴得让子墨喂你不成?”
  “噗——”子墨憋不住了,捂嘴偷笑起来。
  秦翼澜脸色超级不好看,“你到底有没有为我着想过?”
  “侯爷别生气,回家后再喂你嘛,今日宫宴能不能……”
  “我是说,穆离的事,你为何要去跟皇上请旨?让她婚姻自己做主,若她真寻到我了怎么办?”
  “啊……侯爷说的是这事吗?”
  早就想埋怨她了,最后还是没憋住,借机开口非要和她说叨说叨。
  姚瑶腼腆一笑,“穆离姑娘心高气傲,在没有完全把握下,她肯定不会在今天宣布心仪之人。她丢不起这个人,毕竟穆将军可是皇上的重臣,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呢。”
  “可万一呢?万一?”
  姚瑶微笑道,“您拒绝一声,皇上就会顺势应了你。毕竟婚姻自主的意思是,皇上不插手。嫁娶都由‘双方’喜乐。不是吗?”姚瑶着重在双方这个词上,让他听得真切。
  秦翼澜越听越恼火,“那要是万一我也答应了呢?”
  这下,姚瑶没吱声了,神情微微凝练了一下,轻声道,“穆离姑娘愿嫁,您愿娶,这不就是两情相悦了嘛。既然是两情相悦的话,我还如何阻挠呢?我这么做,帮你们郎情妾意顺水推舟,我在外也能博个美名不好吗?妾身不明白,侯爷您到底在纠结什么?”
  秦翼澜真是气到快要吐血的地步。
  子墨叹了口气,吭声嘀咕,“夫人您就说几句我家侯爷爱听的话嘛!”
  姚瑶眨眼问,“我要说啥他才爱听?”
  子墨呼道,“穆离姑娘不配和您争宠,有您拦着,您绝对不会让穆离姑娘进咱们侯府的对不对?”
  姚瑶惊讶的看了看子墨,“咦?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
  子墨也瞬间愣住了。
  扭头,他瞧见,秦翼澜紧绷的嘴角终于往上扬了起来。
  姚瑶偷偷瞄了男人一眼,坏坏的笑容勾了起来。
  这不就搞定了嘛!
  就算她抓不到秦翼澜的重点,但子墨应该可以,有他推她一把,妥妥就能把这个男人搞定。
  秦翼澜把碗往她那处一推,“饿了。”
  小小嘚瑟的姚瑶又愣住了。
  怎么了?心情不是变好了嘛,怎么又要刁难她了呢?还想着喂?
  这大庭广众的,他就非要和她搞这一出?
  姚瑶拧巴着小脸,委屈的瞅着他,“侯爷自己吃好不好?”
  她感觉自己在哄一个小孩子似的。
  秦翼澜哼了一口气,“那你要答应我,回家后,顿顿喂。”
  “啊?”
  “现在喂,回家顿顿喂,你自己选一个。”
  姚瑶瘪着嘴,只要勉强点头答应,“回家……”
  “好,那一言为定哦。”
  竟然还给她来个一言为定?
  总感觉他是故意给她下套似的。这个男人的坏心思怎么就这么多的呢?
  当初相亲,轻轻一撇,倒也没觉得他是个坏心眼的男人,果然人还是不能貌相。
  什么玉树临风,偏偏君子,关了房门,不是变恶犬,就是成豺狼。
  喂他吃饭还算好的,就怕他管不住嘴儿,啃吧啃吧啃到她身上来就吃不消了。
  她是真的不喜欢他往她身上粘,太累赘。而且还会闹心慌,噗通噗通心脏跳不停。非常不舒服。
  子墨黏在秦翼澜耳旁,用不高不低的音量问道,“夫人的刺绣为何会被穆离姑娘仿了去?夫人刺绣刺了这么多时日,现在倒好,礼物送到贵妃娘娘手里了,可名头却还在穆离姑娘手上?咱夫人只得了个会变魔术,多才多艺的美名。侯爷要不要查查,是谁泄露了夫人的刺绣?”
  旁边梦桃听力,猛然竖起耳根子,“你是说有人偷了我家大小姐的刺绣模板?”
  秦翼澜虽没吭声,但余光时不时往姚瑶脸上瞄去。却见她神色淡然,丝毫不在意的模样。
  反倒是身后的红洛,神色紧张,站立不安。
  手指扭捏了一下,红洛侧声道,“大小姐,奴婢内急,想出恭。”
  姚瑶点点头,“嗯,速去速回。梦桃陪着你一起去。”
  梦桃嘀嘀咕咕,“没必要吧,出恭还要我陪……”
  虽然嘀嘀咕咕有些小抱怨,但她还是跟上了红洛的脚步。
  两个侍婢一走,秦翼澜便吭声质问,“你还不打算好好整治整治她吗?”
  姚瑶嫣然一笑,“没必要为这些小事大动干戈。若真要查下去,不说我的侍婢不干不净,侯爷府里的侍婢也未必会干净。有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日子就这么熬过去了。大家平平安安,和和乐乐便可。”
  子墨生气道,“夫人倒是大肚,幸好这次夫人准备妥当,若是夫人没收到线报,毫无防备的话,那您该如何?”
  姚瑶宽慰道,“放心吧,计谋是百变的。就算是突发状况,我照样能应对自如。区区一个生辰礼物,奈何不了我。”
  秦翼澜听着她那略显猖狂的语气,忍不住轻笑出声,“夫人的自信真让人着迷。”
  姚瑶脸色微微羞红,“咳咳……”
  “可就算如此,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管教管教她。不然,她迟早会给你惹大麻烦。”
  姚瑶沉默了片刻后,思虑道,“也是。想她年纪也到了,早点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吧。我看那凌宇不错,诚恳老实,心地善良。待他身子养好,可以给他说说媒。”
  秦翼澜听了,眉头微微拧了起来,“你觉得她会喜欢那样的男人?”
  “婚姻这东西,喜不喜欢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过日子。毕竟要和对方走完一生一世。那自然要找一个会懂得关心妻子,照顾妻子的好男人才行。就好比……”
  姚瑶突然哑了嗓子,偷偷瞄了秦翼澜一眼后,保持了缄默。
  秦翼澜却来了兴致,“就好比谁?嗯?”
  姚瑶撇开羞涩的小脸,却难掩通红的耳垂。
  这一幕都被他尽享眼底。
  “夫人怎么不说下去了?在你心中绝好的夫君,像谁?”
  “咳咳咳……咳咳咳……”姚瑶捂嘴咳嗽,“我咳疾未好,不能多言,得缓缓气……”
  “噗——”子墨没憋住,躲在边上偷笑中。
  秦翼澜也紧紧抿着窃喜的嘴角,时不时偷看她的小动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