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45章:欠他一份情

我的书架

第45章:欠他一份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翼澜对子墨使了个眼色,子墨识趣捞起地上哭岔气的女人,直接扯走。
  姚瑶无力的坐去床沿,焦虑的握着梦桃的手,神情疲惫。
  秦翼澜无奈说道,“犯得着为那种丫鬟,生这么大的气?你不知道自己身子不好?不能动肝火的吗?”
  姚瑶仰躺在他怀里,“我不明白,这人心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距?同样是我的侍婢,我给梦桃和红洛的,都是一模一样,自认为没对她们有任何偏差,可她们俩的想法却是截然不同。我给梦桃,她觉得是恩惠,我给红洛,她却觉得是施舍,不稀罕。”
  “这便是人心贪婪。人心这东西,谁也把控不了。不要为此纠结。你那侍婢若死性不改,迟早自己要自讨苦吃。”
  姚瑶轻声道,“那年我母亲遇刺,身上中了一箭,跌落悬崖,我乳娘就在悬崖口处,抓住了她,可她身子弱小,没能拉回我娘亲,和她一起跌了下去。”
  “嗯……”
  这事,他也知情。应该说所有人都知情,并不是什么秘密。
  “若我乳娘没去拉我娘亲,她也不至于会死。”
  “嗯。”
  “然而数日后,我们在悬崖下搜救的时候,只发现了一具尸体。”
  秦翼澜偷偷瞄了她一眼,“然后呢?”
  “尸体虽然穿着我娘亲的衣服,但尸体被水浸泡,面目全非认不出人。所有人都认定那是我娘亲的尸体,包括我爹爹在内。却独独我自己知道,那尸体并不是我娘的,而是乳娘的。”
  姚瑶回头道,“我娘找不到,可能她还活着,我心里一直这样思虑的,但想不明白,为何要让我乳娘当她替死鬼。而且,如果她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为什么不肯回家?”
  姚瑶咬牙叹气,“这个秘密压在我心口压了好多年,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过,包括梦桃,包括红洛。也就是因为这个秘密,我知道,我欠了乳娘一份恩。她给我娘亲当了替死鬼。”
  秦翼澜默默听着她的倾述,心里十分欢喜。她从未开口跟任何人提及的秘密,竟然毫无保留的告知他。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极度的信任他。也意味着,她已经有了这个觉悟,要把自己的未来,寄托到他手里。
  她心里积压的心事太多太多,一直没有人同她分享,她真的快憋坏了吧。
  姚瑶无力道,“当年娘乳娘对我俩极好,乳娘如此温柔贤惠,大方得体,为何红洛没有乳娘半分性子?”
  “红洛的父亲呢?”
  姚瑶撇头,“不知道,听乳娘说是个渣男,弃了糟糠,另结新欢去了。”
  秦翼澜忍不住噴笑,“所以咯。感觉也挺正常的。”
  姚瑶无语叹气,“我真心无颜面见乳娘。再过两年,九泉之下,若见到乳娘,让她瞧见她闺女变成这德行,我如何交代?”
  再过两年她要去见谁啊?
  老瞎说话!
  秦翼澜扯过姚瑶的腰肢,楼得死紧死紧,“你哪也去不了,夫唱妇随懂不懂礼?”
  姚瑶嫌弃道,“难不成你还能和阎王爷抢人?那也得看你能耐的呀!你若真有能耐,你先替我把梦桃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好不好?你看看她,烧成这样!”
  秦翼澜突然眼珠子一转溜,说道,“嗯,我瞧瞧。”
  一把脉,他呼道,“不妙!”
  两个字一出来,姚瑶心窝急大了,“侯爷,她怎么了?”
  “病情确实很严重,那一般的庸医可能治不好她。就算消了她高烧,怕醒来也是个白痴。”
  姚瑶紧张呼道,“那怎么办?”
  说完,她突然想到了,“对了,神医谷谷主!侯爷不是和神医谷谷主有莫逆之交嘛!你能不能帮我问问谷主大人?让他给梦桃治治?”
  秦翼澜状似为难道,“可以是可以,只是,你也知道,上次凌宇之事,我已经欠了谷主一个大大的恩情。这次又要去劳烦他,实在是有些为难。”
  姚瑶忙道,“侯爷,我愿意出钱,我把嫁妆给你,不管多少钱,我都要把梦桃治好。”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要钱的话,我还需要问你要吗?神医谷谷主的坏脾气,你去外面打听打听,你见他给过谁脸面?他若不出谷,谁求也求不通。”
  姚瑶为难的看着他,“那怎么办?侯爷,您一定要帮帮我的呀。我可怜的梦桃,不能有事的啊!”
  秦翼澜顿默了片刻后,轻声道,“再帮你一次也不是不行,只是……”
  “只是什么,侯爷但说无妨。”
  “只是这恩情我替你欠了出去,但你得还我这份情。”
  “我肯定还。侯爷要我怎么还,您尽管提。”
  秦翼澜要的就是这句话,“你说的哦!不能反悔哦!”
  姚瑶用力点头,“我肯定不会反悔,只要梦桃安然无恙回来,侯爷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秦翼澜憋不住,嘴角疯狂往上扬,“一言为定!”
  宴会上。
  何萧怜见夫君一身是水,忍不住质问道,“你怎么了?”
  “有人落水,救了个人。”宋辞简单回了句,闷头闷脑喝了杯酒。
  何萧怜哼气道,“真爱多管闲事。”
  宋辞眼神闪烁了几许,几许闷头喝酒。
  想起之前姚瑶对他的百般关照,嘘寒问暖的贴心,与何萧怜这冷漠的态度一比较,这能不让他有落差吗?
  同样是女人,只可惜,这心……不一样。
  指腹为婚,从小他就认定的妻子,没想到成亲后的婚姻会是这样的。
  刚刚他见她嘴角巴掌手印,担心问她一句,竟然反过来遭她呵斥。
  不用你管!
  简单四字真是让他心寒到底。
  穆离方才表演了一曲,虽然弹得真的不咋滴,可她是谁?北上穆赫辛大将军之女,彩虹屁谁敢不放,一口一句文武双全奇女子,妥妥称赞到位。
  秦翼澜和姚瑶回来的时候,宇文雪玲就用极度惋惜的语气说,“翼澜啊,你真是错过了一场极度盛宴,我家穆离的琴艺你没欣赏到,实在是太惋惜了。”
  秦翼澜随意附和了几句,没怎么在意,夫妻俩再次入席。
  晚宴快接近尾声了,梦桃被送出宫,秦翼澜安排让她直接出城去寻谷主医治,姚瑶也宽心了不少。
  二皇子宇文琴对穆离的兴趣极为浓厚,不说别的,就因为他是最不可能和穆离喜结良缘的一对,心里不甘自然让他不舒坦。再加上穆离姿色上佳,武艺精湛,堪称女豪杰。
  穆离在表演节目的时候,两眼就没离开过她半分。
  这一幕都被姚玉看在眼里。
  这几日,姚玉一直被宠,还没有找到半个能威胁她的女人。
  眼下这就不来了嘛。
  姚玉见自家夫君的眼神就围着穆离转的时候,心窝里燃起一股浓浓的焦虑,和危机。
  姐姐说过,叫她不要强出头,一定要低调。
  可再低调下去,她的地位可就不保了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