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52章:三姨娘送美人

我的书架

第52章:三姨娘送美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屋外传来奴婢的唤声,“夫人,姚府三姨娘求见。”
  “三姨娘?”姚瑶有些奇怪,贵妃生辰宴都过去了,她还来做什么?
  姚瑶对着梦桃说道,“我去见姨娘,你不必跟着我,伤势未愈,好好在屋里躺着歇着。”
  “谢大小姐。”梦桃欢快的奔了出去,也不像是要回屋歇息的模样,看上去像是要去会情郎似得。
  姚瑶去了客厅,见赵湘坐在边上喝茶,身后还带着一个陌生的侍婢。
  “三姨娘。”
  赵湘急忙起身道,“瑶儿。”
  “嗯。”
  “三姨娘想你了,特意做了一些山药羹给你尝尝,没有放糖。”
  “谢姨娘。”姚瑶端过菜篮子往边上一放,款款坐下问道,“姨娘这次过来,除了给我送粥以外,还有别的事吗?”
  三姨娘几乎从不出门,就连自家小院都极少踏出。想想都明白,她出远门来寻她,肯定有什么要事。
  赵湘推着身后的侍婢说道,“来,赵婉,叫姐姐。”
  “姐姐——”那侍婢怯生生的喊了一句。
  姚瑶拧眉问,“她是?”
  “她是我那不成材弟弟的女儿。你可别介意她爹爹纨绔,你看他生得闺女多么水灵,街坊邻居都说我这侄女长得像我。”
  姚瑶心头微微沉了一下,“然后呢?”
  赵湘羞涩一笑,“想必你爹爹应该跟你提过了吧,早晚你要给侯爷纳妾,所以你爹爹想把婉儿交给你。自家姐妹有照应才是最好的,不是吗?”
  “照应?纳妾?”
  赵湘惊讶问,“怎么了?你爹爹没跟您提起这事儿?”
  姚瑶神情慢慢冷了下来,“从未。”
  赵湘尴尬极了,慌张道,“对不起,是我唐突冒失了,应该让老爷过来跟你说的。我……我也是太心急了,对不起,瑶儿,你别怪姨娘。”
  姚瑶端起茶杯,默默喝了口茶,她也明白,自己的嘴角,应该再也勾不起那道和善的微笑了吧。
  她爹爹的叮嘱,她自然是放在心上,可爹爹的安排,她绝对接受不了。
  这是她的家,她要给自己夫君纳妾,关别人什么事?
  父亲这手,伸得也太长了吧!
  若耽耽只是父亲的心思,她还能吞气忍忍。
  可如果是某些人吹了枕头风的话……
  姚瑶冷然的视线,扫过赵湘的面容,却见她神情飘忽,眼神闪烁,不敢和她对视。
  呵——
  果然是枕头风。
  赵湘觉得气氛极度尴尬,忙哈拉着问,“瑶儿,你的那两个大丫头呢?怎么不见她们贴身服侍你?”
  “梦桃前日着了寒,我让她歇息去了。至于红洛嘛……”
  姚瑶故意顿了一秒才道,“她做了些错事,被我关了起来。”
  一听这话,赵湘瞬间想起千年何首乌一事。
  这药材,可是红洛帮她偷出来的啊!
  事情肯定瞒不住,毕竟姚玉献礼的时候,姚瑶绝对在场。
  但她听闻,事情已经完美化解了,为什么她要罚她的侍婢?
  罚了她的侍婢,意思是,她心里仍有疙瘩吧?
  赵湘急忙开口道,“对不起,瑶儿,这件事是三姨娘的不对,你如果心里有气,你就撒我头上吧!反正这件事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了嘛,好不好!”
  姚瑶撇开头,没吱声。
  她越是沉默,赵湘心里就越没底,坐立难安,真的手足无措。
  她就知道,不问自取,终究会让她和姚瑶之间产生隔阂,她好像有点高估了姚瑶的肚量。
  药材的事情还没化解好,她就带着赵婉过来求妾位,看样子这次真的玩崩了。
  凌晨契急急忙忙跑进客厅大嚷,“夫人!西偏苑那儿出事了!您快去看看。”
  西偏苑?
  那不是她关押红洛的地方吗?
  茶盏轻轻一放,姚瑶跟着凌晨契赶去偏苑。
  赵湘一时好奇,也急忙带着侄女跟了上去。
  就在西偏苑口,姚瑶便听见了吵骂声。
  是红洛和梦桃的。
  两人巴拉着嗓子吵得不可开交。
  姚瑶板着脸进了苑子,“咳咳咳……”
  她俩好像习惯了,不需要她呼喝,光听见她的咳嗽声就自动停止了吵架。
  梦桃扭头看见姚瑶,就哭着泪花跑过去告状,“大小姐,你要给我做主啊!”
  红洛一脸负气的扭头哼哧,“嗤——”
  姚瑶冷声问,“什么事?”
  梦桃说道,“我路过这儿,正好看见红洛她翻墙逃出来,我叫她回去,她不听,还推了我一把。”
  红洛瞪眼道,“你是豆腐吗?推一下就倒?你也好意思告状?”
  梦桃跺脚道,“她推我还是其次,凌宇哥哥过来护我的时候,她还开口辱骂凌宇哥哥,说他是残废瘸子,没用的狗东西!大小姐,我真的忍不了了,我就想抽她俩耳光。”
  红洛哼声大笑,“我说梦桃!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学识趣儿?你是不是忘记我上次跟你说过的话?”
  “啥?”
  “我说……等我哪日凤凰腾达以后,我要跟大小姐讨要了你,然后让你变成我的狗奴才,一辈子给我端茶送水洗脚擦地!你到现在还看不清局势?还敢在我面前嚣张?切——哈哈哈——”
  姚瑶板着脸,冷声问,“笑完了吗?”
  红洛笑声尴尬落下,“我……”
  就算红洛再猖狂,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在姚瑶面前,气势永远强硬不起来。
  姚瑶轻声道,“笑完就轮到我了。”
  “什、什么?”红洛紧张结巴问。
  姚瑶拿着娟帕,百无聊赖的翻来覆去看着,“我与你的主仆情谊缘尽,答应找机会送你去太子身边,我与你和你娘亲的恩情,也算给足了。留下侯府一片净地供你吃喝也是仁至义尽,但你越这个墙,就是对侯爷的无礼。”
  “啊……我……我……”
  “不过你放心,我姚瑶,天生大肚,不和你斤斤计较,越这一次,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见,你乖乖回去,便可相安无事,天下太平。”
  红洛一听,大大松了一口气,忙点头,“知道了,我回去乖乖待着就是。”
  红洛耷拉着肩膀准备进偏苑,突然,身后姚瑶吭声道,“但是!”
  还有但是?
  红洛紧张回眸,只见姚瑶神色严肃,“但是红洛,你欠梦桃的东西,给我好好还个清楚。不止是今天的言语辱骂,还有那日你推她下水差点害死了她。一笔笔帐,都给我算清了再回去。听懂了吗?”
  红洛一个踉跄,忙道,“大小姐,你、你想干什么?”
  姚瑶挥挥手。
  凌晨契一眼就知道她想要干嘛,忙吆喝道,“来人,把这贱婢给我压过来。”
  几个壮汉抓着红洛肩膀,拖到梦桃面前逼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