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被勒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翼澜一边进屋,一边关门应道,“你该好好学学你那丫头,凡是不要太过逞强,受了伤,都自己藏着掖着不让我看。”
  “我又没受伤。”
  “心伤也是伤。”
  短短五个字,却让姚瑶身子猛地颤了三下,神色微微动容,鼻子都快酸冒泡了。
  秦翼澜就知道肯定出了什么事,他伸手扯她入怀,咬耳问,“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聊聊吗?”
  “我只是惋惜自己红颜薄命,不能和你长相厮守。”
  秦翼澜一愣,生气道,“又说胡话!”
  她都没感觉的吗?自己最近被他养胖了一大圈呢!身子一天比一天好,睡眠也足足的,气色也一天比一天红润。
  可她还想着自己两三年后就要寿终正寝的事。
  哎——
  姚瑶微微推开他,抬头深情望着她的男人,“侯爷。”
  “嗯?”可惜他无法和她对视,不然他定要把她掐入自己眼里,锁在心间。
  “侯爷,我知道你迟早是要续弦的,可你能不能答应我,至少在我死之前,不要纳妾。我这人看上去十分大肚,可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我是个小气的女人。在你身边的时候,实在容忍不了任何女人窥觊你。反正我能独占你的时间有限,也就两三年了吧,侯爷能不能答应我,在我有生之年,不要纳妾。好吗?”
  秦翼澜嘴角钩笑,用力点头,“好,我答应你,在你有生之年,绝不纳妾。独宠你一人,好不好?”他发誓,一定要让她长命百岁。
  姚瑶有些惊讶。他竟然这么好说话?
  不对,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这个男人,是她相亲那日,最中意的男儿郎。
  虽然之前一直考虑要把他让出去,可阴差阳错让自己得到了他。
  既然老天爷有成全之意,她不好好把握,那她就是个大傻瓜。
  姚瑶投入他怀中紧紧搂着,吸着他身上独有的药香味。
  只是搂着搂着,这男人就不老实了,背后的手掌来来回回个不停是几个意思?
  姚瑶这回想推开他,已经晚啦。
  “侯爷,还没用晚膳。”
  “我不饿!”
  “可、可我饿!我饿……”
  “嗯,我知道你饿,我也饿,走,先上床——”
  “啊?不是啊,肚子饿不得先吃饭?”
  “呵……不是肚子饿,是心饿。夫人,劳累了一天,让我多亲亲你。”
  “啥?”
  ……
  听说姚玉害喜害得厉害,什么东西也吃不下,姚瑶准备去寺庙烧香,给她和孩子求个平安符回来。
  秦翼澜听说她要去寺庙,说什么都要跟着一道走。像是生怕她出了家门就再也回不来的样子。
  坐在马车里,姚瑶捧着小暖炉,小眼神就爱偷偷摸摸打量她男人。
  真是奇怪,明明知道他看不见,她为什么不敢大大方方的看他呢?
  秦翼澜憋着闷笑,在车子摇摇晃晃中不停往她那处挪去,一不小心就和她挤在了一起。
  “你坐过去些,我都没地方坐了。”
  “那坐我腿上,宽敞。”
  姚瑶立马瞪眼呼哧,“你别闹!这路远着呢!”
  要出城,要上山,路上多颠簸啊。
  秦翼澜轻笑问,“夜晚要在寺庙留宿一夜吗?晚上山上的星空很美。”
  姚瑶支吾道,“这不太好吧。”
  身为女子,夜不归宿可是十分严重的事。她想都没想过。
  “与我在一起,你还怕什么?那寺庙里有座温泉,也是专门给皇亲国戚准备娱乐的场所。你体寒多病,泡泡温泉能够去除你体内的湿气,对你病情有极大的帮助。”
  听到这儿,姚瑶激动道,“那我想住!真的可以留宿一夜吗?”
  “两夜三夜都没问题,我已经跟皇上告了假,放心玩吧。”
  “可、可是我没带换洗的衣服。”
  “方丈会给我们准备禅衣。”
  “……”
  好开心。
  姚瑶搓着小手,心窝里甜滋滋的。
  马车刚出城,子墨突然拉住缰绳。
  “哎哟——”梦桃咕噜噜的被滚了下去。
  姚瑶也一头撞进秦翼澜胸口,脑袋被磕疼。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姚瑶掀开帘子一看,车头前,是一家三口。
  都是熟人啊!
  三姨娘赵湘的弟弟赵忠,还有他的妻子和女儿赵婉。
  那赵忠对着他的妻子拳打脚踢,女儿则在边上不停巴拉,“不要打了!爹爹求你住手好不好?不要打我娘——”
  赵忠拉着嗓门就是一通辱骂,“赔钱的狗东西,我要你们娘俩有何用。还不如给我去妓院赚钱,给我换点银子。”
  “住手!”姚瑶呵斥一声,下了马车。双眸隐隐闪着怒火,“你这地痞流氓,光天化日就敢当街行凶?目无王法了吗?”
  赵忠回头叉腰就笑,“我教训自己的娘们,关你什么事?这娘们侍奉不周,不该教训吗?”
  姚瑶沉着脸,轻声问,“说吧,要多少钱?”
  “什么?”赵忠微微懵了一下。
  姚瑶撇头哼道,“我前日才把你女儿退回来,你今日就拦了我的车,在我面前演着一出苦肉计,不就是想要我救下她们母女俩吗?你成功了,这对母女,我救了。我给你银子,你和她和离了吧。”
  赵忠欢喜大笑,“哈哈,还是夫人上道,不枉我在您府前盯梢了这么久。喏,这个丫头一万两黄金拿走,这婆娘嘛,便宜点,一万两白银,赔钱送你了。”
  一万两黄金和一万两白银。
  哈!还真是不客气啊!
  秦翼澜掀开车帘,轻声问,“需要我帮忙吗?”
  赵忠吓了一跳,“侯、侯爷也在?”
  这倒是他没料到的事。上次被侯爷毒打的事,他还历历在目呢!
  赵忠有些胆战心惊,结巴道,“夫人,咱们只谈买卖,可别乱动粗哦。不然我就走咯。到时候你想救这丫头,你也救不了。”
  姚瑶听了之后,忙道,“侯爷进去歇歇,我来处理就好。”
  秦翼澜嘴角挂笑,“好的。我等你。”
  转身进车内,安静听着外面的动静。
  姚瑶走到赵忠面前,和他眼瞪眼了一会儿,她能从这男人眼里,看出浓浓的贪欲。
  卖女儿,卖妻子,狮子大开口,这恐怕还不是他的底线。
  若日后,她收留了这对母女俩,估计也要像三姨娘那样,被他不停敲诈勒索。
  越过赵忠身子,她走到他那妻子面前,那沧桑的老妇,眼底浮现的是一双唯唯诺诺的眸子。
  再走到赵婉面前,她看见这女孩眸光下,除了胆怯害怕之外,还有极度渴望被拯救的期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