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55章:夫妻搭配,干活不累

我的书架

第55章:夫妻搭配,干活不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过头,姚瑶走到子墨身前说道,“给我把匕首。”
  “啊?”
  “匕首!”
  子墨犹豫了片刻后,递上匕首。
  姚瑶接过匕首就把它往赵婉脚边一丢,“小丫头,你且听好了。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像我表达你的诚意,我才会收留你们母女俩。”
  赵婉无解的看着她,“我……我……夫人要……我做……做什么?”
  “拿起地上的武器,桶你的父亲。”
  “什么??!”赵忠拉开嗓门大喊,“夫人!你这是干什么?”
  姚瑶嘴角裂开一道邪气的笑意,“看不懂?我在纵容她们行凶呐!你放心,身为侯爵夫人,包庇凶手这种小事,应该还能掩盖得了。婉婉,你可听明白?这是我给你的唯一机会,要不要解放自己,解放你的娘亲,机会就在你的脚下。”
  听到这儿,赵婉的视线,挪到脚边,眼睛死死盯着那只匕首。
  赵忠也惊恐的看向那把匕首,视线再一点点挪到女儿脸上,一对视,他清楚看见一双极度记恨的眸子。
  脚步一个踉跄,他竟然不自觉的往后倒退。
  “不……不……你不会……你不可以……”
  赵婉吞吐着如同野兽般的低吟声,迟迟不敢动手。
  姚瑶噴笑道,“好好考虑清楚,这世上没有人能解救你,就算我也办不到,花再多的钱,,你和你娘亲也仍躺在地狱里煎熬。只有靠你自己才能翻身做人。至于我,能为你做的,就是哪怕你杀父入狱,我也照样能让你在监狱里,过着富丽堂皇的生活。”
  话音落下的瞬间,赵婉一把捡起地上的匕首,发了疯似得朝赵忠扑去。
  “啊——”
  “你干什么!我是你父亲啊!不要啊——啊啊——救命——”
  父女俩开始厮杀斗殴,赵忠被砍了两刀后,不再逃跑,索性反手抢她刀子。
  赵婉毕竟是个姑娘,体力不如男人,被赵忠反手一扭,刀子落入了他的掌心,自己翻倒在地。
  赵忠怒火中烧,拿着刀子,神色狰狞的一步步朝他女儿走去。
  姚瑶见状,吓了一跳,正要扭头朝子墨呼救的时候,突然,一颗石子从车内飞射出去,。
  叮——
  石子精准的打在匕首上。
  匕首再度从赵忠手里,落在赵婉眼前,赵忠吓得脸色大变,赶紧转身逃跑。
  可是下一瞬间,又一颗石子从车内飞出,又精准的打在赵忠腿弯上。
  噗通,赵忠趴倒在地。
  赵婉正好捡起地上的匕首,扑过去对着赵忠后背就是猛扎。
  “啊啊啊——”
  一连桶了七刀都没收手。
  第八刀,赵婉高高抬起血淋淋的手腕,第三颗石子飞射出来,打落了赵婉手中匕首。
  子墨趁机跑过去拦人,抓着赵婉呼道,“行了,再扎下去就真救不活了。”
  “吐——”赵婉对着地上的男人狠狠吐口水。
  完事后,赵婉扯着母亲跪倒在姚瑶脚边,她抬头哭诉道,“夫人请您收留我和我娘亲,只要您能保我娘相安无事,我赵婉这条命就是夫人您的。以后您要干什么龌龊勾当,全让我来。”
  姚瑶哑然眨眼,“说什么呢?什么龌龊勾当?把我说得像是大坏蛋似得。呵……”
  姚瑶掀开车帘,钻入车内,声音传出来,“等会儿随我们一起进山吧,手上染了脏东西,该好好净净手。”
  一听这话,赵婉心知姚瑶已经收留了她,急忙磕头哭谢,“谢谢夫人成全,谢谢夫人,谢谢夫人。”
  姚瑶撇头看向秦翼澜,见他雅正端坐,闭目养神。她好奇嘀咕,“若不是我视力好,我差点以为那几颗石子不是你丢的呢!”
  秦翼澜无声笑笑,“不是我,那还会是谁?”
  姚瑶努努嘴,“侯爷有眼疾都这么厉害,若你没有眼疾的话……京城第一俊朗非你莫属了吧?哎……果然男人不能太完美,有点瑕疵才好。”
  “嗯?为何?”秦翼澜有些不解。
  为何说有点瑕疵才好?
  姚瑶低声笑笑,“不然我就自惭形秽,配不上你了呀。”
  秦翼澜伸手一抓她那冰冷的小手手,轻声说道,“不管我有没有眼疾,我都是你的夫君。此生与你唯一。”
  姚瑶用力把他的手扯开,好像对他这番话,并不受用,“侯爷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花言巧语?这坏毛病不好,得改。”
  秦翼澜偷偷瞧了她一眼,见她神色未见半分动容,心里十分焦虑。
  他这一次次的表达心意,为何不见她反应?到底哪个步骤出了错?
  姚瑶低语道,“侯爷,上次我可能忘了跟你提了。这个赵婉,是我三姨娘带过来,准备送给你当小妾的。”
  秦翼澜并不意外,“嗯。然后呢?”
  “被我拒绝后,没想到,赵忠竟然带着闺女来我面前玩这出苦肉计。”
  “嗯。”
  “原本我也不想如此残忍,花点小钱把赵忠打发了就好。谁知道他竟然狮子大开口到这地步。没憋住,这才出此下计。侯爷为何不怪我?”姚瑶疑虑问道。
  秦翼澜伸手把人揽入怀里,“怪你什么?”
  “怪我太凶残,唆使别人弑父,这是天杀的罪孽。”
  “我只知晓你拯救了一对母女,从此以后,赵忠不敢再来骚扰她们母女俩了,这才叫一劳永逸。”
  姚瑶温柔一笑,顺势把头往他肩窝处埋去,“还是夫君知我懂我,都不需要我向你解释什么。我很怕你会误会,怕你嫌弃我心思歹毒,埋怨我……”
  “啰嗦。”
  “啊?”
  秦翼澜眯眼道,“确实不需要你跟我解释这个解释那个,在我面前,你的小嘴儿,没空巴拉这些那些,我只想从你嘴里听到一些有关于我的,甜言蜜语。或者……”
  或者?
  “或者是直接喂我,你的甜蜜。”
  如果花言巧语打动不了她的心,那还不如直接一点。
  捏住她的下颚,狠狠挑起,直接低头锁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儿。
  这一路颠簸进寺庙,两人的嘴就没怎么分开过。
  下了车,姚瑶捧着晕红的小脸,看着庄严肃穆的佛门,心里扭捏得不行。
  她脏了,她思想脏透了,感觉不配踏入这扇大门怎么办?来的这一路,一点也不虔诚的样子。
  赵婉母女和子墨要稍后才到,子墨要带赵忠回城疗伤,随后再租辆马车才能跟上他们。估计日落前才能赶到。
  姚瑶踏入寺庙,忙道,“侯爷,我们先去……”
  “沐浴吧!”
  “啊?”姚瑶惊讶的望着他,“这一进寺庙就沐浴?”
  “对啊,这才是真正拜佛的规矩。别把凡尘的俗物带到佛祖面前亵渎它。拜佛之前,沐浴更衣才是最正确的姿势。”
  秦翼澜说得头头是道。
  ------题外话------
  谢谢妹子打赏,今天再加更一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