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57章:她是孤煞星

我的书架

第57章:她是孤煞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呵,我只听说男人能强迫女人,就没听说过,男人不喜欢,女人还能强迫男人的?你放心吧,侯爷应付完就会回来。”
  梦桃噘着嘴儿,“哼。大小姐你对侯爷不上心,可人家对侯爷确实一百份心意,男人是最禁不住诱惑的动物,就怕那穆离姑娘多支几招,侯爷抵挡不住投降了呢?大小姐,这天黑了呀!你就去接侯爷回来好不好?”
  姚瑶吐了口气,“你和红洛真是两个性子,啰嗦得要死。算了算了,去那边看看吧。省的你像只苍蝇似的在我面前嗡嗡叫。”
  姚瑶走出屋外,就见还在打扫的赵婉,她把扫帚一丢,急忙跟着过来,畏首畏尾的站在一边,摆着一副要跟着一起去的姿态。
  姚瑶侧头看了她一眼,一如当初第一眼见到时那样,很胆怯的样子。
  可想一想,就在昨日,这个女孩拿起匕首刺杀她父亲时那凶狠的模样,当真天差地别。
  果然,一个人有想要保护的东西时,才会变得无比强大。
  和她一样,她想要保护的东西太多太多,所以才会如此自立。
  不过这种心态非常不好,她渴望保护的东西太多,但总有保护不力的时候,等她失去的那一刻,一定会很受伤。
  或许……
  她该试试,被别人保护的滋味。
  寻去寺庙的大堂处,门外候着一大批侍卫。
  领兵男子竟然是宋辞宋将军。
  姚瑶走过去直接和他打招呼,“将军。”
  宋辞急忙拱手,“侯夫人。”
  姚瑶微笑问,“侯爷还在里面吗?”
  “嗯。”
  “他们在做什么?”
  宋辞叹了口气,“公主殿下带了一个太师过来,和方丈在博弈。正拿侯爷说事,说他沾了孤煞星,晦气,要给他诵经念佛去孤煞。”
  姚瑶一听就笑,“是在说我么?孤煞星?”
  宋辞尴尬笑笑,“夫人既然知道,那就别出面了吧。有侯爷挡着呢!”
  姚瑶侧身站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星空,“这也真是巧啊。我们来寺庙祭拜,他们隔天就追了过来。还带着太师一起。分明就是冲着我来的嘛!”
  “嗯哼——”宋辞只能咳嗽两声,无言以对。
  “既然公主殿下为我如此费心,我总不能辜负她的好意。是不是孤煞星,要不就让佛祖开口给我定了吧。”
  宋辞凸鄂的望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见她扭头离去的背影,风尘仆仆,却带着一丝自信。
  屋舍内,太师和方丈面对面,还在争辩不休。
  秦翼澜虽然听得一知半解,不过大致能懂那太师的意思,她说他夫人是孤煞星,非常的晦气。
  如果这个罪名落实的话,一旦传出去,对姚瑶的名声极度不利,到时候甚至会连累整个侯府。
  那太师掏出一张白纸,上面念出了姚瑶的生辰八字,放在正中央,对着那生辰八字指手画脚。
  本来他们还挺隐晦的,没说姚瑶的名字,就说是孤煞星。
  现在可好,直接把她生辰八字都拿了出来,调查得可真够清楚的啊!
  方丈看着那生辰八字叹息道,“虽是红颜薄命,但也不至于命犯孤煞。太师说得太过严重了。更何况,算命八卦并非我们行道所为。太师切勿越界,有损道行。”
  “哼!侯爷千金之躯,自然要小心为上,凡是有祸害他的邪恶东西,我们有义务为他驱除才是。这个生辰八字,克母克夫克子,注定她这生孤独终老。侯爷若不想被孤煞星克死,必须要想办法处理一下才是。这是贫道的忠言告诫。”
  宇文雪玲忙接话,“我早就说了,那女人根本配不上我家翼澜,嫁过来,纯粹给翼澜拖后腿的。翼澜啊,你听见了没有?太师的叮嘱,你不得不听的呐!”
  面对这些无知妇孺的谬论,秦翼澜真心心烦到了极点。
  这一个个的,都吃饱了饭没事干,就爱弄这些谬论。
  宇文琴坐在秦翼澜身旁,看见穆离不停朝秦翼澜抛出深情的眸光,心窝里一阵酸爽。
  这次他们来寺庙,其实就是冲着秦翼澜他们来的,穆离打听到他们夫妻俩要来祭拜,就求着公主带她过来。
  宇文琴本来不知道秦翼澜在这儿,只是打听了穆离的去处,才屁颠屁颠找机会跟过来,谁知道原来这儿有三弟在。
  他心知,穆离他得不到,一来,她的心不在他身上,二来,她的身份,是太子内定的太子妃人选,所以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他就忍不住越想要。
  既然父亲允诺穆离婚姻自主,只要他能够让这女人心意于他,然后两情相悦,不就能水到渠成了嘛!
  只可惜,看见穆离满心满眼都是秦翼澜,他哪里能受得了?
  坐在秦翼澜身旁,宇文琴偷偷凑头说道,“三弟!你家里那病恹恹的美人儿,贴不贴心啊?你本来就不方便自理,还要费心费神照顾一个肺痨,也着实委屈你了。而且听太师说她是孤煞星,克夫呢!要不?那个穆离正好心意于你,你收了她当你继室吧?”
  秦翼澜脸一拉,沉声道,“什么孤煞。我从来不信这些牛鬼蛇神!”
  “噗——可姑姑都这么说了,你还能反驳不成?你瞧瞧,方丈都被那太师堵得无话可说。你又如何能破这个局?姑姑她是铁了心的要破坏你和那肺痨大小姐。撮合你和穆离姑娘。”
  秦翼澜闭眸哼哧,“我夫人身体安康,她一日未去,就别和我提续弦之事。她若真是孤煞星我也不怕,我命硬!”
  听到这儿,宇文琴心里舒坦多了。
  穆离再深情也无用,妾有意,郎无情啊!男人若不愿意,女人根本强破不了。
  宇文琴忍不住赞叹道,“可惜了,三弟你是瞧不见。穆离英姿飒爽,又不失端庄美艳,她虽然拿不下京城第一才女这个头衔,但京城第一美人的头衔,绝对非她莫属。我若有幸能得那女人的青睐,我绝对会对她珍惜百倍。”
  秦翼澜冷不丁的腻了他一眼,“那你的正妃呢?”
  宇文琴耸耸肩,“人虽美,但小家子气,上不了大台面。上次晚宴还差点给我丢人。哼……”
  这幅嘴脸是什么意思?玩腻了?若他这嘴脸给姚瑶见了,不得把她气个半死?
  姚玉肚子里还怀着呢!
  “我说三弟,你真不打算纳个妾,冲冲你夫人的煞气?”
  秦翼澜咬牙道,“我说了,我不信这东西!”
  秦翼澜差点发飙之际,堂外突然传来热闹的呼声。
  “方丈——”
  小僧匆忙过来报备,“方丈,外面百姓点了上千孔明灯祈福。”
  “上千孔明灯?”
  此时屋外已经漆黑一片,众人闻风出屋。
  抬眸一看,天空上飘着满满一大片孔明灯。
  每个孔明上面都写了一个大字,七七八八联合起来汇成一句话,“祝侯爵秦翼澜,千岁安康。”
  这一幕,装瞎的男人都忍不住灼热了目光。
  千民为他祈福?谁发动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