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公主对皇上一直记恨着,所以处处找机会挑他刺,扎他心。她知道穆离是皇上给太子准备的女人,所以她打小就把穆离养在身边,不让她和太子有任何的接触。也不知道她给穆离灌输什么样的思想,那女人的心一直照着公主的想法走。”
  原本以为和乐公主是真的喜欢秦翼澜才会想尽办法给他婚配,搞了半天,公主只是在跟皇上闹情绪,皇上看准的儿媳妇,她就想办法把她配给瞎眼侯爷。
  “公主殿下如此不待见我,以后能回避,我还是尽量回避吧。”
  “还是我家瑶儿聪明。”秦翼澜又搂紧了一分力道,腻着她颈窝说话。
  姚瑶咬了咬唇,“侯爷别闹。我太热了,不舒服。”
  秦翼澜叹气道,“谁让你身子这么香。对了,我家夫人真的是莲花转世的小上仙吗?我秦翼澜何德何能,竟然能成为你渡劫的良缘?”
  姚瑶无语噴笑,“哪有什么上仙转世啊。侯爷你信这个?”
  “十一莲花开,这正常吗?”
  姚瑶捂嘴轻笑,“那是我做的小把戏,莲花是假的。我就想堵住那太师的嘴。这些人怕遭天谴,所以一有天降,就不敢再胡说八道了。说起来,宋将军人挺好的,莲花也是他帮我丢入河上游。上游河道太曲折,我上不去。”
  秦翼澜微微拧眉,“宋将军?”
  “是的。”
  “你何时和他走得如此近?”
  “嗯?”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嘛?姚瑶轻声道,“我家梦桃还是他救的呢!”
  秦翼澜眯眼问,“你好像很信任他的样子?就不怕他在公主面前戳穿你的把戏?”
  姚瑶嫣然一笑,“不会的。宋将军是个好人。”
  “……哼。”
  姚瑶看出秦翼澜不爽,赶紧岔开话题,“我不承认自己是孤煞命,但实实在在就是个短命鬼。我就想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安享自己的晚年罢了。旁人别来给我闹幺蛾子。侯爷也别为那些不相干的人伤心伤神。”
  听见这话,秦翼澜表情缓和了不少,点头应,“嗯,放心,没人会打扰到我们俩。”
  腰上的大掌用力一扭,把她整个人都贴到自己胸膛。
  姚瑶轻呼道,“侯爷你又要干嘛?”
  “又要干嘛?需要问吗?你不是心理都清楚了?”
  听见男人的坏笑声,姚瑶急着挣扎,“不行不行!真的不行!被人看到听到多不好?”
  “没哪个不长眼的赶跑到这儿来瞎参合。”
  话音刚落,远处突然传来子墨的呼唤声,“侯爷!穆离姑娘在谷口,说也要来泡温泉。她问你们好了没有?”
  这水池一般不让女人泡的,但秦翼澜能打通关系,和乐公主也可以。
  姚瑶忙道,“我们起来吧。”
  秦翼澜把她拉回心口,回头呼道,“告诉穆离姑娘,这水池我用来给我家夫人疗伤用。里面撒了药粉,有味药是用来避孕的。怕她泡了对身子不好。”
  子墨无奈一笑,拉着嗓门吼,“晓得了!”
  姚瑶忙抬头问,“侯爷撒了药?那以后这池子……”
  “放心吧,等我们下山后,寺庙小僧会把池水抽干。等池水再生出新的温泉,干干净净。”
  “啊,这样的。”姚瑶嘀咕道,“我懂了,为什么我和侯爷同房这么久都没有怀孕,原来侯爷是体谅我的身子,不宜受孕,所以在我药浴里面撒了避孕的药粉对不对?”
  秦翼澜无奈轻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你怎么可能怀孕?也没必要给你撒那种药粉。”
  姚瑶又糊涂了,嘀嘀咕咕,“不都肌肤相亲了嘛,怎么还什么都没做?”
  秦翼澜笑着捏她下巴,小小亲了一口问,“要我教你吗?现在?”
  “不——”姚瑶惊恐摇头,“绝对不行!侯爷你再吓唬我,我要生气了。”
  小东西脾气快要上来了吧。
  算了算了。惹火上身,苦得可是他自己,毕竟眼下在温泉里泡着,热死人。
  接下去两天,秦翼澜当真躲在小苑里,说什么也不出面,公主几次三番过来请人,他能找到各种借口回绝。
  他不出面,那些人想作妖挺难的。
  今夜是最后一晚,明日他们就要启程回府了。
  这次过来问候的,竟然是宋辞宋将军。
  而接见他的,是梦桃。
  梦桃知道宋辞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来请见,她哪里敢拦,直接一路绿色通行,把他送去侯爷和大小姐面前。
  宋辞站在屋外请示道,“侯爷,公主殿下头疯病发作,庙里无人懂医术,不知道侯爷能否过去瞧瞧?毕竟侯爷懂些医理。”
  秦翼澜懒洋洋道,“懂些皮毛如何出山?你回去告诉公主殿下,就说我不敢耽误殿下病情,让她早些回宫,请太医医治。”
  宋辞为难道,“侯爷,您就别再为难下官了,公主殿下就是想请你过去说说话。”
  秦翼澜忍了口气,哐当起身道,“不妙,我夫人咯血了。快收拾行礼,咱们打道回府。”
  屋里正准备收拾收拾休息的姚瑶,一听这话,懵了三秒后华丽丽的晕倒在床上。
  片刻后,秦翼澜进屋就把她抱了起来,一群人忙里忙外收拾这个收拾那个。
  宋辞惊讶的看着他们,眼看着他们一件件行礼搬上车,鞭子一挥,“驾——”
  就这样匆匆消失在了侍卫们的视野中。
  论装病的技术,谁能比得上姚瑶?
  马车里,姚瑶病得昏迷不醒,一动也不敢动。
  秦翼澜抱着她,笑得嘴角止不住,“我家夫人真可怜,未来几天都可能一病不起了呢。”
  “咳咳咳……”还不能装一天?要装好几天?
  没办法,得罪的人可是公主殿下呢!不多装几天怎么行?
  被秦翼澜这么一搞,宇文雪玲确实气得不轻。
  连夜逃跑躲她?真是好手段!
  隔日,宇文雪玲就派了不少御医过来给姚瑶诊脉。
  侯府一下子来了五个御医,这阵仗也是前所未有。
  那些太医挨个给姚瑶把脉过去,都捂着胡须若有所思的表情。
  姚瑶瘫软在床上,时不时咳两声,“咳咳咳……太医,我的病如何了?”
  “病情十分复杂啊。”
  “肺部确实不好,气虚脾软,样样都不太好。”
  “这个养起来有点困难啊。”
  “不宜动肝火。一动肝火很容易……”
  陪同御医过来的太监,听了之后,只能瘪嘴回去如实复命,“回公主殿下,侯夫人身子确实很糟,命不久矣。”
  宇文雪玲憋着怒气,平复许久才缓和下来,“希望她早点死吧。老是吊着这口气,不上不下,她自己不难受,我看着都替她难受。早死早操生,她都不懂的嘛?”
  太监尴尬努嘴,无言以对。
  宇文雪玲哼笑道,“太医说了不能让她动气?动气容易……”
  “呃、是的。”
  “呵,那好,那咱们就给那丫头多送点礼物,好好气气她!”宇文雪玲扭头看了太监两眼,嘴角钩起一道道阴冷的笑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