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60章:送她出嫁

我的书架

第60章:送她出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侯府。西偏苑。
  端过去的饭菜全部扫在地上,屋子里传来红洛疯狂的叫嚣声,“我怀孕了!哈哈哈……我终于怀孕了!这些喂猪吃的垃圾都给弄走,我要吃山珍海味!我要你们统统过来伺候我!听到了没有?”
  服侍红洛的那些丫鬟,吓得赶紧后退连连。
  红洛见那些丫鬟想逃,忙追出去大叫,“去把梦桃叫过来!老娘要她亲手喂我吃饭!哈哈哈……”
  丫鬟们立马跑去通报。
  梦桃听见这事后,急得红了眼眶,跑去姚瑶身边哭嚷,“大小姐,我不要去服侍红洛,你不要撵我去服侍那坏女人。”
  姚瑶刺绣的手顿了一下,抬头问,“谁说要你去服侍她?”
  “红洛怀了太子的孩子,一步登天了。她指名要我去服侍她,我宁愿去死!”
  姚瑶不以为意,哼笑道,“不去就不去,没人勉强你。让她嚷嚷吧,她也出不来,不用理她。”
  “可是她说,我不去服侍,她就绝食不吃东西!怎么办?大小姐,我可不能背负谋害皇嗣的罪名呀!”
  姚瑶刺绣的手慢慢落下,叹气道,“算了,我亲自去一趟。”
  梦桃忙道,“小姐也小心些,可别受气了。您受不了气的。”
  “放心吧,气之前已经受饱了。我不会再受她影响。”
  姚瑶起身理理衣裳,带着一堆丫鬟,端着一大碗美酒佳肴,跟着她去了西偏苑。
  刚进苑子口就听见红洛打骂的声音,“人呢?梦桃怎么还没来?你们这些丫头笨手笨脚的,碰坏我肚子里的皇嗣,我要你们的狗命!”
  “咳咳咳……”
  按惯例,姚瑶轻咳几声。
  红洛听见咳嗽立马哑了嗓子。
  这不争气的表现,让她心里非常憋屈。
  她都已经快要翻身了,为何还是那样怕她?
  想到这儿,红洛头一抬,再度扬起那羁傲不逊的嘴脸,“大小姐,您来啦!”
  姚瑶款款走去门口,默不吭声进了屋,丫鬟们把饭菜一一端上桌,妥帖后安静退离屋外静候。
  姚瑶呼了红洛一声,“既然怀上了,那就吃些好的,不能亏待了自己肚子里的皇嗣。”
  红洛嘴角疯狂扬起,“我不吃!要吃,我就要让梦桃过来,亲手喂我吃!”
  她说什么都要报复那日的掌掴之仇,她一定要让梦桃好看。
  姚瑶敲了敲桌子,说道,“听话一些,在你能吃的时候多吃一些,日后若是孕吐,想吃都难。”
  红洛嚷了起来,“大小姐您没听懂我的话吗?我要让梦桃过来喂我!”
  “她若不来?你就不吃?”
  “对!她不喂我,我就不吃!到时候皇嗣若有半点闪失,那就是她的错!太子肯定会定她的罪!哼——”红洛露出满意得瑟的微笑。
  姚瑶淡漠道,“好吧,既然你要玩这一出,那我陪你。从现在开始,你别动筷子,我也不动筷子。你饿着,我就陪你饿着。我倒要看看,是我先把你饿死,还是你先把我熬死。咳咳咳……”
  红洛瞪眼无语,“你……大小姐您这是要干嘛?”
  “梦桃是我的丫鬟,是我姚瑶要守护的人,谁都别指望把魔抓摸到我背后。你想欺负她?先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过了我的关!来,坐下,咱们慢慢熬。我保证,我一定比你肚子里的孩子,先死。呵……”
  “这……这——”红洛手足无措的看着她,心里又急又气,“大小姐你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呢?你就不能让我泄泻火?只是让梦桃给我喂口饭,又不是要她命。我也没说要打她揍她啊。您何必拿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我?”
  姚瑶冷漠道,“不懂?”
  “对!我不懂!”
  “你确实不懂,因为曾经的我,对你也是如此袒护,我一直告诫自己,不管怎样,不管前面有多少威胁,只要是站在我背后的人,我都要保护好你们。可到头来,我翅膀开得再大,你都不稀罕。你就想要独自翱翔,不是吗?”
  “……”
  “红洛,如今我身后,就只有梦桃一人了。我会把原本给予你的那份守护,加倍给她。没有人能在我面前使唤我的侍婢,别说你,连皇上也不行。”
  “……”
  这份殊荣,原本她也有。
  “大小姐……我……”一丝懊恼从红洛眼底里闪过。
  “至于你嘛……”姚瑶拍拍手。
  手掌拍下的瞬间,屋外跑进来一群奴仆,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上,摆着许多金银财宝。
  “眼下我除了给你金钱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这些,就当是给你的嫁妆。”姚瑶瞧瞧桌面,“最后给你个叮嘱,好好吃饭,好好梳洗,好好养胎,过几日,我通知了太子后,会让他过来接你。听明白了吗?”
  红洛木讷的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出声。
  姚瑶也没等她反应,直接带着人马离去,屋子里就剩下一桌子饭菜,还有一堆的金银首饰。
  红洛独自一人坐在餐桌前,看着满桌的饭菜,看着那些金银首饰,心里又酸又涩。
  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心里其实很清楚!
  是嫉妒!
  她嫉妒姚瑶千金小姐的身份,嫉妒她荣华富贵,嫉妒她的才情丽质。这份嫉妒让她蒙蔽了双眼,对这个百般疼她的大小姐不屑一顾。
  如今她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走到今时今日,她不可能再回头了啊!
  主仆情谊,也就此诀别了吧。希望日后再相见,就算不是仇敌交锋,但也能心平气和聊会天。
  一切的一切,就等太子过来接她回宫后再说吧。
  渴盼了数日后,太子终于来了。
  红洛站在门口,望着太子的仪仗,乐得合不拢嘴,立马抱着首饰嫁妆,跟着太子赶去门口。
  门口候着的车辆,一辆接着一辆,真的不算亏待她这个婢女。
  红洛回头看看,见门口只有侯爷秦翼澜在,大小姐和梦桃都没有现身。
  红洛努嘴嘀咕道,“大小姐不出来吗?”
  秦翼澜轻声道,“她身子不好。不宜吹风。”
  回头,秦翼澜对着宇文鸿说道,“有劳太子好好照顾她。”
  宇文鸿冷笑一声,“嗯。走了——”
  三言两语,宇文鸿就扯着红洛上了马车。
  马车出发前,她还时不时掀开车帘往后面张望,内心竟然还期盼着大小姐能够出来最后送她一程。可惜,她失望了。
  不过失落的心情没有持续多久,马车越往皇宫驶去,她的心情就越激动。
  她的人生终于熬出头了啊!
  日后等她母凭子贵之后,再回头去侯府见大小姐……
  马车,突然停下。
  红洛奇怪道,“怎么了?到皇宫了吗?”
  宇文鸿率先下马,掀开帘子对她说道,“来,下来。”
  红洛磨磨蹭蹭下了马车,看看四周,“没到皇宫啊,太子,这是哪儿啊?”
  “医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