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狗挡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何萧怜忍着气,嘀咕道,“我家夫婿是个武夫,原本就皮糙肉厚的,受点小伤,不足畏惧。不牢侯夫人操心了。”
  姚瑶吭声道,“宋夫人此言差矣,你夫婿受没受伤,你都不知情,你又怎知宋将军受的是轻伤?宋夫人无需说这些客套话,宋将军的伤势,我照顾定了!”
  “你!”何萧怜怒气甩头,坐上马车呼喝离去。
  赵婉端着礼金出来。
  姚瑶对着她笑笑,“小丫头看上去笨笨傻傻,原来也很有心思。”
  赵婉哼道,“谁让她窥觊侯爷。夫人您放心,只要她敢把爪子往您面前伸一寸,我就进她一丈。不就是勾搭个男人,她会,我也会!”
  梦桃惊讶的望着赵婉。
  想想同为侍婢,她虽然也很替主子着急,可这种事,她绝对干不出来。她可是从小受大小姐的教育,良家妇女,哪里敢为了主子乱勾搭男人?
  这个赵婉平日里话少,但办起事来确实狠戾。
  赵婉招了辆马车,礼物一一放上车,回头说道,“夫人您进宫吧。我去宋将军那儿了!妥妥帮你把气丢还给何家大小姐。”
  “噗——”姚瑶心满意足的上了马车,轻声道,“做做样子就好,别过度。女孩子还是名声最重要。”
  “是。”
  两辆马车分道扬镳。
  姚瑶心情愉悦了不少。
  皇宫大门对于侯夫人来说,肯定不会拦阻,但再往里,她就没资格了。进出也得等通报。
  进侧殿的大门口,侍卫守得严谨,太监急急忙忙跑去通报。
  太监还没有通报到秦翼澜手里,消息就被拦截了下来。
  太子和二皇子在太子殿里下棋,穆离在旁观摩。
  皇上让穆离留住宫里,是给她和太子亲近的机会,至于二皇子宇文琴,闻风追来自然是为了讨好美人。
  毕竟穆离手里已经掌握了婚姻自主的权利,一旦他得到她的芳心,让她改口嫁他为妻,也不是不行。
  俩兄弟较劲棋艺,争得不分上下。
  穆离看着无趣,忍不住打起哈欠,她心心念念的就是秦翼澜,她也知道秦翼澜受了伤,这几天住在宫里,她就三天两头往他那儿跑,可他仗着自己受伤静养为由,屡次三番拒绝接见她。她又能如何?
  看着他俩下棋,穆离忍不住开口问,“听说翼澜也会棋艺?”
  俩兄弟愣了楞后支吾,“嗯。”
  穆离奇怪问,“他不是看不见吗?他怎么下棋?”
  “他下的是盲棋。棋盘印刻在他心中。”
  穆离一听,小脸瞬间扑红,“意思是,他棋艺很高超咯?”
  俩兄弟立马拉了脸,满满的不爽。
  穆离又道,“可惜他有眼疾,若他没有眼疾的话,想必他的棋艺一定比两位哥哥要好吧?”
  宇文琴把棋子一丢,无趣应道,“棋艺好有什么用?他那个闷葫芦,一点也不懂情趣,一天到晚就知道看书。我说他为什么会瞎?就是小时候看书看瞎的。”
  宇文鸿冷笑道,“二弟说得倒是形象,确有可能。”
  穆离微微生气,太子和二皇子见不得她夸秦翼澜好。
  太监突然跑过来,“太子殿下,侯夫人来寻侯爷了,在侧殿大门外等着呢。让她进来吗?”
  三人一听,纷纷相视两眼。
  率先开口的是穆离,她一哼气呼道,“她来做什么?怕我们宫里的御医,亏待侯爷不成?这里丫鬟奴才多的是,也不缺她伺候。”
  宇文琴立马发话了,“听见了没有?去请侯夫人回府吧。三弟在这儿养着挺好,不牢她费心。”
  太子保持缄默,也当默认了这两人的提议。
  太监得到命令后立马跑去回复,站在姚瑶的马车前,说道,“太子说了,侯爷在这儿静养的挺好,不过太医叮嘱,需要静养不宜喧闹,请侯夫人离去。”
  姚瑶掀开帘子,呼了一口热气,冰冷的小手怎么也搓不热,“太子说的?”
  “是。”
  “那侯爷呢?”
  太监尴尬笑笑,“侯爷自然是在行宫里静养着。”
  姚瑶一听就听明白了,侯爷根本没有收到她前来的消息。太子守着大门,不打算让她进去。
  梦桃委屈巴拉道,“大小姐?难道咱们只能回家了吗?您等着进宫,从昨晚就没睡着,好不容易过来了,又见不到侯爷?”
  姚瑶掀开帘子下了马车,对着太监说道,“侯爷伤势如何,我没有过目,实在是不放心。既然太子说让他静养,那我也不进去打扰他了。不过,祈福还是要的!”
  说罢,她直接跪在了侧殿门口,双手合十开始诵经祈福。
  “咳咳咳……”这都还没开始跪就开始咳嗽起来。
  太监一见,吓得脸色铁青,急忙拔腿再去报备。
  “启禀太子殿下,侯夫人在侧殿外,跪着给侯爷祈福诵经呢!”
  宇文鸿一听,微微吸了口凉气,“她整的是哪一出?”
  穆离忙道,“还能是哪一出,不就是苦肉计呗!切——”
  宇文琴笑道,“皇兄不必管她,咱们继续下棋。”
  宇文鸿哼道,“姚瑶身子不好,这么冷的天,让她就这样跪着,出了事,还不得我来担着?”
  宇文琴努努嘴,“是她自己要跪的,与皇兄何干?”
  “说得倒轻巧。哼——”宇文鸿瞪了他一眼后说道,“去宣她进殿,我要见见她。”
  “是。”
  太监再次赶去侧殿口。
  太监看见姚瑶冻得嘴唇发紫,揪心道,“侯夫人,太子有请。”
  太子有请?
  不是放行?
  去了太子那儿还得和他纠纠缠?过五关斩六将?烦不烦?
  姚瑶缓缓一笑,“不叨扰太子殿下清修,臣妇还是在这儿诵经祈福吧。”
  太监脸一拉,走过去悄声道,“夫人,您这就不上道了。太子已经赏脸给你,让你过这门槛了啊!”
  姚瑶跟着偷偷说道,“那你回去跟太子说一声,他给的脸,臣妇不要。我就这么跪着,反正我也是个将死之人,这条命,要怎么去,看我自己心情。”
  “……”这话要是传到太子耳朵里,还不得把太子爷气疯?
  这侯夫人是吃错药了?竟然这般不给太子脸面?看夫人那嫌弃的眼神,总感觉太子亏欠了她什么似得。
  不过是没让她进门,有这么大深仇大恨?
  “咳咳咳……”在太监无语之时,姚瑶疯狂咳嗽,端着帕子掩了两下,就见了红。
  太监吓得再次脸发青,“夫人能不能别为难小的啊?”
  姚瑶笑眯眯道,“没办法呀,我这身子不允许呀,在这儿也跪久了,腿僵起不了身。”
  太监无可奈何道,“夫人要不进马车再等等?小的去通报,马上就回。”
  “咳咳咳咳……不必通报,我不打算进去了,在这儿祈福挺好的。”姚瑶娇气哼道,“公公也别为我多费心,轿子端过来我也不进,咳咳咳……我想用自己的命,感动上天,以我残喘之躯,换取侯爷健康安宁。”
  那太监垮着脸说道,“小的去通报皇上总行了吧?”
  姚瑶翻白眼,“哼。”
  早这么做不就行了?非要逼她到这地步?有意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