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凌依依温若瑜 > 第十二章;沐云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沐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沐云,沐城长子。养子。

  他到沐家时,尚在襁褓,一岁时,有了弟弟沐阳。成人礼那天,父母亲将家里的户口本交给他,他看到自己那一页,养子,那二字深深烙印在眼眸里。尽管从小跟父母不相似的面容,在别人的闲言碎语,中猜测到。可是直面的面对这个问题,却是第一次。十八年的孺慕之情,沐云知道,父亲母亲一定有自己的考量。所以,按耐住自己心底的惊恐,疑问,无助。微笑着看着妈妈。

  莫舞曼知道儿子等着自己的解答。便将前因后果告诉了沐云。

  那年,事业小有成的沐城,与莫舞曼结婚三年。未成有孕。一次鹤鸣山之旅,让夫妻二人结缘了轻云道长,在道长的点拨下,我们去了孤儿院收养了尚在襁褓中的你,你到我家的第二天,我就有了沐阳,特殊的缘分,你的二人的生日在同一天。同年,你父亲疾病缠身,将不久于人事,母亲再次去了鹤鸣山,轻云道长念你父亲是为奸人所害,在西提会所布下阵法。为你父亲续命二十五年。他说二十五年后,他也无力回天。直到看到丫丫学步的你,却改口道,或许有转机。妈承认对你有利用之心,可是妈在孤儿院抱着你的时候,妈真的不知道你是我沐家的贵人。

  听到这里,如何不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沐云动容的俯身跪下,对着二人就是三拜。

  去年,留学归来的沐云提出要去沐氏上班,沐城拒绝了。只是当时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产权书,一张银行卡。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一栋标志性的大楼。是我的,卡里巨大的金额,让沐云为之侧目。原来,这就是沐氏一直以来财务艰难,十几年来发展停滞的原因。你们总说,我是你们的贵人,其实,你们才是我的贵人。

  “妈,我中午到家,让爸好好烧,不合胃口,我是不会吃的!”

  “好,我监督他!”

  十一点钟,赶到家里停车场时,就看到沐阳在边上候着。脸上挤出一丝很难看的笑容。不对劲,这家伙以前很阳光的,这忧郁的沐阳,咋这么刺眼?

  “哥,我有事跟你说。”沐阳看到哥哥下车走了过来,神情严肃的说着。

  “嗯,我听着。”沐云听话的站着,看着与他个头还要高出一些的弟弟,温和的说道。

  “你的生母来了,我将她安排在西提会所。我了解到的信息是,她当初遇人不淑,未婚先孕,就在快要生的时候,你的生父抛下你们,拿走了所有的钱。你母亲生下你后,生存难以继,不得以抱着你从遥远的城西,一步一步的走到昌平路孤儿院,只因为听说,来这里领养孤儿的,都是些家境殷实的。你没被领养前,她在孤儿院里做义工,一天家里有事,回去了一下,你就被爸妈带回家了。她回去打听到领养你的是有钱人家,并十分怜惜你。她便没再过问。怕自己忍不住去找你,坏了别人对你的印象。后来,时间过去这么久,她真的想你,让她女儿过来打听你。也只是想远远的见一见你,看你过得好,就回去了。哥,见不见,你自己决定。我们永远都是你的家人。”

  “嗯,我知道了!我妹妹呢?不是说来找我,人呢?”沐云听到这里,也能猜到点了。揶揄的问道。

  “哼,还是那么讨厌。人家拍拍屁股走人了,你见不到。”沐阳孩子气的回道。

  “她是来找哥哥的,爱上你了,也为你,决定那啥了,突然离开?会不会是以为你是她哥哥?”沐云调侃道。

  “你说什么?误以为我是她哥哥,这点倒是很符合她神经大条的性格。”沐阳无语的说道,蓦然,想起轻云道长离开前特意说的那句,一个小时结界就破了。“下午我才把你的照片给她,见她发过去了,我们就进了西提会所。然后,我在床底捡到她的手机,他妈妈说要过来。是不是跟这有关。”

  沐云看着突然变了脸色的沐阳,听他念念有词,才知道,自己可能猜对了。不免为眼前的这个小屁孩撒一把同情泪。你说吧,你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我,有媳妇,也是因为我,如今这被媳妇虐,还是因为我。想到这,沐云感觉自己都风中凌乱了。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