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红警:我只想种田啊 > 第十一章 我凭什么要帮你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我凭什么要帮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魔窟时代初始,人们的心态还没有转换过来。李峰不是嗜杀的人,不会对几个愣头青痛下杀手。
如果再过十天半个月,人们已经适应新时代。有人敢这么接近自己的地盘,会被直接干掉。
李峰对待末世之初的幸存者还是充满耐心的,愿意给他们多一次适应这个时代的机会,而不是直接送去投胎。
几个人感觉事情陷入僵局,梁师傅硬着头皮,“那……这位长官……您可不可以给我们一些食物?我们的食物已经快吃光了!还有孩子,一直都没吃饱!”
“不可以,我凭什么要帮你?”
生硬冰冷地回答。
一个保安急了,“兄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要把路走窄了!”
李峰的脸色顿时冷下去,淡漠的目光落在那个保安身上。双方对视,保安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感觉被猛兽盯上。
“如果你再多一句嘴,我不介意送你去和阎王见面。”
“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全体听令!十秒后这些人还没有离开,就地击杀!”
朝动员兵下了一句命令,李峰就离开木架,懒得和那些人继续说什么。一群愣头青,迟早会被教做人。
熊山跟在李峰身后,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在想,我们有那么多食物,可以给他们一点?”
熊山点头,李峰刚才瞬间的淡漠,以及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让他感觉好基友突然变得很陌生。
那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并且只针对外人,但仍然给熊山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你见过那种场面吗?”
李峰目光变得充满回忆,“一个富太太朝路边流浪的小孩扔了一颗糖,紧接着,有更多的小孩子凑过来。”
“富太太看到人太多,就把自己车上的糕点拿出来,分给那些小孩子。”
“然后……不只是小孩子,饥饿的流浪汉也都凑过来讨要食物。”
“车里已经没有食物了,但是当人们变成群体,群体意识会取代个人意识,人群会变得……狂热,无脑!”
“她一定藏了食物。”
“这样的声音喊出来,所有人都认可了这句话。他们一拥而上,哪怕在车里没有找到食物,也无法打消这些人的疯狂。”
熊山听懂了,“那最后?”
李峰的声音变得低沉,“最后……当城卫军赶来,人群散开,车边上只留下一地碎骨。”
熊山惊了,“碎骨?!!”
“没错,碎骨。”
李峰猛地回头,直勾勾盯着熊山,语调平静的仿佛一汪死水,“富太太和她的护卫队都消失了。”
熊山恶寒,感觉一只冰冷的大手捏住自己的脖子,汗毛炸立,“握草!”
“你以为这就是结局吗?”
“结局是什么?”
“死了,所有人都死了。那条街所有的人,不论那天在不在场,全部都死了,被富太太的男人下令杀死,无一活口。”
“他怎么敢这么干?”
“为什么不敢?没有人去制裁他。你可能想说杀人偿命?可是……谁去取他的命?”
熊山大受震动,“这个故事……”
李峰目光再次变得淡漠,“你不会以为这只是个故事吧?”
“握草!”
熊山悟了。
梁师傅等人灰溜溜的离开,他们可没兴趣用自己的命去尝试对方是否开枪。沿途路过其他别墅,他们又搜集了一些食物,但还是不够吃。
刚才那个保安突然开口,“哥几个,都过来。你们有没有觉得……已经不会有人来救我们了?”
另外四个人等待下文,保安继续说着,“我的意思是……这种别墅区都没人来救,那外面的世界……”
看到李峰的态度,这些人都有所猜测,小孟开口,“世道变了!做什么都没人管了!那他们答应我们的东西,不是拿不到了?”
那个保安的语气透着一丝兴奋,“你是不是傻?要真是世道变了,还用他们给?”
这句话好像没有说什么,但又好像什么都说了,反正其他几个人听懂了。
梁师傅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选择了沉默。小孟眨巴眨巴眼睛,“你想干啥?”
那个保安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晃了晃,那是一串金项链,“刚才找吃的时候发现的,还有现金,不过……我没拿,现金估计是废纸了。”
又把项链装回去,“走吧,我们回去。”
一路上十分沉默,几个人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回到阁楼,看到他们带回来的食物,冯太太不是很开心,“怎么才这么点?那些人不过来接我们吗?”
梁师傅正准备回答,那个保安就开口了,“接你马接,他们不是来救人的。”
冯太太的语调高了不少,“你这个人怎么讲话?这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吗?”
“滚,老子不想和你说话。”
认知到世界的改变后,原本对这些人的态度,瞬间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冯太太感觉自己被冒犯了,她一向就是不讲理的主,此刻不依不饶,走到保安面前,喋喋不休破口大骂,要讨一个说法,“你这个保安怎么回事?”
“啪!”
清晰可闻的巴掌声在阁楼里面响起,直接把冯太太扇懵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兰花指指着保安,“你打我!你竟敢打我!反了你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小梁!你就这么看着?想不想干了?”
梁师傅拍了拍保安的肩膀,“兄弟,给老哥一个面子,算了和她一般见识。”
冯太太的肺都快气炸了,“小梁!你怎么站在他那边!”
“差不多行了。”梁师傅冷冷扫了对方一眼,“你的声音太高了,当心招来怪物!还有,你最好客气一点。”
“好心提醒你一句,世道已经变了,最好收起以前那副做派。”
冯太太气急,不过她虽然蛮横,脑子缺不笨。现场没有人撑腰,也就不再继续闹腾,只是心里默默记上一笔,等以后找回来。
年轻妇人在哄小孩,想要教会小孩子不要发出太大声音。小男孩非常聪明,早上吃饱以后,也不再哭闹,相当乖巧。
阁楼里再次陷入寂静,小男孩看到那堆吃的里面有糖果,开心的走过去,用胖嘟嘟的小手解开袋子,想要拿一个出来吃。
“小宝,不许随便拿……”
妇人的话音未落,把玩金项链的保安已经一脚踹过去,“小崽子敢偷吃?”
小男孩直接飞出去,重重撞在边缘倾斜的屋顶上,大脑袋和钢筋混凝土接触,“嘭”的一声,倒在地上,脑袋一歪,失去声息。
“小宝!”
妇人一声悲呼,扑在小男孩面前,手微微颤抖,探在鼻孔面前,发现孩子已经断气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