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请公子嘴下留情 > 第20章 假戏真唱

我的书架

第20章 假戏真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秋水剑派坐落于赤霞乡东三十里的秋云山。

  秋云山一枝独秀、傲视群峰,日头朝起晚落霞光红透,风光旖旎令人神往。

  巳时三刻,随着一封拜帖送至,掌门人丘吟风召集几名长老及座下弟子,齐聚议事殿商议。

  “掌门师兄!”

  左手第一把太师椅上,一名满脸晦气灰发老者侧过身子,向掌门略一抱拳,“如此匆忙召集我等前来,所为何事?”

  议事殿青石檀木并无奢华装扮,却极为宽广,尽显宏伟。

  宽大的雄鹰宝座上,面色泛青年近五旬的丘吟风皱着眉,眼神阴晴不定道:

  “一个时辰前,我接到岳不行飞鸽传书。书中说,平湖山庄后山、断肠林内有‘宝藏’问世,是一名呆头呆脑、乡下白面小子传出。”

  “宝藏?”

  晦气老者嗤笑一声,“此等儿戏岂能做真?即便断肠林内真有宝藏,想想林子里那位恐怖存在,也不是我等可以染指的!”

  他叹口气,浑浊目中闪过回忆神色,续道:“何况平湖山庄那位...会坐视不理吗?此中蹊跷,还请掌门师兄明言!”

  丘吟风点头道:“半个时辰前,横刀门莫老先生亲递拜帖,此时已在上山路上,我想,他肯定是为了‘宝藏之秘’而来。不知师弟对此有何高见?”

  晦气老者沉吟片刻,似乎想到什么脸色大变道:“俗话说‘无风不起浪’!难不成,奇门要对断肠林那位动手了?”

  他突然站起,又叹口气缓缓坐下:“唉!南州平静不到百年,只怕届时又掀起一股腥风血雨,也难怪莫老先生会亲身前来!”

  “师弟所言不无道理,不过这些只是我等猜测,我亦是为此犯愁!”

  丘吟风起身来回踱步,眉头越皱越紧,陡然脚步一停,续道,“倘若奇门真要对妖王动手,为何传出‘宝藏之秘’这种荒唐谣言?奇门与武林互无瓜葛,只怕有些不长眼的蠢蠢欲动,却不知奇门意欲何为!”

  晦气老者若有所思道:“奇门行事诡异难测,非我等可以琢磨!当务之急应召集门内弟子回山暂避,以免遭受无妄之灾!”

  丘吟风点点头,这与他所想基本一致。

  便在此时,座下一名年轻弟子俯身抱拳道:“掌门师尊、长老!弟子愚钝,不知奇门对那妖王动手,我等又为何躲躲藏藏?”

  丘吟风凝视他片刻,心知这位关门弟子聪颖过人,断不可能说出如此蠢话,只怕话中有话,遂哈哈笑道:“尹志伟,你自幼智计百出,有何想法只管说出来吧,不用绕弯子!”

  年轻弟子抱拳称是,朗声道: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弟子听闻百余年前‘黑山小妖’横空出世为祸人间,南州各武林门派合力围剿,无数高手却在一夜之间尽数死去,南州武林从此一蹶不振!由此可见,那‘黑山小妖’是何等厉害!”

  丘吟风听他提起往事,却无任何叹息之意,只怕话未说完,便点头示意他继续。

  尹志伟续道:“若非奇门一位天师亲自出手降妖,又与那妖王约法三章,不许它出林害人,南州哪能如此风平浪静?但妖王不出林害人,不代表在林子里也受此约束!”

  “现今既然传出‘宝藏之秘’谣言,何不将计就计假戏真唱?借妖王之手除掉‘火云剑派’这枚眼中钉,我秋云剑派才会在南州一家独大!”

  丘吟风轻轻皱起眉头,此计太过凶险,无异于与虎毛皮。

  晦气老者却拍手道:“不错,好一招‘驱狼吞虎’!只是‘火云剑派’之人又非傻子,岂会进那断肠林自寻死路?”

  尹志伟似早料有此一问,对答如流:

  “弟子认为,我们不但可以加重‘宝藏’分量,还可伪造一些破碎不全的高阶武功秘籍扔进林子里,等我方安排一些‘有缘人’发觉并宣扬出去,以‘火云剑派’的贪婪习性,又如何坐得住?”

  “再狡猾的狐狸,一旦尝到甜头,也会以身涉险的!”

  啪!啪!啪!

  “很好!”

  殿门外响起掌声,几名蓝色劲装汉子簇拥一位黑袍老者大步进入。

  老者身材硬朗,双目精光四射,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是高手。

  “横刀掌门亲至,令敝处蓬荜生辉,有失远迎!”

  丘吟风抱拳相迎,满面春风引老者入坐,命人看茶。

  老者甫一坐定便抱拳道:

  “适才听我门下弟子传讯,不想那‘血刀门’狗贼竟敢在赤霞乡撒野!万幸被贵门岳少侠拦住,才未生出事端!刚一进门又听这位少侠高谈阔论,智勇双全令人刮目!‘秋水剑派’后代英雄辈出,真是令人折服!”

  “哪里哪里,小徒信口开河,让莫掌门见笑了!志伟,还不拜见横刀掌门?”

  尹志伟何等玲珑,忙抱拳深深一躬道:“莫掌门安好!晚辈常常听闻莫掌门无数英雄事迹,心中自是敬佩!今日得睹莫掌门雄姿,立志要想莫掌门一般,做个顶天立地男儿!”

  “好!”

  莫掌门一拍扶手哈哈大笑,雄浑内力激发,笑声在殿内各处同时响起,“有志气,又一位后起之秀!比起你师兄岳不行来,也不遑多让啊,哈哈!”

  丘吟风满脸得意,笑道:“年轻人心浮气躁,需得脚踏实地谦虚谨慎才是!你我两派乃南州武林正道之翘楚,两派同气连枝一荣俱荣,无需夸他。”

  老者轻笑摇头,转眼间收起笑脸,郑重道:

  “众所周知,邪派‘血刀门’与我‘横刀门’争斗良久,势如水火!可他门下弟子一出现在赤霞乡,便有‘藏宝之秘’传出,不知丘掌门如何看待?”

  丘吟风笑道:

  “莫掌门多虑了!那‘藏宝之秘’乃是一乡下小子所传,并非‘血刀门’诡计。我派人查过,此人名叫田伯冲,昨夜突然出现在宁府,后被‘平湖山庄’那位带走,哪知今日一早突然说出‘宝藏之秘’来!”

  老者动容道:“莫非,这位田伯冲,也是奇门之人?”

  “不大可能!”

  丘吟风皱眉道,“岳不行曾抓住此人胳膊,发现此人全身经脉尽断,因此猜测他与奇门之人相识,是以仅仅拍掌击晕,未曾下重手刁难。”

  老者面色缓和点头道:“既然不是奇门之人,你我谨慎些不去招惹他便是!老朽此次前来,乃是为那‘宝藏之秘’!”

  “正如志伟所言,此等机会千载难逢,若能借妖王之手除去血刀门,老朽才安心撒手人寰!横刀门愿出一万两白银,让这‘宝藏’货真价实!不知丘掌门意下如何?”

  尹志伟心下狂跳,不禁抬头向丘掌门看去,两眼尽是希翼神色。

  丘吟风将众人神色尽收眼底,他何尝不知各人心思?

  正要拍掌决定时,突然又想起上代掌门师尊临终前的训诫:

  【志伟,秋水剑派从此交付与你,只因你遇事冷静!这个天下并非武者的天下,你需切记!无论如何不能招惹奇门之人、事,否则,整个剑派只会毁于一旦啊!】

  晦气老者见掌门犹豫不决,劝道:“掌门师兄,此等机会确是难寻!眼见邪派日**迫,若不放手一搏,又何谈复仇?你想想,咱们师尊是因何而死?”

  丘吟风一怔,陡然竖眉咬牙道:“火云老儿,我丘吟风必会亲手取你首级,以奠吾师!”

  他转身默默垂泪一阵,待转回时,满脸泪渍竟被内力硬生生蒸发掉,点头道:

  “既然莫掌门肯出白银一万两,我秋水剑派同样出白银一万两,以谋大事!只是先师临终前有所交代,丘某不敢全力调动人手,只能靠莫掌门主持,还请谅解!”

  见莫掌门颇有不满之色,他叹口气道:“也罢!我再出白银一万两,莫兄意下如何?”

  莫掌门沉思片刻,点头道:“你出钱,我出力,公平!不过,我需要一名帮手。”

  他抬手指向尹志伟,后者有种受宠若惊之感。

  “志伟智计百出,丘兄也可让他下山历练历练,一举两得!”

  丘吟风微笑点头,心如明镜:他故意叫尹志伟一起,无非是对银子怎么花掉有个见证,以免两派生出隔阂。

  待几人商讨出细节后,莫掌门领了银子,携尹志伟及门人下了山去。

  莫掌门前脚刚走,秋水剑派便四处召回门下弟子,宣布年轻一代弟子考核开始,并下令封山。

  *

  双辕青篷马车不走官道,直直往路边水沟溜去。

  第一次赶车的田伯冲急得直冒汗,又一鞭子猛抽下去,那马儿吃痛竟换个方向,欲要将马车拽进山林。

  车夫赶马车时都是虚晃一鞭,马儿听得鞭响自会向前,轻拉左缰绳马儿自会向左,反之亦然。

  哪像他这般死扯一侧缰绳不松手,还奋力抽打的?

  马儿能不溜水沟,或是上山么?

  坐在车厢里的小夭看得着急,这来来回回都折腾了大半个时辰,忙喊道:“田伯哥哥且松开缰绳,无需用力抽打!你只需吹个口哨,轻提缰绳示意,那马儿自会前行!”

  满头大汗的田伯冲一一照做,这马车陡然变得灵活起来,如臂使指般,向平湖山庄一路小跑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