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系统之宠妃修炼艺术 > 148.真正阴毒的诡计

我的书架

148.真正阴毒的诡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母后,您之前还执意称那位月儿姑娘为神女,称那日小佛堂的佛光为祥瑞之兆,现在可知真正的祥瑞是福泽黎民百姓,怎会在宫中一隅显现,未免也太过狭隘。”刘桀的口吻十分严厉,饶是太后也对这一系列的变故感到迷惑不解。
  太后的脸色有些难看,就算月儿没有带来真正的祥瑞之兆,她也是自己看得上眼的女子,给皇上做妃子有什么不好,都是嘉妃那个狐媚子使的坏。
  “行了,皇帝,让哀家静一静吧。”太后抬手向外轻轻挥了挥,刘桀本也不想在这里多呆,看见太后如此便也不停留,向殿外走去了。
  “苏罗,你说嘉妃到底有什么本事,能把皇上迷成这样?”太后抚着鲜红的蔻丹,神色有些不明。一旁的苏罗暗自摇头,她是旁观者,自然看得明白,嘉妃娘娘是个品性好的,而月儿姑娘是不错,但总觉得有些城府,心思略微重了些。这几日对月儿的观察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娘娘,有些事莫要用表面去看,要用心去看,也莫要带着过多的自身感情去看,这样才能看得更透彻。”苏罗点到为止,太后听了这一番话若有所思。
  一旁的宫女听见这番话后悄悄抬起头,乍看见太后莫测的神情,慌忙把头埋得低低的。
  午膳后,一位宫女步履匆匆地走过小道,一路上都是高大的树木和许多假山,只见她绕过几个弯,就来到了一位杏衣女子身后,上前几步在那女子耳边悄悄说着什么。
  杏衣女子听完后眸光一暗,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这是赏你的,以后还有类似的消息都过来传予我。”杏衣女子将发间那只玉簪取下放在宫女的手中,宫女看了看玉簪,那通透翠绿的光泽使她将叛主的顾虑丢到了天边。
  “奴婢谢过月儿娘娘。”虽说这位姑娘还未被册封,但太后如此看重她,指不定后头就飞黄腾达了,至于皇上嘛,她并不相信有哪一位皇上真正能做到距女人于千里之外的。
  待宫女将簪子塞进袖中欣喜而去后,杏衣女子,也就是月儿,嘴角边浮现一丝怨毒的笑,眼神也变得阴狠。
  “苏罗,这几日看你都不安分,没想到还敢在太后面前耍嘴皮子,还有太后,看着对我多疼爱,实则还是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对我生出顾虑。呵,既然你们待我不仁,就不要怪我了。”况且,那个计划,也是时候开始了。
  最近城中的不太平事是接二连三,宜宁瘟疫之事才过,在天子管辖的都城内又频有小孩失踪。一时间弄得人心惶惶,每个有孩子的家庭基本上都不敢出门,除了家里的男人在外奔波之外,家里其他人都牢牢看住孩子,可就算是这样,也会发生一觉醒来孩子不见了的情况。
  【系统,我最近心里老不踏实】刘沁儿总觉得胸口闷得慌,但又不知这份郁结是从何而来。
  【开始了】66号的声音悲凉而沉重,又带着些许无力感。
  【什么意思?】刘沁儿有些莫名,但这样反常的系统是她甚少见到的,直觉这一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月儿本爱恋皇上,但皇上这命格注定心中无爱,所以她才会将主意打到你身上来,只有你才能打破皇上这个命格。】系统顿了顿,继而又道【如今皇上对你的感情已经冲破了命格对他的桎梏,所以月儿想要将这份感情转嫁到她身上,简单地说,就是月儿会用人鱼一族的秘法将皇上对你的感情转到她身上,让皇上以为她才是他最爱的女子。】
  系统的话如晴天霹雳,将刘沁儿心里的那方寸地劈得全是裂痕,心口突然有些抽痛,她捂住心口,脸色煞白。
  【更可恶的是这转嫁感情的秘法十分阴毒,需要七七四十九个孩子的鲜血作为法门方能成功,这法子向来为人鱼族所弃,没想到这人鱼公主为了爱情,可是犯了大忌了。】
  刘沁儿彻底慌了,为那些无辜的孩子,也为自己。【系统,你有没有……】
  【没有,这一切都是命数,就连我也改变不了】系统的眸光有些躲闪,但此时的刘沁儿没有看出来。
  况且已经开始了,那些孩子的命已经没有了,就算此时再出手,也只是做无用功而已。
  “大胆嘉妃,竟敢用计毒害太后身边的苏罗姑姑,将她押入慈宁宫,由皇上、太后亲自问审!”来传旨的并非圣上最属意的公公,而是一个面生的。
  刘沁儿收拾了心情,扬起笑脸。“敢问公公,本宫之前为何不曾见过你?”
  那位公公穿着华贵的一等太监袍,用鼻孔向外出气,声调尖细令人作呕。
  “嘉妃娘娘是如此贵人,怎会记得奴才这等人了,奴才以前是月儿姑娘宫里的,当时就觉得月儿姑娘品貌不俗,没想到还真让奴才给猜中了,今儿个被皇上册封为淑妃娘娘哩。”
  心口一阵一阵抽痛,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泛滥成灾,前些日子的诺言犹在耳旁,但此时这番话毫无疑问给了刘沁儿狠狠一击。
  “走吧,带本宫去见皇上、太后娘娘和淑妃!”
  慈宁宫内,太后的脸色有些憔悴,一双眼不复往常的凌厉,而是充满了哀伤。苏罗是从小陪着自己长大的,也是自己的陪嫁丫鬟,陪着自己经历了后宫中种种争斗,没想到现在竟会不明不白地死去。而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咸福宫的嘉妃,她势必要好好审问一下!
  太后转头看了看皇上,她唯一疑惑的是皇上不是一直都很宠爱嘉妃吗?往常就算嘉妃脸上有一丝不快他都十分在意,怎么这次竟十分轻易地传旨让人带嘉妃过来审问呢?更反常的是,之前皇上十分反感自己封月儿为妃,但今日却是亲自封月儿为淑妃,看向月儿的眼里也满是深情,这深情并非是装的。
  太后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面上未显露出分毫,三人一起等着嘉妃的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