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海的味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

  “怎么办,好紧张呀。”陈祈欣把饼干放进烤箱后就不断在烤箱前来回走来走去。

  “饼干也放进烤箱了,人也约了,还有什么好担心。”林优宜看着烤箱裹的饼干这样说道。

  “我怕会突然出现什么问题嘛。”陈祈欣还是不放心。

  而又被拖来的叶思衡则坐在椅子上看着忙前忙后的两人。

  今天是陈祈欣要送礼物和表白的日子,在午休的时候也已经约好了今天放学后要足球队训练的冷志杰训练完在小卖部等。

  --------------------------------------

  现在只要等饼干出炉就准备完毕了。

  十多分钟后,饼干出炉。

  看着眼前的饼干,叶思衡却没有感到万事具备,只有淡淡的违和感,总觉得有哪里出错了。

  而这份违和感也在叶思衡咬了一口饼干后得到证实。

  “唔⋯哗,好咸,而且口感好怪。”咬第一口的时候,叶思衡没有尝到黄油味,而只有像是喝了一大口海水的感觉,而且口感也十分怪。

  “欸,发生什么?”林优宜隐约听到叶思衡在说些什么,所以走了过来并拿起一块饼干尝了一口,“唔,咸死了好难吃。”

  最后这盘饼干的作者也吃了一口,而作者的反应则是比刚才两人更大。

  陈祈欣直接把饼干给吐了出来,“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自己做的饼干,陈祈欣的眉毛就快要皱起一团了。

  “可能⋯只是个别的饼干比较咸吧。”林优宜安慰着陈祈欣并拿起另一块饼干,“唔,还是好咸,怎么会这样。”

  而这时叶思衡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唔,果然是这样。”叶思衡在垃圾裹找到了黄油的包装纸,“你买到含盐的黄油了。”

  “什么?!”陈祈欣连忙把叶思衡手上的包装纸拿了过来。

  “而且你用的是高筋面粉。”叶思衡发现了饼干会这么难吃的第二个原因。

  “为什么会这样⋯我已经没有时间再去买材料了⋯”陈祈欣左手拿着包装纸,右手拿着面粉的袋子。

  不久后,豆大的眼泪便夺眶而出了,陈祈欣顺手用满手面粉的右手擦了把眼泪。

  林优宜急忙拿来一张面纸擦拭陈祈欣脸上的面粉。

  但擦完之后,陈祈欣还是捂住脸在低声地哭泣。

  --------------------------------------

  “叶思衡,你有辦法的吧。”因为已经快到约定的时间了,林优宜也顾不了多少,转头向叶思衡求助,也因为着急,所以语气比较急。

  “唔⋯”叶思衡本来就已经在思考补救办法,“很抱歉,我帮不了。”

  但无论叶思衡厨艺如何,材料和时间不足下,也终究爱莫能助。

  “怎么会这样⋯”

  “祈欣,对不起。”

  “呀,对了,你不是还有昨天的饼干吗?”林优宜突然想到昨天叶思衡做的饼干还有剩余的。

  “可是⋯那不是我做的。”陈祈欣擦干眼泪之后语带哭腔地说着。

  “我之前和他说过我会送他自己做的食物给他的⋯可是如果我拿出这种食物⋯”

  “嗯⋯”

  --------------------------------------

  这时候,叶思衡问了一个问题:“所以说只要他吃到你做的和吃到可以吃的就可以吧?”

  “对⋯”陈祈欣抬起头。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做到这两点。”叶思衡把两款饼干拿起来。

  “你只要先把今天做的拿给他,他吃完再拿昨天的给他,不就可以了。”

  “这样他不就可以吃到你做的,又可以吃到可以吃的,而且他也会更相信是你做的。”

  “嗯⋯”听到叶思衡的话,另外两人都陷入了思考。

  “他吃到今天做的,自然会认为难吃,而只要装作拿错饼干了,再拿昨天的⋯”林优宜率先开口。

  “没错,而且他还能知道你付出了很多努力去做,毕竟两款的味道差那么多。”叶思衡点了点头补充道。

  “当然这个计划终究还是有缺陷,但这是现如今唯一可以满足两个条件的方法。”

  见陈祈欣还是没有反应,叶思衡继续说道。

  “这样没问题吗?”陈祈欣还是有点担心。

  “应该是不会,我也不能保证,毕竟我不是他。”

  “而且说真的,有人愿意亲手做饼干给自己,大概不会有男生那么无情地直接说难吃。”

  “毕竟心意最重要,而手工的礼物不是永远都比买回来的要更加富含心意吗?。”

  吃了那塊餅乾和说了那么多话,叶思衡也口渴了,便打开自己的水瓶喝了口水。

  --------------------------------------

  “那好吧⋯”时间紧迫,陈祈欣也只好接受这个方法了。

  “好,那好去吧,祝你成功。”林优宜帮陈祈欣整理了一下头发。

  “可是还没有洗盘子。”陈祈欣看到自己造成的灾难现场还没有清理。

  “哦,这个我和叶思衡会清理的。”说完,林优宜还用手顶了叶思衡一下。

  “为什么?”叶思衡不知道自己还要负责清洁。

  林优宜连忙用眼神示意了叶思衡一下,“算,我会清理的。”叶思衡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们关系看起来好像好好,你们以前认识吗?”看到两人在挤眉弄眼,陈祈欣突然对两人的关系有点疑惑。

  陈祈欣这句话一出,两人脸色大变。

  “才⋯才没有这种事,我和他才不熟,我不认识他。”林优宜脸色一红慌张地解释道。

  (你这样只会越描越黑吧。)叶思衡看着林优宜差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后,稳定好情绪解释道:“我和她以前同班所以认识。”

  “时间不是快到了,还不快点准备。”为了避免林优宜把他们的关系泄漏出去,叶思衡连忙赶客。

  “哦,对呀!”陈祈欣这时才想起快到约定的时间了,连忙把两款饼干收好。

  “加油。”林优宜为陈祈欣加油之后,陈祈欣便踏上了征程。

  --------------------------------------

  陈祈欣走后,留下来的两人正洗着用过的厨具。

  “呼⋯”陈祈欣走后,叶思衡终于松了口气。

  “对不起。”林优宜有点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向叶思衡道歉。

  “知道就好,小心点,笨。”

  “哼。”林优宜微微撅起嘴唇并把头扭开了。

  在安静了几秒后。

  “你觉得祈欣会成功吗?”林优宜突然开口。

  “⋯会吧,手工大概永远都是最有心意的礼物吧。”叶思衡没有预料到林优宜会向自己搭话,所以迟疑了几秒。

  “想不到你也会说哪种话。”

  “什么?”

  “就是,那个你和祈欣说礼物最重要是心意。”

  “所以?”

  “如果让别人知道会说出这种话的人,第一次送女⋯生的礼物是在便利店买的平价巧克力,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说完之后,林优宜一脸得意地看着叶思衡。

  因为终于想到一样东西是可以笑叶思衡的了,所以林优宜的脸又转回来了。

  叶思衡没有想到林优宜会突然拿这件事出来说。

  “那是因为当天我出门之后才想起那天是无聊的纪念日,我怕某人会在意这种日子,所以才在便利店买的。”说到这,叶思衡摇了摇头,“想不到呀,想不到,某人竟然连礼物都没有准备。”

  叶思衡成功扳回一城。

  “那是因为⋯因为我想说男生都不会记得这种日子,如果只有我准备了,那不是很尴尬,谁知道⋯”林优宜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哦,你没有和我说过呀。”叶思衡對於突然听到林优宜没有和自己说过的真相有些许意外。

  “所以说你之後就补送了我那个玩意?”

  “因为那天没什么时间去好好想要送什么,所以我才会买那个的。”

  “一个钥匙圈?”

  “对呀。”

  “虽说我也没有说过想要什么礼物,但你不会认为那玩意有点什么吗?”

  “什么?”

  “烂。”

  “蛤,你不是说很喜欢的?你还立刻把它给挂在书包上了。”林优宜瞪大了眼看着叶思衡。

  “你是傻吗,哪会有人收到礼物会直接当面说很烂,更何况还是你⋯送的”

  “对不起⋯”

  “不,我不是说你有什么错,说真的,收到礼物还是开心的,只是怎么说呢?心情蛮微妙的。”说到这,叶思衡想起了自己当时收到那个礼物时的心情便笑了出来。

  “算反正都过去了。”

  两人聊着当时的事令到洗碗的速度变慢了,洗了十几分钟才洗完。

  在当叶思衡要走的时候,林优宜说道:“对了,谢谢⋯”

  “谢什么?”

  “那个,愿意帮祈欣。”

  “没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