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一次對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施卫骏帮完老师忙,叶思衡也走了。

  所以他收拾完自己的东西,便立刻去会议室了。

  “\%#&=%#!”

  一走进会议室,施卫骏便听到会议室里传来了有人在争吵的声音。

  推开会议室的门,施卫骏看到的画面就像是父母吵架而小孩子躲在一旁瑟瑟发抖。

  里面叶思衡和林优宜正在吵着不知道什么,而王静嘉则是缩在一旁一脸担忧地看着那两人。

  那两人自然是看到施卫骏走进来,但却完全没有暂停的意思。

  即使施卫骏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如果现在问无疑是火上浇油,所以也只好作罢。

  所幸的是施卫骏和校长是前后脚进来,校长一到,那两人也只好先暂停吵架。

  散会后,叶思衡一言不发就走了。

  施卫骏本想追上去,但现在和叶思衡说话总感觉和去抱一只生气的刺猬一样。

  所以他还是先不管叶思衡了。

  第二天

  虽说叶思衡的心情看起来好了很多,但施卫骏还是不敢问他昨天发生了什么。

  放学

  叶思衡表示不想去会议室,施卫骏也不敢强迫他去。

  走进会议室,施卫骏发现里面就只有王静嘉一个人在。

  (看来林优宜也不想来。)

  (等一下,那今天不就只有我和她两人。)

  施卫骏悄悄地瞥向正安安静静做着功课的王静嘉。

  (怎么办要说说话吗?)

  看着王静嘉,施卫骏突然想到她是自己没有说过话的人。

  (有点难开口。)

  面对王静嘉,连施卫骏都有点为难了,倒不是没有话题,而是因为王静嘉给人的感觉就是无口。

  王静嘉被一部分的男生视为女神,虽说有一部分是因为她的外貌,但更重要的是她散发出来的魅力。

  她常年都板着脸,所以有些男生把看到王静嘉的笑容视为人生的大秘宝,因为表情一直都十分冷淡,另外她的身旁从未出现过半名男性,所以就会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神圣而不可亵渎的感觉。

  她和邓斯隐是相同类型的人,但在细节上却有些许不同,邓斯隐表面上给人的感觉是冰冻三尺的寒冷,比较有攻击性,而王静嘉就是纯粹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就像一道城墙。

  (唔⋯怎么办好呢⋯)施卫骏想了好一会还是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算了,反正坐在这也想不了,还是去小卖部散散步。)

  施卫骏决定去小卖部买点吃的,顺便想想要怎么开口。

  他离开会议室,往小卖部去了。

  而正当他准备付钱的时候,一个想法就像电流一样在他的脑海中通过。

  “婶婶,抱歉再买一份。”

  就这样,施卫骏便买了一瓶水和两包点心。

  (就这样吧。)施卫骏在心里演习着想出来的方法。

  他回到了会议室,一只手挠着头,一只手提着那两包点心。

  而王静嘉也成功被施卫骏给吸引了,她看了眼出去又回来的施卫骏。

  “嘶⋯”施卫骏一脸苦恼地看着那包糖。

  “那个,王同学。”施卫骏轻轻地喊了王静嘉一下。

  施卫骏的声音明明不小,但王静嘉却像是没听到一样没有回应。

  (?)施卫骏还是第一次被冷落。

  生命值-1。

  片刻后,王静嘉像是网络重新连上线一样回了句,“你,是在叫我?”

  “哦,对呀。”施卫骏内心松了口气幸好没有被不读不回。

  “什么事。”王静嘉毫无表情地看着施卫骏。

  “我刚才买点心,不小心买多了一份,我吃不完。”

  “这份给你。”施卫骏把其中一份的点心放到了王静嘉的面前。

  “⋯⋯那个我也不会很饿。”王静嘉一脸歉意地把点心给推了回去。

  “好吧。”施卫骏轻轻抿嘴把点心拿了回来。

  施卫骏曾经说过只要给我一个开头,我就能和所有人聊下去。

  之后施卫骏终于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概是因为叶思衡前一天在小卖部做的事。

  林优宜说叶思衡为什么要这么做,而叶思衡又说关林优宜什么事,之后两人说话就越来越吵。

  因为王静嘉记不清详细情况和施卫骏很难从缺乏表情的她脸上看出两人当时的语调,所以施卫骏还只是了解一点点的内容。

  (果然会这样。)

  施卫骏微微蹙眉,两只手指互相搓着。

  “怎么了?”施卫骏正思考着解决方案,突然听到王静嘉的声音。

  他抬起头便看到王静嘉正歪着头看着自己。

  “什么?”

  “你好像很苦恼的样子,发生了什么?”

  “嗯⋯我在想有什么方法可以令他们的关系变好。”

  “他们的关系?⋯哦,是优宜和叶思衡吗?”王静嘉愣了一下之后说道。

  “对。如果他们一直这样吵下去,会蛮麻烦的。虽说我早就知道他们会这样,但我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得那么快。”说完之后,施卫骏无奈地叹了口气。

  “⋯哦,是这样呀。”

  “话说你知道林优宜她什么时候会回来吗?”

  “优宜吗⋯我也不知道。”

  “这样呀⋯”

  “对不起。”

  “没什么,不关你的事。”面有难色的施卫骏以为自己的样子吓到对方,连忙解释。

  “嗯⋯我会好好想方法的。对了,校长一直叫我要开个群组,你把你和林优宜的电话抄给我吧。”

  “哦,好。”

  收到王静嘉抄下的字后,施卫骏不由自主地说了句,“你的字好漂亮呀。”

  纸上端正的字体,让人看了就觉得很舒服。

  “诶。是吗?谢谢⋯”突然的称赞让王静嘉有点措手不及,平静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腼腆。

  但可惜的是施卫骏这时候正在把纸上的号码输入到手机里,不然他就有机会看到出现机率比“静嘉の笑容”要稀有一千倍的“静嘉の脸红”了。

  “好,谢谢。”抄完之后,施卫骏便把那张纸放到袋子里了。

  “不用谢⋯”

  (怎么了?)施卫骏观察到王静嘉脸上有一丝仍未散去的红晕。

  “那好,我会回去想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

  第二天

  施卫骏在家里想了一些办法,但却缺乏切入点,一个让那两人愿意好好坐下来的方法。

  所以他决定放学后和王静嘉商量一下。

  一回到课室,便看到班班坐在座位上满面困惑和为难,而他的手上则是拿着一张纸。

  “班班,早上好。”施卫骏走到班班身边弯腰盯着他。

  “呀。早,早安。”班班被突然出现的施卫骏给吓到手上的纸掉到了地上。

  “怎么了?”脸色有点发白的班班引起了施卫骏的兴趣。

  “那个你看⋯”班班把纸递给施卫骏。

  “英文学⋯”看到这,施卫骏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我今天一回来就收到了这张通知书。”

  “而且还有另外一张便条说今天放学要我去会议室。”

  “会议室吗⋯哦,是放假后的事吧。”昨天都在想叶思衡的事,所以施卫骏忘了交流的事。

  “那你放学后可以跟我们一起去。”

  “谢谢。”

  “不用,毕竟⋯”说到这,施卫骏立马停了下来,他想起班班是被他和叶思衡给坑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突然一只手拍了拍施卫骏的肩膀,“回你的位子。”

  施卫骏回头一看便看到是叶思衡,“哦,对了,你今天来吗?”

  叶思衡把书包放下之后,撅起了嘴唇,“嗯⋯去吧。”

  “好,今天班班也会来。”

  “什么?为什么?”叶思衡瞪大了眼睛看了眼坐在一旁的班班。

  “英文学会要我去当会长。”

  “诶!原本是会长吗?”施卫骏本来以为只是普通会员而已,所以也瞪大了眼睛。

  现在班班就像是被四盏探照灯盯着一样,“对,对呀,上面说现在的会长要去外国留学,而其他会员年龄太小不适合当会长,所以我就空降到会长这个职位了。”

  “哦,好吧。”叶思衡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叶思衡两人身上的负罪感越来越重了。

  施卫骏朝叶思衡挤眉弄眼,(怎么办?)

  而叶思衡也接收到他的信息,回应了他,(我怎么知道。)

  (要不告诉他真相吧。)

  (如果他不再信任我们那可怎么办。)

  (可是看他怎么苦恼,我心里也过不去呀。)

  “你们在干嘛?”

  要传递的信息变长,导致他们挤眉弄眼的幅度也增加了,所以引起了班班的好奇。

  叶思衡揉着有点发酸的眉毛,“没,没什么。”

  “不用担心,放学后跟着我们就可以了。”施卫骏也揉了揉自己的眉毛并打着圆场。

  “好吧。”班班的疑惑也消失了并把下一课要用的书拿了出来。

  那两人也准备要上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