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羞耻的记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约会⋯)

  (约会⋯)

  回到家的叶思衡像是出现了被夺舍的后遗症—精神错乱,口中不断念着约会二字。

  叶思衡现在的内心就像是小学生看到大学微积分的题解一样混乱和懵逼。

  “为什么要再和她约会呀!!!”

  “算了。”叶思衡决定上网分散一下注意力。

  打开电脑,看看有什么影片可以看,然而,一点开首页,就跳出了一个广告。

  “约会***最新一季正式上线。”

  “可恶!”叶思衡立马关掉网页。

  现在的叶思衡如果再看到约会二字,大概就要变身成德国小孩开始砸电脑了。

  但其实叶思衡会那么崩溃的原因不是因为要和前任约会,而是脑海里一段惨不忍睹的记忆就快要跑出来了,叶思衡正不断加快速度把记忆泄漏点给钉上木板。

  在叶思衡就快要把记忆封印好的时候。

  “叮。”这是手机受到信息的通知声。

  叶思衡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是林优宜的信息,上面写着“当天不准迟到。”

  “⋯⋯⋯”叶思衡无言了,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游戏刷了五个小时材料然后一个断线,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叶思衡摊在床上,拿起手机,回了句,“我记得,迟到十分钟请吃一顿饭。”

  这是当初第一次约会前,林优宜提醒他的。

  之后放下了手机,闭上眼睛。

  任由羞耻的回忆冲击着早已选择性忘记了这段记忆的叶思衡。

  一年多前,大约是一月中下旬。

  那天是叶思衡脱单后的首次约会,见面的时间大概是在下午时分。

  当时叶思衡的衣着品味在现如今的自己眼里就和不存在一样,穿着还停留在T恤、球鞋、牛仔裤的阶段,也不会用什么发泥去整理乱糟糟的头发。

  但当天的准备在当时来说就蛮充分的了,但还是散发着乳臭未干的感觉,大概比会丢湿掉的纸巾到厕所天花板的年纪大了大约半年吧。

  而因为没有人会想在第一次约会就迟到,再加上林优宜的迟到请客,叶思衡直接早了一个小时到现场。

  等了差不多四十分钟,林优宜也到了。

  约会地点是两人上网找到的,那个地方经过官方的改建后成了一个除了是码头之外,还有很多的地方可供人们约会,有类似空中花园的地方,也有几个供人野餐的草地。

  叶思衡本来想约在那里就是因为推荐网站上写着宁静约会的好去处,宁静代表很少人→代表不会有人打扰→代表可以@c?np%*z!k(自我屏蔽)。

  但天算不如人算,到现场后,叶思衡发现现场在举办活动,大概有几百人在场吧。

  之后两人在空中花园走了一圈,就前往草地了。

  两人坐在草地的时候,身边的大人是越来越多,而舞台上的表演在叶思衡眼里也特别无聊,那么多人就坐在离两人不到半米的地方,又不可能聊太私密,太深入的话。

  可是,又不可能回去空中花园。

  就这样,两人在草地坐了好一会儿。

  “要不去走走吧?”叶思衡打算脱离这个被大人包围的现场。

  不然再下去就要变成鹤立鸡群的相反,鸡立鹤群了。

  于是,两人走到一旁停着的美食车。

  叶思衡本来计划通过食物来找找话题,但林优宜却说:“不用了,我不饿。”

  好,又不知道如何找话题了。

  之后看了一下港口的景色,就又回到草地,坐着不知道在干嘛。

  坐着坐着就到要回家的时候了。

  而这时,叶思衡才想起自己想做的事。

  想着想着就坐上出码头的车了。

  坐在车上的时候,叶思衡就一直盯着林优宜的手。

  坐车的时候和坐在草地的时候,叶思衡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盯着林优宜的手好几个小时了。

  那个紧盯的程度已经到了,如果有别人看到叶思衡在干嘛,是一定会认为他是某个有严重手控的上班族。

  回忆就差不多到这了,现在的叶思衡已经被记忆给羞辱到体无完肤了。

  虽说不曾和人分享过这些记忆,但叶思衡现在总有种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脱光衣服,毫无隐私的羞耻感。

  叶思衡躺在床上,又拿起手机,看着对于自己来说比起林优宜的脸还要有印象的软件头像。

  刚退去的回忆又迎来一波高潮。

  一年多前

  叶思衡和林优宜比起学生情侣,其实更像网恋。

  开始聊天后的半年,叶思衡听到林优宜声音的时间加起来可能只有不到三个小时。

  但他们传短信的时间,每天一个半小时起跳,最久还试过聊了五个多小时。

  另外,学校又不同班,见面的机会又更少了。

  叶思衡以前甚至试过特地在林优宜班门口来来回回地多走几次,就算不顺路,也还是宁愿走会经过林优宜课室的路线,只为了见到林优宜。

  或者,当时林优宜是风纪委员,要在午休之类的时间巡逻,叶思衡就特地跑去林优宜当值的楼层假装偶遇。

  当然,这些大多都是在表白后才做,叶思衡毕竟还不到跟踪狂的地步。

  通讯软体的依赖、学校的限制,导致了一个问题的出现—叶思衡不习惯和林优宜面对面说话。

  再加上暗恋了两年,这三个问题就促成了一个大问题—只要林优宜真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叶思衡就会害羞,不敢说话。

  只要林优宜坐在旁边,叶思衡就会特别紧张,而为了掩饰紧张竹的情绪,叶思衡又要假装镇定。

  叶思衡绝对不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反而他在朋友面前是特别地能说会道,只是这项武器在林优宜面前就会哑火,而且还是只针对林优宜,叶思衡在其他异性面前是十分的正常。

  所以才会出现,软件可以聊几个小时,但约会的时候还要特地去想办法找话题。

  另外因为实在太少机会听到林优宜的声音了,叶思衡还做过一件日后只要一想起就会羞耻得在床上扭来扭去的行为。

  那是林优宜第一次传语音讯息给叶思衡。

  一按下播放键,只有在两年前才听过的声音,就灌进了叶思衡的耳膜。

  “真的是她。”在那一刻,叶思衡才确认自己真的是在和自己喜欢了两年的人聊天。

  之后即使那个讯息的内容和叶思衡完全无关,叶思衡还是听了好几遍。

  深挖了好久的黑历史,叶思衡也放下了铲子,看着自己一堆又一堆的黑历史,他想到了一件事,(如果让当初的我知道现在会差不了每天都可以听到她的声音,自己可能会被崩溃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