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捡到的怪兽娘不可能这么可爱 > 第二十章 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但是白开水不解辣,萌比耶也不敢提出什么要求,虽然她和玉木优茜进行简单的意识交流的时候,玉木优茜告诉她和藤原千僵对她都没有什么恶意,而且更不会吃她,只有在她不听话的时候,玉木优茜才会释放恶意吓唬吓唬萌比耶。

  通常情况下,都是用一种乳白色液体来解辣。

  所以稍后会有牛奶提供的。

  “小姐,这位是吉冈家的少家主吉冈邦彦。”

  雨宫佟雅刚刚走进包厢,就看见一个棕色头发的青年男子坐在餐厅提供的仿制龙椅上面。

  一身龙袍加身,这件九爪龙袍显然不是餐厅提供的,是他自己准备的。

  虽然没有处于外界状态时候的藤原千僵长得帅,但是看上去也算是清秀的,至少身材颜值各方面都还算不错。

  亚伦跟着雨宫佟雅走了进去,寸步不离。

  吉冈家族在樱之国虽然不及雨宫家族这样老牌的商业投资巨头,但是也是不容小觑的新兴商业家族。

  特别是吉冈家族几乎掌控了整个樱之国的二次元产业,在整个二次元市场中几乎没有对手。

  自从吉冈家族控制的几家二次元产业公司上市之后,野心越来越大,同时也开始自大狂妄起来。

  对于吉冈家族而言,自身发展起来之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获得老牌商业家族的认可。

  于是吉冈家的老爷子就打算让吉冈邦彦娶了雨宫佟雅,两家联姻。有了雨宫家的支持,吉冈家的商业地位就再也不会受到质疑。

  这也是雨宫佟雅为什么今天晚上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若不是吉冈家一直催促着让她和吉冈邦彦两个人见上一面,雨宫家实在不好找借口推辞了,雨宫佟雅才出现的。

  “雨宫小姐,这是我们两个人的见面,能否让你的管家暂时回避一下呢?”

  这是吉冈邦彦第一次见到雨宫佟雅,对雨宫家大小姐的颜值早有听闻,可是在亚伦为雨宫佟雅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吉冈邦彦从心底感谢自己老爸愿意给自己向雨宫家提亲。

  本来吉冈邦彦就风流成性,喜欢混迹于娱乐圈中,和他交往过的女生也不少,甚至不乏相当多的明星,但是都是一段时间之后都分手了。

  漂亮女生见过不少,可是雨宫佟雅这个级别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的样子,比那些见钱眼开的好多了。

  虽然也不是任何一个女生都像雨宫家这样有钱一般,但是雨宫佟雅紫眸中透出的不可侵犯的清澈以及自信都是吉冈邦彦没有见过的类型。

  得想个办法把她弄到手里。

  “不好意思,这种情况下,我还是希望亚伦留在我身边。”

  毕竟带有相亲性质的见面,没有亚伦在身边雨宫佟雅还是不安心的。她之间虽然没有见过吉冈邦彦本人,但是对他的风流事迹有所耳闻。

  吉冈邦彦可是号称樱之国第一“国民老公”的人。

  只要是他看上的女孩子,不论过程如何,最终都是被吉冈邦彦追到手了的。

  “你主子不愿意就算了,你一个管家还不懂事吗?”

  吉冈邦彦偷偷给亚伦说道,并把一张银行卡偷偷塞到亚伦的口袋中。

  “不好意思,除了我主人的命令,谁的命令我都不会听的。”

  亚伦义正言辞拒绝了吉冈邦彦的暗示,当着雨宫佟雅的面把银行卡还给了吉冈邦彦。

  “哎呀,今后都是一家人,这点就当作给你的见面礼了。”

  吉冈邦彦脸上相当尴尬,亚伦双手递过的卡一直悬在半空中,自己接不接还是一个问题。只有靠着这句话敷衍过去,也算是圆场。

  “多谢吉冈少爷的好意了,不过雨宫家还是不缺这点钱的,我的工资也从来没有少发过。”

  亚伦的脸一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状态,但是一直透露着冷酷和危险的感觉。

  在吉冈邦彦眼里,亚伦的行为就属于不识好歹。

  雨宫佟雅他不敢怎么样,你一个小小的管家还能怎么样,在雨宫家眼里还能超过他们吉冈家的重要程度吗?

  亚伦坚持要吉冈邦彦把银行卡收回去,没有给吉冈邦彦任何台阶下。

  雨宫佟雅虽然只是听闻过吉冈邦彦的手段有些厉害,但是百闻不如一见,当吉冈邦彦想要贿赂亚伦时,直接掏出的就是一张一次性存有一千万才能带有镀金装饰的黑卡。

  反正用的钱都不是自己挣来的,父母的钱能花多少就用多少,反正家产最后都是自己的。

  在吉冈邦彦的认知里,正是这样的。

  即便是雨宫家的大小姐,也不敢向他这样挥霍。

  虽然吉冈家赚的多,但是在吉冈邦彦的手中用的也快。

  吉冈家的财富一直在樱之国排第三十名,而一直排名前五的雨宫家也没有这么敢挥霍钱财的大小姐出现。

  本来就对吉冈邦彦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还抱着做朋友的可能性,雨宫佟雅才来的,现在看来,完全没有什么必要。

  本来雨宫家老爷子也只是让雨宫佟雅多出来认识认识同一辈的青年,以后多几个朋友,事实上也不会让雨宫佟雅嫁到吉冈家。

  “雨宫小姐,你家的管家看起来很不懂事啊。”

  吉冈邦彦带着威胁意味对着雨宫佟雅说道,接过了亚伦手上的银行卡,把它扳成了两半。

  这种卡本身补办是很麻烦的,需要很多手续,按照吉冈邦彦的性格,他多半就不要这卡里面的钱了。

  “这就不劳烦你了,我雨宫家的管家还轮不到外人来指责。”

  雨宫佟雅坚决的表明了自己立场。

  “对不起,是我越界了。”

  看见雨宫佟雅的态度,吉冈邦彦一下就怂了,至少现在不敢对亚伦干什么,自己这次出来也没有叫上几个保镖。

  “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你叫亚伦是吧,我对你的背景可是了解得一清二楚。”

  此时的吉冈邦彦也只能在亚伦耳边放下几句狠话。

  这时候反倒是亚伦很惊讶了,摸清楚了自己的背景这个吉冈邦彦还敢这样威胁自己,怕不是需要去医院脑科好好看看小脑是不是发育完全了的。

  即便如此,此时也不是和吉冈邦彦翻脸的好时候,他还要为雨宫佟雅考虑。

  “雨宫小姐,不好意思,你们来之前,其实我还接到一个电话,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

  “没有关系,我已经提前买过单了,我就先失陪了。”

  雨宫佟雅显然暂时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拿下,想要支开亚伦,在包厢里面把生米煮成熟饭的办法也行不通。

  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夜场去找他的富家公子“好朋友”一起玩。

  “少爷,怎么样?”

  守在门外的吉冈家的老管家问道。

  “还能怎么样?”

  吉冈邦彦不耐烦的说道,要不是雨宫家确实要比他们吉冈家确实庞大不少,否则他当场就想把雨宫佟雅给办了。

  “那......那件事您说了没有?”

  老管家心里也清楚自家少爷的德行,只是自己侍奉多年,对吉冈邦彦还是有些宠溺的。

  “着急什么?慢慢来,到时候那件事才是我们手中的王牌,可能雨宫家为了自家的名誉,也会妥协的。”

  吉冈邦彦点了一根烟,顺着楼梯向着一楼大厅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