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温梦巴黎 > 第七章 蓝焰之门

我的书架

第七章 蓝焰之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巴黎的塞纳河左岸的米歇尔大街的夜晚,风雨把大街两侧路灯玻璃内的蜡烛火焰吹得忽明忽暗,圣日耳曼教堂的剪影也似乎变迷离虚幻,在这条大街36号的一间豪华公寓内,两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一个巴黎本地落魄的老头和一位“年轻”的世界绘画大师正在面临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幽暗恐怖的来袭,只不过,这个时空是停留在1819年10月26日的深夜11点36分。这一刻似乎公寓维多利亚风格的外墙上镶嵌着的剔透的玻璃窗户已经被一股极度暗黑的烟雾所笼罩,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忽然,一个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般巨大身影穿透了窗户的玻璃,逐渐在他们的面前现形。黑影身形巨大,穿过玻璃窗后,身形又重新组合变大,犹如一个巨大的幽灵暗***,慢慢张开了巨大的黑翼,只见黑暗中头部的位置闪烁着两点绿光。劳克惊醒过来后,马上反映过来,轻声地说道“暗狱幽灵,原来我们早就被它盯上了,难道它也是冲着余先生你来的吗”,余泽见状已经惊呆了,瞠目结舌的他好不容易缓过神了,连忙说到“冲着我来的?这不可能吧,我没招他惹他啊!”,老三也吓得直哆嗦,赶忙说“老余,要冲你来,你就从了吧,不然咱都得死在这里”。这时,坐在角落画架前的席里柯,胸前的项链突然发出了一道火焰般的蓝光,他像是忽然被这个十字形的吊坠项链牵引着,悬浮在了房间的半空,他的眼神恐惧,脸部变得扭曲,这时火焰蓝光越来越强烈,面前的黑影似乎很害怕这束蓝光,迅速向窗边靠近,巨大的身躯也开始卷缩了起来,并用一侧的貌似翅膀的肢体挡住了绿光闪动的双眼,同时发出撕裂的惨叫。“埃萨拉姆,埃萨拉姆米拉”这时席里柯像是被灵魂附体似的,嘴上喃喃自语出像是某种咒语的声音。“这像是吉普赛人古老的语言,难道是某种咒语吗”劳苦轻身自语道。这时候,席里柯脖子上的十字挂坠的蓝光急速聚集,光束涌动像是一个蓝色的火球,开始迅速膨胀。黑影似乎意识到了眼前的危险,迅速张开了双翼,化作烟雾开始企图逃离蓝光所辐射的空间,此时,席里柯扭曲的脸上挣扎着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怒吼,似乎这声巨响引发了蓝色火球的急速爆炸,一瞬间,炸裂的蓝色的光波把房间照得如白昼般透亮。忽然见,余泽意识到自己似乎被某种力量吊了起来,随后,身体开始旋转,并且越转越快,似乎自己被吸入了一个蓝色的漩涡,像是坐急速的过山车一样,好像感觉其他几个人也在他身旁,都发出来下意识的呐喊,瞬间最后一道蓝光消失在他的眼帘,他被黑暗所笼罩,感觉自己跌入暗黑的深渊,失去了知觉。

  “老余,快醒醒”,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余泽耳边又听见了老三熟悉的“川普”,反而像是生命的清泉让自己慢慢苏醒。

  渐渐地他睁开了双眼,犹如黄昏的暖光第一时间跃入了眼帘,画面逐渐的清晰,他意识到自己躺在了一望无垠的草原上,黄昏的夕阳斜照在自己脸上,蓝天白云近在咫尺,苍穹为卷,绿草为席。余泽感觉自己到了如地球以外的一个小宇宙般的仙境,从未有过的安全与温暖。此刻,一张近乎完美的吉普赛女人的面庞出现在他的眼前,女人面带着温柔的微笑,眼睛深邃而温暖,乌黑的长发伴随着和煦的微风在柔和的夕阳下映衬着这无以言表的美。余泽恍若自己是在梦中,“这难道就是温柔梦乡,假如是梦那就不要醒来了吧”恍惚间下意识的声音在心里喃喃自语道。

  “塞奇姆长老,余先生醒了,太好了”眼前的这个女孩用法语转身似乎是在跟旁人通告着余泽醒来的消息,声音也许是余泽听到过最美的法语了。

  这时,余泽看清楚了身边站着的人影,有劳克,有貌似受伤的席里柯,焦急推闪着他的老三,一个穿着向是原始部落酋长的一位老者在刚才那位如梦绝美般吉普赛女孩的搀扶下,柱着拐杖缓缓向他走来,脸上安详而又略带焦虑。

  “终于见到你了”长老像见到一位就别重逢的老友,开始仔细端详着余泽,“感谢昼神,赐予我们希望”他双手合十转身面向天空祈祷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