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劫难逃 > 第101章 女子名鸢

我的书架

第101章 女子名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老油皮子急忙说道:“这位少爷您别急啊,这话不得一句一句说嘛!”

“挑重点说,你之前的废话都不值一个大子。”

“得嘞,您几位看下面那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就是跟金风玉露楼主对赌那位,那美人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个狂妄的书生?”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快跟我说说!”另一位看着有些年长的有些意外的问道

“几位爷,你们可真难伺候,这是要小的怎么说才好呢?”边说两手边在一旁摩挲着。

刚递银子的那位笑着又掏出一块来,放到老油皮子手中继续说道:“你挑下重点继续往下,我们不插话了。”

老油皮子眯着眼把银子放在怀里,然后继续说道:“那七彩仙到最后居然全部都输给了这个狂生。”

七彩仙全都输了,不但七彩仙输了,这金风玉露楼的掌柜甚至以七彩仙的身家为赌注又与这狂生赌斗了七场,让人意料不到的是居然七场皆败,短短的一个时辰,七彩仙居然全都归了这为狂生。这在金风玉露可是破天的大事。七彩仙是这楼中的台柱,若真让这狂生全部带走,怕离关门也不久了。掌柜的见大错酿成,回天无术,无脸在见自己东家,竟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当众就要抹脖子。

说道这,老油皮子又喝了一口水,准备等这几位少爷问点什么,但等了半天见他们丝毫动静都没有,只能干巴巴的接着说道:“就在这时候,您猜怎么着。从人群里就走出了这位爷。”说话他用手一指坐在那边的金风玉露楼的楼主。

“这金风玉露楼名满京都,可极少人能知道这幕后东家到底是哪位。今天几位算是开了眼界了,这位白头发的小哥几位想必也有所耳闻,乃是听风阁的阁主--卓不凡。”

“卓老爷我们自然认识,那他对面那个女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老油皮子张了张嘴,半天才说了句“说出来几位爷可能不信,这位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就是之前那个狂生,我眼睛看的真真的,卓爷来了以后,不知道说了两句什么,紧接着这狂生就地转了两圈,就在原地转了两圈,我也不知道是眼花还是怎么了,这狂生就变成美人了?你说这事说出去谁信啊,这几十双眼睛看的真真的,就这么变了。”老油皮子一边说一边还在原地转了几圈。

三个年轻人见他讲的差不多了,又掏出一块碎银让他赶紧有多远走多远。等把老油皮子打发走了其中一人对另一个说:“三哥,你说这个白发的年轻人就是咱们十三师叔?这金风玉露楼是咱们天机门的产业?”

另一个被叫三哥的人听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这事要是让师父知道了,非扒了十三叔的皮不可,不过十三叔什么时候在京城有这么大产业了?早知道我就来帝都帮他了。”

这三人正是杜杰他们哥仨儿,出了听风阁后吴七和孔妙之互相看了看,然后彼此嘿嘿淫笑了半天才对杜杰说:“走吧,老七,今天哥哥带你开开眼,让你知道这花花世界的妙处。”说完不等杜杰再说什么,就把他直接拉到金风玉露楼,巧不巧的正好看到自己的十三叔坐在大厅前跟一个绝色女子对赌,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索性找了个老油皮子打听打听。

孔妙之非常有兴趣的一直盯着那个绝色女子,啧啧了半天。吴七看到孔妙之这个表情就气不打一出来,狠狠敲了下他脑袋才说道:“孔老六,你才多大你就敢起色心,想造反啊!”

孔妙之平时没少被吴七欺负,摸着头瞪了吴七一眼,见吴七也瞪着他,把头撇一边去,嘴上说道:“小孩子不吃眼前亏,有你求我的时候。”

杜杰在一旁急忙拉着吴七问道:“三师兄,这位就是十三师叔?我看他好像年纪并不大,这满头的银发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七拉着杜杰说道:“这事回头再说,碰到好戏了当然要给师叔去助助阵去。师叔”吴七一边喊一边拉着杜杰往大厅中央走去。卓不凡听到有人喊他师叔,先是错愕了下,随机明白过来,然后回头看见吴七笑道:“就知道你这猴崽子一来帝都就跑这来。回头小心我在你师父面前告你一状。”

吴七笑嘻嘻的凑到面前说道:“十三师叔别闹了,就你在帝都开这么大一个妓院,回去还不得让二师叔给削成什么样呢,你不说我也不说。这几天师侄的花销用度就靠师叔了。”

卓不凡本来想吓唬吓唬吴七,没成想他竟然倒打一耙的威胁自己,不禁哑然失笑道:“你个猴崽子居然还敢威胁我了,是不是皮又痒了,来我亲手给你松松。”说完作势要抓吴七,吓得吴七赶紧往后跑,边跑边对杜杰喊道:“老七,快去见过十三师叔。”

杜杰急忙往前走了半步,对卓不凡行了一个大礼:“见过十三师叔。”

卓不凡这才看到还有这么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站在身边,听他喊自己十三师叔便明白过来,急忙过去扶起来:“杜杰是吧,你的事情师兄都告诉我了,这几日就陪在我身边。帝都好玩的地方多了去了。”

杜杰连忙回道:“多谢师叔,不过师叔您现在这是”

卓不凡笑道说:“一点小麻烦而已,你们在一旁稍等。”说完扭身回到原来的位置对那绝色女子说道:“姑娘实在不好意思,耽搁了片刻,咱们现在开始吧!”

那女子本来全神贯注的盯着卓不凡,只在杜杰跟卓不凡说话的时候用眼角扫了一眼,不过仅这一眼那女子就愣住了,紧接着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以至于卓不凡说完半天那绝色女子才说了一句。

“敢问这位公子贵姓?”

杜杰本来没打算说什么,但见那女子突然问自己的姓氏,不禁有些诧异,微微有些脸红的又用手指了指自己:“姑娘是在问在下?”

“敢问公子贵姓?”那女子又把话重复了一遍

杜杰哪被这样的姑娘如此盯过,最后才支支吾吾的说道:“在下姓杜。”

女子点了点头又说道:“杜公子,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是我们把酒言欢之时。”说完转过身跟卓不凡说道:“今天的赌局到此为止吧,七彩仙就当我送给三位公子来帝都的礼物吧,可千万别亏待了她们。”

卓不凡先是微微错愕了下,略微思量了番才说道:“那我就替三个师侄谢过姑娘了。”

女子点了点头,然后一本正经的走到杜杰身边,身子欠了欠说道:“杜公子,希望咱们很快再会见面,小女子名叫明鸢。”随即便带着仆人离开了。

这一场会轰动帝都的赌局就这么不咸不淡的结束了,吴七等那女子走后特别意味深长的看着杜杰,然后说道:“老七,深藏不露啊,怎么着,不打算跟你三哥讲讲这女孩是谁?”

杜杰涨红着脸急急的回道:“三哥别取笑小弟了,这么国色天香的女子哪是我这样一个粗汉会认识的,我从回到中原以后就跟师父来到崖山,又去哪认识什么女子去。刚才那个姑娘一定是认错人了。”

吴七撇了撇嘴,不过并没说什么,倒是老六孔妙之说道:“说不准是老七的爱慕者呢,第一次见面就心生情愫,也未尝不可啊。”说完自己忍不住咯咯笑个不停。

杜杰听完脸变得更红了,卓不凡见吴七和孔妙之拿杜杰打趣,摇头笑道:“行了,这边事了,咱们也回听风阁吧。”

回来的路上卓不凡才告诉他们,原来一年之前金风玉露楼还不在他的名下,那位楼主也是个及其厉害的人物,有一天突然到听风阁找到卓不凡,想要买个消息。

这消息关系到一些达官显贵,天机门有训:国之大事绝不沾,即便消息入了天机门,也绝对不像外泄露半分。卓不凡当时非常为难。但这位楼主也是个非常有手段的人,他立马书信一封飞到崖山。后来天机叟来到帝都单独与这位楼主呆了三天,三天以后那位楼主心满意足而去,而这金风玉露楼却变成了天机门的产业。

但关于那三天发生了什么,天机叟后来也从来没在卓不凡面前提起过。
sitemap